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前妻也是妻啊
前妻也是妻啊

前妻也是妻啊

在论坛上认识了一个同城的狼友,经常一起交流,一起活动,活动嘛:无非就是去场子、找楼凤、找良家了。

   时间久了,跟狼友聊起来一些心事,他被自己前妻伤害的很深,所以才出来玩的。

   原来,他前妻背着他与自己的好友上床,被发现后原谅了她,但是后来这个女的又与另一个好友上床了,他就无法忍受了。

   我问他是不是因为满足不了他,他说:「你觉得呢?」因为我们跟他一起3p、4p过,他的能力是我见过最强的,无论鸡巴还是手上嘴上的功夫都非常了得。

   那我就纳闷了,为什么前妻还是要出轨找别人呢?

   他分析说:「是想找刺激。」

   他就是一个普通职员,而朋友们好多都是住豪宅、开豪车的主。

   我也有过相同的经历,前女友就是这样的原因抛弃我的。所以在一起感慨:现在的女人真是不能动真情。

   他过几天突然问我,「想不想搞她前妻?」

   原来,她前妻时不时的还会找他出来开房,两人都成立新的家庭,但是女的还是经常体验他的功夫。

   我想,反正是前妻也无所谓了,搞就搞一下。

   他给了我联系方式,我加了她QQ,没想到她说知道我是谁,原来狼友已经把我介绍了,我还想用点泡良家的手段呢。这下子省心了,直接约好时间开房去了。

   到了宾馆房间,我们俩还是有点别扭,扯了一些题外话,总也扯不到做爱上面来。

   还是她突然主动提出来:「要不先洗洗吧。」

   我只好同意,不然会更尴尬。

   进到浴室,我说:「你先洗吧。」

   她扭捏了一下:「不呀,一起洗吧,我帮你好好洗洗。」我还是有点突然,有点紧张。

   进到浴室(因为是郊区的宾馆,我们这里郊区的宾馆环境都很好,浴室都很大,很舒服),我还是有些放不开。

   她脱完也进来了,我看她那身材,前凸后翘,标准的白领高级身材,尤其是那大白的屁股,瞬间我就硬起来了。

   看到我硬起来的鸡巴,她笑了笑,「挺敏感的啊。」我只能呵呵了,夸奖她身材一级棒。直接搂住她亲起嘴来,手摸着她的大白屁股,那手感相当的好,肥而不腻,弹性诱人。

   亲了一会,大概是嫌我抽烟嘴里味道不好吧,推开我开始洗了起来。她很认真,一只手不停给我搓身体,一只手轻轻的揉搓我的鸡巴。

   又一个突然,蹲下去直接把我鸡巴放进去嘴里,套弄起来,那种热度、舌头的挑逗舒服到了极点,我舒服的「嗯」了一声,她吐出鸡巴说:「舒服吧,要不先射一次吧。」我当然当仁不让,又一次惊讶的是,她让我口爆进她的嘴里。我就不客气了,几次深喉后,她加快速度,我双手搂着她的头,配合快速的抽插下,我射进来她的嘴里,既然她如此开放我也没客气,射完之后也没放开她的头。

   看过我文章的知道,我喜欢射精后继续抽插一会,延长高潮的快感时间。

   我继续抽插着,其实就是想让她把精液吃下去,她多次反抗我都给按下去了,继续抽插了几十次后,拔出来,她顿时跳起来,喊:「你他妈的,也太坏了。」我笑了笑:「好吃吗?」

   她骂道:「好吃你娘个头。」

   我一下子生气了,上前一把搂住她,把她按趴在洗手池上,一只手掰开屁股,直接插进她骚逼里,一插进去的时候,她「啊」的大喊了一声,然后又骂:「操你妈的,你搞什么。」我毫不客气的回:「搞你呀,你个骚逼。」

   然后开始快速抽插,这时我都不知道怎么会发展成这样,自己从来没这么野蛮过,可能是那狼友跟我讲过她的一些事情后,我有些愤怒,也可能是自己比较痛恨前女友和现在的老婆,移情到这个女人身上了。

   因为是中间没有间隔的第二次,我强忍着不让鸡巴软下去,摸一会她大屁股,摸一会她白白的大咪咪,其实是用力的揉捏。

   她也没有开始的那么强烈的反抗了,骚逼里抽插着也开始有水了。

   几分钟后,她开始呻吟的享受起来,我又抽插了几十次,她高潮来了,并反手使劲掐着我腰上肉,看样子是想摸摸我的翘臀,我也没反对,把她身体转过来让她坐在洗手池上,她用手掐捏着我的屁股求我:「快点……再快点,我要爽了。」我边加速边骂她:「你他妈的是不是骚逼,是不是想让我操?」她不说话,我仍然继续骂:「倒是他妈的说话呀,是不是想让我操你的骚逼?」然我用牙咬着她的乳头,反复松紧的咬着,她赶紧说道:「想。」我问:「你想什么呀?你个骚货,说清楚呀。」她断断续续的说:「想……想让你插我……」

