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像爸爸那样弄妈妈
像爸爸那样弄妈妈

像爸爸那样弄妈妈

有天晚上我窝在房间偷看漫画到挺晚的时间,可能稍微超过十二点了。妈妈一般是不准我晚睡的,大部分时候十点半就把我赶上床睡觉,也因此照妈妈的想法来说,十二点的我应该已经睡得很沉了。不过那天我耗得晚,所以才离开房间偷偷出来喝点水准备睡觉。就在我下楼之后,走到厨房之前,突然听到妈妈的房间隐约传来一些奇怪的声音。我好奇的走了过去,发现妈妈房间的门留了点小缝,没有完全关上。我便贴在门缝上往里面看去。一个我从没看过的景象出现了。妈妈上半身一丝不挂的,下身穿了条黑色不透明的丝绒裤袜,躺在床上,裤裆的地方还有个开口,露出一些稀疏的黑毛。而爸爸则是伏在妈妈的两腿之间,脸对着妈妈的下体好像小狗在舔东西似的蹭着。妈妈随着爸爸的动作不停的喘息着。然后爸爸突然间坐起身来,伸手捧着自己下身一个东西……可能是鸡鸡,顶着妈妈用来尿尿的地方。

  “老婆,我要上啦。”

  “来吧,孩子的爹。”

  然后那个可能是鸡鸡的东西就很神奇的消失在妈妈尿尿的地方了。看到这幕的我感到无比的惊讶。因为在我的想法之中,那个有细细黑毛盖住的地方,就是妈妈尿尿的地方,从来没想过可以把鸡鸡放进去。爸爸把鸡鸡放进去之后,就像是我当时用鸡鸡在妈妈的腿中间抽送一样,开始用臀部前后顶动,爸爸仰起头一副爽得受不了的样子,妈妈虽然在刚刚爸爸低头舔妈妈的时候就一直在喘息,不过好像没因为爸爸把鸡巴放进去而再有什么特别变化。

  “啊啊啊,来了来了啊!”大概放进去之后只有十几秒的时间,就看到爸爸狠力的把下身向前一顶,然后就趴在妈妈身上不动了。

  “爽死了……”没过多久,爸爸随即往旁边一翻,然后就沉沉睡去。

  妈妈面无表情的坐起身来,看看身旁已经睡去的爸爸,略叹了一口气,然后起身就准备向外走来,吓得我连忙三步作两步趁着黑躲在客厅的沙发之后。

  推开房门走了出来,妈妈胸前的一对豪乳随着妈妈走路的动作不停的跳动着,虽然巨大,却又违反地心引力而坚挺的向上挺翘。下身的黑色不透明开裆裤袜在丝丝微光之中看起来异常的淫靡。在原本我以为是用来尿尿的那地方,稀疏黑毛之下还略微滴下了一点点白浊的液体,看起来很像是我在爽到最高点的时后,从肉棒前面喷射在妈妈身上的那种东西,只是量看起来差很多。

  妈妈走到我们家主浴室的洗衣篮前面,将裤袜从腰部开始慢慢褪下,然后优雅的抬起一条丝袜细腿将裤袜抽离腿部。再反过来将裤袜从另外一条腿上彻底脱下,并放在洗衣篮的最上面。之后就走回房间并关上了门。

  我咽了下口水,从沙发后面走了出来,到洗衣篮前面,无法自制的拿起了那条开裆的黑色裤袜,放在眼前仔细看着,似乎没沾到爸爸的那个白色液体(有的话我应该不想碰吧),然后就放在鼻前用力的嗅着。有一股妈妈身上特有的体香跟一些妈妈的汗水味,但是一点也不刺鼻。相反的,跟妈妈的体香混合成一股很诱人的味道。我颤抖着手,脱下自己的裤子,将包皮从龟头上褪下,然后以极慢的速度将裤袜袜脚的一端套上我那已经肿胀不堪的男茎。细致的丝袜触感从红肿的龟头上传递而来,我几乎是一瞬间就失去了理智。一边死命嗅着另外一脚的裤袜,另外一边疯狂的像妈妈以前对我那样,用手套弄着我那杀气腾腾的肉棒。脑子里都是刚刚妈妈躺在床上与爸爸黏在一起的画面,慾望很快的就像肉棍一样膨胀起来,手上前后搓弄的速度也越来越快,尽情享受着这条黑色丝绒裤袜带给我嗅觉与触觉上的双重刺激。

