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说服老婆的好朋友
说服老婆的好朋友

说服老婆的好朋友

玉珍是我老婆中学时的老同学和朋友,虽然大学毕业後各奔东西,但还是经常密切来往。

  

  玉珍是那种喜欢打扮,风情外露的女性,虽然三十六岁的年纪,但仍是那样性感诱人。八年前,在结婚前我和她会过一面,那时我就被她吸引,对她有过非分的想法。 二年前,因为家庭因素夫妻不合,玉珍与她先生离婚,唯一十二岁的女儿归丈夫家抚养,自己一个人在外另买了套住房,目前在家外商贸易公司做会计工作。 她日前又与老婆电话中八卦,谈到有一个小伙子在追求她,不知她已经离婚过,年龄又比她小八岁,好为难不知如何是好。 老婆劝导她说:「好不容易从一段婚姻跳出来 又往里面跳要谨慎啊!」 玉珍回说:「敢情你们夫妻那麽恩爱, 那里知道人家的需求啊!」 老婆则更露骨的说:「嫁老公不做爱那倒不如不嫁 但要做爱也不一定要有老公啊, 你们那不是有很多夜店吗。」 就这样话题绕着性爱聊天聊了好久。因为老婆用免提听筒,她们聊的一些私密话也无所禁忌,忘记了我在一旁上网,正好全部偷听。心想玉珍如此干渴难耐,有机会我一定要把你干了! 正好一次出差, 跟老婆说到外地办事晚上要找同学聚聚 可能要很晚回家。

   一早开车出门,在半路买了六颗小玉西瓜放後车厢,我悄悄地到玉珍住家附近绕二圈。虽然来过几次,但是这次情况不同,我可不想有什么意外搞垮我的计划。 下午四点左右打手机给玉珍,告知她我上她家来拜访, 说老婆大人要我带有地方名产要给她。然后在她家楼前停了车等待,并借机小睡了片刻。 一会玉珍回来,见面后她格外高兴,说:「大哥怎有空上我家来了?」 我说:「我来来办点事,顺便就来看你。」 说着打开後车箱, 顺手抱起一颗小玉西瓜,并要玉珍再抱一个。 玉珍说:「大哥我要一个就行了。」 我说:「一人二个,你看车上还有那。」 就这样我俩一人抱一颗瓜乘电梯来到她房前,进入家门就坐。寒暄客套一番后,玉珍出去给我取饮料,我乘她倒饮料之机,偷偷地把预先准备的安眠药放在她的杯子里,然后就和她热情自然地谈起来。喝下饮料大约二十分钟后,玉珍说着头有些晕,说着就睡着了。

   这时我瞧瞧玉珍已沉睡,扒开她丝质红色连身裙,把她的身材及衣内的内衣裤都透出来了。我看着直流口水,全身血脉沸腾,底下的鸡巴昂头愤起,看着玉珍那对傲人的奶子,诱人的躯体,我下体充血得更厉害了。

   我伸手抚摸着她的乳房,一边撩起她的裙子, 扯开她绣着蕾丝小花的红色内裤,把她那诱人的小屄全部暴露出来。此时我把裤子褪下,露出我的鸡巴,伸手到她小屄摸了摸感到里面湿乎乎的。 因为玉珍已经昏睡,小屄并无反应,我低下头先用舌尖在嫩屄上舔撩几圈,滋润她的阴唇,然后扶着我的鸡巴对准她的小屄口,一寸寸地插入玉珍的小屄。喔!刹那间一圈又暖又软的肉壁把我的鸡巴团团围住,舒服得我脱口「哦……」的闷哼一声,禁不住使劲往前挺了挺,当鸡巴全根尽没,龟头顶触着玉珍软软的花心时,沉睡中的玉珍也张嘴「喔……」地呼出声来。

   「啪啪」的肏屄声,随着我疯狂的肏插,一声大一声的响起来。

   「玉珍....我终於肏到你了....你的小屄真紧那....我肏的好爽啊..... 」我喃喃自语着,尽情地肏着。突然感到一阵酥麻,鸡巴随即抖动抽搐,我知道快要射精了,连忙将鸡巴从阴道中拔出来,几大股热腾腾的精液像箭一样喷出,往玉珍那对饱满的巨乳直射而去,白嫩的乳沟刹那间沾满我那浓稠的精液。 这时我拿起相机在她大开的两脚间伏下头,把床边的台灯移到了她的身旁,照着她的下体。 最先映入眼帘的,是她因为双脚大张而打开的骚屄。见到了红嫩的小阴唇。在这里我拍了几张照片,把玉珍那饱满并沾有精液的双乳,也拍几张存放。想着有了这些照片不怕玉珍以後搞不到手。