   我听完后,继续加速,她示意我继续亲她乳头,没想到抽插了几下,她就:「啊……啊……」的疯狂摇晃她的头。

   这时我感觉她的骚逼里面热乎乎的,而且突然有液体充满了骚逼,好像一拔出鸡巴就会喷出来。但我还没射第二次,才不会拔出来,稍作停顿,让她享受几秒高潮的快感,然后继续抽插……这时她开始痛苦的叫喊了,我看着她的面部表情,顿时觉得很爽,像是在复仇。嘴里继续骂:「你个骚婊子,这次爽了吧。」她点点头,我说:「你承认自己是个骚婊子了呀。」我抽插加速,几十次后我有了射意,开始一次次的猛插到底,每次插到底她都「嗯」的一下呻吟,很享受的样子。

   我使劲掐着她的后背快速抽插,她感觉我要射了,说:「不……不要射在里面呀。」我没理会,直接快速抽插,她还继续哀求:「不要射在里面,求……你……」我还是不理睬,继续抽插,我开始痛苦的断断续续说不出话,我在速度的巅峰射精了,一点没剩全射进她骚逼里了,然后她叫喊到:「跟你说了不要射进去。」然后用力推搡我。

   我的习惯还是想继续呆在骚逼,我一点都不退让,搂紧她,鸡巴开始慢慢的抽动,嘴里说:「射都射了,别怕。」她还是继续反抗,我仍然不客气的用力搂着,开始抽插,十几次后,没什么感觉了,毕竟是第二次了。

   放开她后,从她骚逼里兹的一声,喷出好多水,还带着我的精液,我看了她,她低头看着自己的骚逼,用手抠着,掰开骚逼想把里面的精液都抠出来,我说:「没事的,我刚检查的身体,没问题。」她自己一个人默默的进浴室开始了长达半个小时的洗澡。

   我一个人回到床上,开始担心,这娘们不会有病吧,自己没病她要是有病就麻烦了,而且她经常跟富人们鬼混,草,这下紧张了。

   赶紧给那狼友打电话,没想到电话上已经有他两个未接电话了,电话打过去,他先开口问:「操完了吗?爽了吧。」我哪里顾得上他的调侃,直接问:「她没病吧,我刚才内射了。」他惊讶道:「妈的,老子就她怀孕生小孩的时候内射过,其他从来没有内射过。」我说:「别废话,她到底有没有病呀?」

   他回答:「没病,放心吧。这娘们洁癖,跟谁都要带套子的。」这下我放心了点,不过还是决定下周去医院检查,毕竟玩了这几年从来没内射过。

   等浴室的水声停掉,我回过神来,刚才是不是过分了,心想找个借口好好安抚一下。

   等她出来,她笑了笑说:「怎么样?弄的你爽吧?」我先是一惊,赶紧从床上坐起来,搂住她,轻轻的说:「爽死了。」然后亲了亲她额头,又说:「我刚才是不是太暴力,把你弄疼了,真对不起。」她说:「没事,有时候暴力一点会提高爽劲的。」我还是一惊,这个骚娘们今天真让我吃惊。后来我也简单洗了洗,重点洗了洗鸡巴。

   两人躺在床上,聊起了,操逼的那点事。

   原来,她偶尔喜欢点刺激的,而且因为身材太火爆,在工作的单位和朋友圈里,总是有人骚扰她诱惑她,她说她个人也抵挡不住的,有一次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

   这样从她嘴里一说出来,觉得还是挺有道理的,可能是我们这样的人都会有这样的想法吧,对于那些意志坚定忠贞不渝的贞洁守护者,应该是理解不了的吧。

   慢慢聊着,我搂着她的肩膀,一会功夫她便睡着了,我趁机赶紧拍了一批照片给狼友发过去。他惊呼,「你搞定的真快,看样子还挺爽的。」我呵呵一笑,赶忙谢谢他。

   后来一个小时后,她睡眼朦胧的醒过来了,我抱住她的脸蛋亲了起来,她也高兴的笑了,我开始亲遍她的全身,最后当然落在重点部位,这时才发现她是标准的蝴蝶逼,而且下面是有点发暗,绝不是黑木耳。