  突然间妈妈的房门打了开来,一丝不挂的妈妈走了出来,吓呆了的我仍然维持着这样的姿态不动,只是极度紧张的情绪让我那套在黑色裤袜中的肉茎彷佛绷断了线一样,开始一突一突的从龟头前端激射出一股股汹涌的的白浊体液。妈妈看着我一边闻着裤袜脚,一边用裤袜套着阳具手淫也看傻了眼,就裸体傻站着动也不动。直到我都已经喷射完毕了,才回过神似的向我走来,蹲在我身边帮我把套在老二上的丝袜取下来,然后用这条裤袜没浸湿的部分帮我把肉茎上残余的精液都擦拭一遍。擦不乾净才又从客厅桌上抽了几张卫生纸,细心的帮我把逐渐疲软的肉棒擦拭乾净。

  “妈妈,我,呜呜……对不起……”

  觉得自己做了亏心的勾当被看到,我终于像个真正的小孩子般不安的啜泣了起来。妈妈只是对我投以慈爱的眼光,轻道:“妈妈不怪小雨,小雨是妈妈最亲爱的乖儿子。”然后紧紧的抱着我轻拍着我的背。

  好久之后我才停止了哭泣。然后看着妈妈漂亮的脸,说道:“妈妈不怪我吗?”

  妈妈的眼神中充满了温暖的关爱,“我怎么会怪小雨呢,小雨不管怎样都是妈妈生出来的心肝宝贝呀。”然后在我的额头上亲吻了一下。再紧紧的抱着我。

  知道妈妈没有生自己的气,我顿时轻松了起来。伸手擦了擦自己脸上的眼泪跟鼻涕,以很快的的速度在妈妈的脸颊上回亲了一下。然后破涕为笑的跑回自己的房间去了。隐约听到妈妈说着:“哎,只是出来喝个水……这小鬼头真的长大了。”

  现在想起,果真妈妈的母爱终于无限扩大成溺爱,也才会有后来的不可收拾啊。

  过几天之后,爸爸接到了另外一趟长时间的出差令,很快的又离家出门去了。

  爸爸离开家里之后,又回复到只有我跟妈妈两个人的生活,上次晚上嚐到了用妈妈丝袜自慰的甜头后,我变得再也离不开丝袜了。妈妈不在家的时候,都要偷拿妈妈穿过的丝袜来闻,还有套在鸡鸡上手淫。每次我将精液喷射在裤袜里面之后,仗着妈妈的溺爱,连擦也不擦就直接黏糊糊的放回洗衣篮去。妈妈既然已经表示过不在意了,这时候再责怪我好像也说不过去。习惯了之后,我甚至连妈妈在家里的时候也手淫。像有几次比较夸张的是妈妈前脚才脱下丝袜进去洗澡,我后脚就跟到,从洗衣篮里把上面还有妈妈热度的裤袜拿起来套弄到喷满精液为止。

  母爱变成溺爱,包容变成纵容的时候,也就是事情要发生的时候。

  那天晚上我在隔了好一阵子之后才又再度走到妈妈的房间,抱着枕头要求跟妈妈一起睡。妈妈没说什么,只是微笑着拍拍旁边的床铺示意我躺上去,然后就像以前一样脱了身上的衣服,只剩下一件蕾丝的内裤,把我也贴心的用同一条大被子盖好。

  我很自然的在被窝里面挪了挪位置,从后面抱住了妈妈,并伸手捏住了妈妈那对雪白乳球,然后把一下暴胀起来的男根插在妈妈的腿缝里。 妈妈原本可能以为今天大概也就跟平常一样就够了。于是伸手就往后轻抓住了我的肉棒柔柔的套弄起来。

  “妈妈?”