   接着把玉珍乳罩,丝质红色连身裙恢复后, 轻轻地摇动玉珍就叫醒她,还装模做样地问她为什么晕倒了,是不是太劳累或是贫血。玉珍醒来后则一脸茫然,她说没感到有什么事,也不知为什么晕倒了。

  我说:「玉珍我觉得你应该去给医生看看,刚才你突然没声音吓我一大跳。」

   玉珍说: 「大哥对不起,吓到你,我晕倒有多久?」

   我说: 「大约10分钟吧 (才怪?我肏你的时间可超过10分钟呐), 看你突然倒下,可把我吓的不知如何是 好, 本想叫救护车一下子,也记不得你这地址和几号,真急死人了。」

   玉珍说:「 那大哥怎麽弄醒我的?」

   我说 :「 当然是做按摩(边用手比划玉珍胸部), 再做口对口人工呼吸了。」

   此时玉珍杏眼一瞪 脸颊红红地说 :「 大哥你敢,我跟盈盈 (我老婆) 说你吃我豆腐。」

   我说: 「怎麽不敢,当时情况紧急顾不了那麽多,双手就往你双峰一按,一手一个还超有弹性的,当时我还真怕你有隆乳过,会把那两粒矽胶压破。」

   玉珍说: 「我那有隆乳,乱讲.大色狼摸人家胸部,还说人家是假的,得了便宜还卖乖 。」说着还槌打了我三 四下 。 我趁机捉住玉珍双手,说是怕被打死,说:「不然怎麽知道你有大尺寸呢 。」说完哈哈大笑。 玉珍被我拉在身边,呼吸有点急促,故意装做生气的说:「要你管,你骗人,你那是故意按乳房上面。」

   我说: 「不按上面,难道按下面?坦白说本来想要接着按下面,那里知道你那麽快就醒过来。」

   玉珍说 :「你真的很坏, 趁人昏倒摸人家身体,还偷偷地亲人家的嘴.....那你有没有对我怎样?」

   我说: 「什麽怎样,能怎样?」

   玉珍说 : 「就是那麽样嘛, 一定有的,不然你发誓。」

   我说: 「哇咧 ..有这麽严重嘛, 好啦,都快被你打死了,老实告诉你啦,其实我看你昏倒,用毛巾替你擦汗( 其实是把精液擦拭乾净 ),然後轻拍你的脸颊,你就醒过来了。要是知道好心没好报,当时真的不该错失良机,说不定你是假装昏倒,是故意要引诱我也不一定。」

   玉珍白了我一眼说 :「你又要乱讲了,谁叫你说对人家胸部做按摩,又对人家口对口人工呼吸,好啦,别生气啦,算我误会你好不好嘛。」

   我说: 「不行,除非你让我亲一下。」

   我终於等到机会了,话没说完,我的嘴已亲吻着她湿润的嘴唇,我的舌头,找到了玉珍温暖的舌头,贪婪的吸允着,手也不安分的在玉珍的胸上摸索着。

   「唔!不要……大哥不要.....」当我手握住她一只乳房时,此时玉珍在她口中咕哝起来。於是我拉起她的裙子,用中指轻抠玉珍的三角地带,玉珍经此一抠,扣的她春心荡漾起来,双手环绕抱着我,双眼紧闭,身体不安的扭动着。

   此刻我的鸡巴已直直地挺起,我掏出那粗壮的鸡巴,把玉珍她的手拉到我的鸡巴上。玉珍没说什麽,伸出轻柔的手,攥着我的鸡巴套动起来。我也低头舔弄起玉珍的乳房,想不到玉珍乳头异常敏感,一经我的舔弄,乳头立即硬挺起来,当我用手搓弄着时,玉珍美得浑身打颤,口里嗯啊低声呻吟起来。 我让她坐在我怀里,伸手去抚摸她的乳房和小屄,此时的玉珍已经春心荡漾,全身软绵绵的任我抚摸。 过一会儿,我在我玉珍耳边轻轻的说:「玉珍,我爱你,让我们做爱好吗?」

   玉珍软软地依在我身上说道:「不知道,反正我已经被你弄得有气无力了,你要干什麽,我都由你了......」听她这样说,我明白了她的心思,我柔情地替玉珍脱掉身上的衣裤,让她赤裸地躺在我的面前。当我把内裤脱去,我那粗大的鸡巴昂首吐舌地颤震着。 我掉转身体,把粗硬的大鸡巴凑到她湿润的骚屄口,此时玉珍伸出软绵绵的手儿,把我的鸡巴拽到她的小屄口,我轻轻地一挺,粗硬的大鸡巴便没入她的温软湿润的阴道里。 鸡巴肏入玉珍的小屄内,玉珍的小嘴张得大大的哼叫着。我的鸡巴插入之後没有立刻抽送,而是用