   我更是喜欢了,手指伸到里面,用舌头舔她的阴蒂,这都是我的套活,手法是跟加藤鹰前辈学的,再加上自己的一点经验,还有自己的细心操作,女的都会比较享受。

   几分钟后她开始大叫,然后又一次高潮了,这次我见识了潮吹,还喷在我嘴里了,说实话一股淡淡的尿味。

   看她潮吹时享受的样子,我没有停下来继续用手「折磨」她,直到她哭喊着哀求,并使劲用手抓着我的手腕阻挡我手指抽插:「不要了,不要了,别动了。」这时,我鸡巴早已经第三次硬了,我慢慢的说:「好吧,你放手我慢慢拿出来。」我当然是说到做到,慢慢拿出手指,然后(当然有然后了)分开她的双腿,把硬鸡巴直接塞进刚潮吹过的骚逼里,她惊喊:「啊,不要呀,等会吧。」但已经晚了,我插进去了,她又哭喊:「不要了,等会吧,放过我吧,等会再操吧。」我又狠心的没有理会,但并没有那么野蛮的开始快速抽插,而是开始慢慢的晃动,嘴上亲吻她的脸和小嘴,这时才发现她眼角都出来泪水了,我看着有点可怜但是鸡巴更硬,更兴奋了(人真是有点深不可测),两人的舌头亲在一起,一开始她皱着眉头,舌头也不肯配合,我鸡巴慢慢不动了,只是吻她嘴,她开始放松下来,我趁机把舌头勾出来。

   那细长的舌头,亲起来也真是够劲,不过我还是一手搂着她的头,一手去摸她的咪咪,生过娃的咪咪,只有乳头会比较兴奋,我时不时的用力去掐,毎掐一次她就「嗯」的一声,看来我找到兴奋点了。

   几分钟后,我鸡巴开始在她骚逼里晃动起来,慢慢下面松驰了一点有点润滑了。我开始直起腰开始猛插到底式的抽插,她一会抓着床单,一会抓着我的肩膀,嘴里「嗯……嗯……」喘着粗气。

   我知道她高潮起来了,几十次的抽插后,我把她翻过来,让她趴在床上,双腿微张,掰开屁股,插到逼里,发现还是从后面进去很紧,尤其是这个动作,唯一不好的是不能进入的太深,但是那紧紧的程度也是很享受了。

   又插了几十次后,她仍旧是「嗯……嗯……」的喘着粗气,我也毫无射意。便又把她翻过来,我说:「来个69试试吧。」她什么也没说,只是配合地趴在我身上开始亲我的鸡巴,并把大白的屁股对准我,我发现我们俩个的身材真是完美的组合,我的嘴巴刚好能亲到她的逼,毫无客气的亲了起来,手也没闲着,摸着她的小阴蒂,她嘴里开始快速套弄我的鸡巴,我也开始兴奋,我把舌头伸进她的阴道去。

   但是觉得她好像没什么反应,我就把中指伸进去抽插,食指轻轻的触碰她的屁眼,这样她才兴奋起来,应该说是亢奋,我也来了射意,好不客气的射进她的嘴里,这次她比较警觉的赶紧起身,去垃圾桶旁边把精液吐出来。

   第三次以69结束后,我们又一起洗了洗,实在没有力气再硬起来了,所以就躺在床上休息,原来她屁眼没有被开发过,所以很兴奋。

   还有,她不喜欢口爆,但是喜欢我摸她的阴蒂,说我摸的最有感觉了,屁眼可以偶尔碰一碰。

   我又对她身材表示了一番赞美,我们就准备结束了。

   最后我说一句:「你和XXX(我狼友)现在怎么样?」她说:「挺好,偶尔见一见。」

   我也没在多说什么,可能两人都比较累了吧,互说日后再见,各自回家。

   回家路上,狼友致电慰问:「感觉如何?爽不爽呀?操了几次啊?什么姿势呀?」我一一作答,并说:「身材是一级棒没的说。」顺便跟他提提了,屁眼稍微碰了一下还有她对屁眼比较兴奋。

   狼友是个喜欢爆肛的,他听完异常兴奋说以前从来不让他碰,赶紧挂电话跟前妻约下次见面时间了。

   几天后,狼友说,前妻因为太爽了,好几天都不想和他约,只能约了下次月经结束后。

   我只好安慰,周末我请你去个好场子。

   注:文章发之前先给狼友看过了,他认为能发,但不能发照片,所以在此发表。

   【完】

   字节数:94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