  “嗯?”妈妈没停下手上服侍我的动作,只是轻轻发了个声。

  “我想要像爸爸那样弄妈妈。”

  妈妈在听到这句话之后整个娇躯震了一下,手上的动作也停了下来。我于是又补充道:“那天晚上,我有看到爸爸用鸡鸡放进妈妈尿尿的地方。”

  妈妈惊呆了到不知道应该怎么回应我,她大概也没想到我那天晚上不只偷拿她穿过的裤袜手淫,连她跟爸爸做爱的场面都一并看进去了。

  “妈妈那天是不是不开心?”

  “啊?”妈妈有点不解我的意思。

  “我看到妈妈在爸爸睡着之后坐起来,很不高兴的样子啊。”

  妈妈继续的沉默了,她大概也不知道要怎么跟我解释。是因为你爸爸那话儿太短,还是你爸爸早泄?这能跟儿子说吗?

  “所以我想要让妈妈高兴,如果我能做的比爸爸好的话……”

  “傻小雨,你知道爸爸跟妈妈做的是什么事吗?”妈妈一边说着,一边转过身面对我把我拉近,又埋在两颗巨乳夹成的峡谷中。“那是只有喜欢的男生女生之间才能做的喔。”

  “我最喜欢妈妈啊!……”我有点呼吸困难的说道:“妈妈不喜欢我吗?”

  “妈妈也最喜欢小雨,可是我们不能……”

  “妈妈你说过鸡鸡大是好事对不对,我的鸡鸡比爸爸的大呀,应该可以做的比爸爸更好才对。”我又追击道:“小雨跟爸爸,妈妈比较喜欢谁?”

  “傻孩子,当然最喜欢小雨啊。”妈妈一点疑惑也没有的很快回答我,而且手上抱住我的力道是更紧了。

  “那为什么我们不能做那个事呢?”我天真的问道。

  妈妈实在不知道怎么回答了。我们之间的沉默持续了好几分钟,妈妈就只是静静的抱着我不发一语。许久之后,才拉着我一起坐了起来,开了床头灯,然后语重心长的对着我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妈妈跟小雨的事,不可以跟任何人说喔,绝对绝对不可以。”

  我当然是开心加点头如捣蒜的答应了,心里的欢呼声彷佛响亮得都快可以冲破胸膛似的。我马上再提出了我一直梦想着的附加要求:“妈妈可以不可以……穿那种下面有洞洞的丝袜?”

  妈妈瞪大了眼睛,等待着我对于这个要求进一步的解释。“我喜欢看妈妈穿丝袜,有的亮亮的,透明的,黑色的,灰色的,白色的……不管哪一种都好好看。

  每次看到,小雨的鸡鸡就会变得很大,所以……”我有点不好意思继续接下去。

  “小鬼头唷,色死了!”妈妈笑着轻敲了我的头一下,不过经过这段日子,已经大致上明白我有恋袜癖的妈妈,很快的就下床站了起来,裸着身,晃着两颗水滴型的大奶子在衣柜里翻了翻,找出一件黑色半透明的的开裆裤袜,然后把身上原本穿着的黑色蕾丝三角裤很快的从腿上脱了下来,再用一种无比优雅的动作,把腿伸到我的面前,然后以非常慢的速度从脚尖开始,让我仔细的观赏着妈妈穿上丝袜的动作。

  原本已经有点软化的肉棒,在看到这香艳无比的穿袜秀同时,股间肉杵马上向上竖起变成一条凶猛的巨龙,直指着妈妈那片从开裆的部位透出来呼吸的黑色细毛。

  妈妈看着我下身的变化,感叹的说:“小雨的鸡鸡真的很大呢。”

  “是吗?”我自己当然不会了解。只是受到妈妈的夸赞,心里还是挺得意的。

  妈妈穿好黑色开裆裤袜之后轻轻的坐回了床上,然后似乎开始在思考着如何进行下一步。彷佛是心有灵犀似的,我马上将我心中所想的提了出来。

  “小雨帮妈妈舔尿尿的地方好吗?”

