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华尔特与妈妈和她的朋友
华尔特与妈妈和她的朋友

华尔特与妈妈和她的朋友

「呜┅┅不要!不要干妈妈的穴,华尔特!」贝蒂哀呜着∶「这是犯罪!你知道干自己的妈妈是犯罪!」华尔特一点也不关心,现在他压在了她的身上,把她的双腿分开,尝试把大鸡巴塞进穴里。

  十分钟前,他闯进了妈妈的卧室,看到了赤裸的母亲正在手淫,就是这一幕再度引燃了她好色儿子的欲望。贝蒂已经顽强地抵抗住了想要跟儿子再干一次的欲望,但是她渴望他的鸡巴,这一点他们两人都知道。贝蒂立刻停止了爱抚自己小穴,并假装严厉地让华尔特出去,华尔特仅是轻轻一笑,脱下了睡裤,在几秒钟之内他就把鸡巴对准了肉洞。

  「求你了,华尔特,不要再干妈妈的穴了!不行,华尔特,不行,今天下午┅┅去跟你的顾问老师谈谈,她能帮你,不要再干妈妈了!」华尔特用龟头厮磨着她多毛的阴洞口,她知道他就要插入,贝蒂绝望了,她停止了挣扎,静静地躺在床上。她的腿被分开了,膝盖也被抬到了肩膊之上,她不想放下它们,尽管这样做会让她儿子不太容易干她。她就躺在那儿,看着那门巨炮深深地陷入她紧紧的穴中。

  「你想要我停下来吗,妈妈?」华尔特看着她笑了笑,知道巨根对他淫荡的母亲起作用了,然後他压在她赤裸的身上,使劲地磨着她的奶子。

  贝蒂知道他要做的下一步就是把鸡巴在多汁又紧的洞穴中抽送,完全填满这多年以前他从此诞生的蜜洞,「呜┅┅噢┅┅华尔特,你这个坏小子!」性饥渴的母亲抬起了腿,把脚踝放在他的肩膊上,然後她开始狂扭屁股,迎凑着巨根。

  华尔特耸动着,把鸡巴向阴户内狂刺着,很快母子俩就同步扭动起来,他们的小腹剧烈地撞击着,就连床也发出猛烈的「吱吱」声。

  「还想要我停下吗?妈妈,你是不是想要我停下来呢?」贝蒂突然以惊人的力量推下了他,让他仰躺着,现在她在上面了。把腿跪在他胯部的两边,她自己主动控制着力度与速度,贝蒂按着他的肩膊,她的巨乳不时掠过他的胸膛,红着脸翻腾着,被乱伦的事实所刺激,兴奋的她用力地扭动着腰,用阴户缠住她儿子那不安份的巨根。

  「干我!」她喘息着∶「干妈妈!华尔特,求你了┅┅求你了┅┅求你了!孩子,干妈妈多汁的肉穴┅┅」

  华尔特向上看着巨炮在妈妈紧紧的穴中滑了进去,他也开始配合着用力地把屁股顶上来,让男根深深地埋入她的阴洞中。他们的动作配合得如此默契,贝蒂呻吟着感觉越来越接近泄身的边缘。

  「干妈妈的湿穴!宝贝。」就在她狂扭着屁股,让多毛的洞穴贪婪地尽根吞吃儿子鸡巴的同时,床摇动的声响益发大了起来∶「呜┅┅妈妈的穴好湿啊!噢┅┅用力,再用力一点!妈妈熬不住了!」华尔特用力地干着妈妈,高高地挺起屁股,用巨根迎接着那压下来的骚穴。

  贝蒂只觉得高潮已经在腰间形成了,她就像个婊子般干着自己的儿子,她的脸上尽是迷乱的表情,除了要让他的巨根插之外,她什麽也不再去想。

  「干妈妈!干骚妈妈!呜┅┅妈妈要来┅┅了,来┅┅了!」华尔特抬起屁股,把鸡巴往妈妈的穴内死命地插着。在同一时间,他也高潮了,汹涌的精液大潮冲进了她又紧又湿的穴中。

  就在她感觉到那般精液的洪流在她隐隐发痒的膣壁激荡时,贝蒂长声地尖叫着。但是她想,她应该觉得羞愧,而且也应该有罪恶感,因为作为一个母亲,居然让自己的儿子来插穴,她只是希望华尔特的顾问玛格莉特·凯琳能让他好转过来。

  「噢!我觉得这样也好,凯琳小姐。」华尔特在下午说道∶「你比我所遇到的女人中任何一个都要喜欢吃鸡巴。」「为什麽你不让我在你鸡巴硬起来时帮你吸出来?华尔特。」玛格莉特从他腿间抬起了脸,一丝唾液形成的银线挂在她的下唇及他的鸡巴上∶「我知道你母亲让你干她时总是表现出一副羞愧难当的样子,为什麽我不可以代替她每天替你吃出精液呢?」「是的,没错,不过我喜欢干她,」华尔特邪邪地笑着∶「除此之外,她非常淫荡,如果我两三天不理她,她就会想着法儿来勾引我,然後她又觉得有负罪感。」华尔特退缩了一下,鸡巴内充满了血和精液,他双手抱住玛格莉特的头,把她的脸向着鸡巴猛压,「继续吃。」他说道。

  玛格莉特很高兴地顺从了。华尔特的鸡巴相当粗长,而且尝起来就像她自己的儿子般。玛格莉特非常喜欢舔鸡巴和吃精液,而且自从她被这两上个性欲旺盛的男孩干过之後,这种欲望就变得更加强烈,一天内只有半个小时她才不会想舔鸡巴,及吃一根真正塞在她嘴巴的阴茎喷出的精液的快乐。

  淫荡的母亲再次张开了嘴,品尝着华尔特巨炮的风味,她闭着眼睛,变成圆形的嘴唇上上下下地在巨根上滑动,全神贯注地享受着这吹箫之乐,玛格莉特非常渴望去舔这种硬鸡巴,她套动的声音变得益发大起来。

  华尔特的鸡巴变得更长、更硬,红色的龟头在她的口中跳动着。玛格莉特几乎要窒息了,她拚命想把这巨炮塞得更进一些,她的手指紧紧握住阳具的根部,然後她飞快地上下滑动,边吹箫边替他手淫。

  「用力点!」华尔特哀求着,他盯着她,强烈地乞求着这个漂亮的女人满嘴都塞满他的鸡巴∶「吃到我高潮!凯琳小姐。噢┅┅天杀的,我要射了!」玛格莉特的右手更猛烈地套动着,她交替地用两边颊来磨擦华尔特的鸡巴,很多的精液漏了出来,玛格莉特微卷着舌头舔吃着,就像华尔特许诺的那样,她品尝到了大量的精液。

  她进一步吞下阴茎,用力地舔弄着,这个服务很快就得到了回报,大量的精液涌入她的嘴中,「噢┅┅凯琳小姐,吃我的鸡巴!凯琳小姐,我要┅┅来┅┅了!」浓浊的白色液体冲出了马眼,震颤着的鸡巴吐出了大量的精液在这个母亲的嘴巴深处。

  精液柱击打着她的扁桃体,流下她的喉咙,让玛格莉特的小腹中满是精浆。

  爱鸡巴的女人甚至比之前更用力地舔吃着,粗暴地压榨着茎身,在最後一滴精液被舔乾净之前她拒绝吐出华尔特的巨根。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