  手去抚摸细嫩双峰,伸出舌头舔着玉珍耳垂,玉珍被我抚弄得全身搔痒起来,扭腰摆臀娇媚的轻声呻吟着。 玉珍说 : 「大哥呀,我叫你弄得全身都轻飘飘的....啊......啊....你弄的人家真的....受不了啦...你真厉害......啊... 」玉珍用呻吟的声音这样说着.一阵阵的撩弄,一片片的温柔.玉珍陶醉了。渐渐地,我的激情带起了她的春情,她也有样学样地把香舌撩到了我的胸口,随着我的抽插而活动着。 在我肏弄了一阵後,感到她淫水愈流愈多,鸡巴整个被淫水润湿了。我臀部用力一挺!「滋」的一声,我的大鸡巴这次直肏到她小屄深处,她的小屄很紧很窄,经我肏弄後已非常潮湿,所以很湿滑尽情地和她肏起来。 「啊呀...喔啊...」玉珍发出一声声舒爽的呻吟,全身一阵颤抖不能自已。 「好爽!我早就想肏你,今天总算如愿以偿。玉珍﹗我爱你」我柔声地对她说道。

   「贤哥,我也爱你....啊...啊 ...」玉珍娇嗲回答着。

   我俩一边肏屄一边述说着甜蜜情话、亲吻、抚摸着,下身「噗滋……噗滋……」地肏着,上面我俩紧紧搂抱在一起。 我说:「玉珍妹妹,爽……吗?」

   玉珍说:「……我……好麻好痒……」

   我说:「现在我想听你叫好听的。」

   玉珍说:「别这样,人家会……害羞...人家不知道怎麽叫啦。」

   我说:「那我们现在做什麽?」

   玉珍说: 「我们在做爱。」

   我说:「还叫做什么?」

   玉珍说:「肏屄,哥在肏我!」

   我说:「用什麽肏你?」

   玉珍说:「用哥的大鸡巴在肏我。」

   我说:「要不要我用力肏你?说呀!」

   玉珍说:「哥用力肏我吧,好舒坦呐...哎呀 ...」跟着又一声娇叫「爽死我了!……你的鸡巴太大了,我受不了...」

   我说:「睁开眼睛叫亲哥哥 我喜欢看你淫荡又勾魂的眼神。」

   玉珍说:「哥哥……唔……喔啊...我要被你肏死了…… 我不行了……哎哟......」

   我说:「那哥哥天天肏你......好吗? ......」

   玉珍说:「好....宪哥哥...你每天都来肏我吧...你把我肏的飞上天了,……我的大鸡巴老公……啊……」春情荡漾的玉珍,乳房随着鸡巴肏屄的节奏而起伏抖动着,她扭动肥臀频频往上顶,激情浪叫着。 那淫荡的表情、浪荡的叫声,刺激得我大屌暴胀,紧压在她那丰满的胴体上,用力猛肏。玉珍被我肏的淫荡叫声,格外刺激,真叫人受不了了,我的鸡巴在一阵抖颤之後,大股炙热的精液射进玉珍湿热蹦跳的骚屄深处。 肉慾的高潮在逐渐褪去。玉珍心里感到惭愧,轻轻的叹了口气,说:「宪哥,我是不是很淫荡,我对不起盈盈啊 ......」

   我说:「人生中还有很多值得美好的东西,你就是那盛开娇艳的花朵,有权寻求爱花、惜花的人滋润、浇灌,让好花更艳更美。」

   玉珍说:「可是你是盈盈的老公啊!」

   我说:「那我回去跟盈盈离婚,我们就可以在一起了。」

   玉珍说:「宪哥不能这样做,否则我怎麽去面对盈盈啊!」

   我说:「不然 找机会我跟盈盈说明,让她接纳你,必竟你们是多年情同姐妹的好朋友。」

   玉珍说:「咳!也只有走一步算一步了,都是你这大鸡巴惹得祸......」说着用手轻轻地拍着我的大鸡巴。 「哥哥,谢谢你,我从未有过像今天这般快乐和舒服,真的希望我们还会有下次和将来。」

   玉珍满是柔情的用力地搂着我,亲吻着,把身子深深地依偎在我的怀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