  妈妈噗哧一声轻笑了出来,然后转换了一下方向,在我面前躺下并将那诱人的下身面对着我,示意我低下头来仔细看着妈妈的黑色细毛地带。

  “看这个,这个是尿尿的地方”妈妈细长的手指自己伸了下去点在一块区域上,然后往下移了点,点在一个圆圆的小颗粒上,“这个叫阴核,是小雨要……如果要舔的话,是舔这边。”妈妈的语气中明显透露着害羞,不过性教育要打铁趁热,如果做妈妈的自己都说不下去了,接下来可就没戏了。

  我不待妈妈反应过来,就马上俯下身子伸出舌头,开始照着妈妈刚刚所点出的粉红色小圆球开始舔了起来,让妈妈的身子剧烈颤抖了一下。得到反应的我知道做对了,很本能的马上开始加速了舌头舔弄的速度,弄得妈妈整个娇躯都不住的扭动了起来,嘴里还不时发出微微的喘息声。就在小圆球下面一点点,有个两片小东西包着的地方随着我对小圆球的舔弄,开始变得湿润起来,而且那不知从何而来的水是越来越多。我试着舔进嘴里看看,没有味道,有一点涩涩的感觉,但是很能勾起我那熊熊燃烧的慾望。我也顺便将双手往下挪动,移到了那对让我魂牵梦萦的丝袜美腿上,隔着细致的黑色裤袜不住的揉摸着妈妈那双细长的美腿,手感很是舒服。

  妈妈身躯的扭动越来越加剧,嘴里的娇喘终于憋不住而开始一阵阵呻吟了起来。可能没想到我对这方面还挺有天分的,再者母子间乱伦的淫戏显然也给妈妈带来了额外的快感。在我持续不断的快舌攻击下,没多久妈妈一下子张开嘴娇叫了一声,下面两片小东西包着的地方流出了大量透明的水液,然后身子就突然间垮了下去。

  “妈妈怎么了?”我急忙抬起头向妈妈问道,一边还把嘴上那妈妈流出的水液都卷进嘴里。 真奇怪,妈妈也没有跟我解释那是什么液体,搞不好是尿也说不定?但我就是知道这样做一定没错,大概某方面来说,性真的是生下来就会的本能吧。

  “小雨……小雨好会弄唷,妈妈好舒服。”眼神迷蒙的妈妈示意我靠近她。我稍微往前挪了一下,然后妈妈就主动的伸出双手钩住我的颈子,将那粉嫩的小猫嘴贴上了我的嘴唇,惊呆了的我只是呆呆的给妈妈吻着。妈妈则是主动的用柔软的舌尖撬开了我的嘴,把舌头伸进我的嘴中探索着。领悟力很高的我也开始慢慢用舌头回应起妈妈的动作,两条舌头互相舔弄并吸吮着,在安静的房间中不断的发出啧啧的声音。

  跟妈妈舌吻的动作让我整个人都陷入了空白状态。只觉得好快乐好舒服,整个人都像是要飘起来了似的。彷佛永远都亲不够似的,我们维持着这个吻好久好久,到我撑着床面的手已经开始颤抖,整个人放软塌在妈妈的美乳中间了,才被强迫中止。

  “这个是接吻唷。”妈妈回过气来,喘吁吁的微笑着说道。“喜欢吗?”

  “嗯!”我用力的回答着。确实太舒服了,不过主要不是肉体上的,而是两个人透过舌头的交缠与唾液的交换,彷佛一同进行着精神上的交流。很是让人心醉神迷。

  “那准备好要跟妈妈做那个……做爱了吗?”妈妈有点害羞的说。

  “嗯!跟妈妈做爱!”我精神一振,很快的坐起身来。

  我的第一次,妈妈大概也没有打算让我使用什么高难度的动作,让我看到了什么就用什么好了。于是我们就维持着妈妈躺着而我跪坐着的体位,彼此稍微挪近了一下下体,让妈妈可以探手圈住我那热腾腾的钢棒。妈妈稍微再把我往前拉了点,抵在了刚刚妈妈一直流水的那个地方,然后说道:“这边两片包着的东西叫做阴唇,从中间的孔把小雨的鸡鸡插进去,就是阴道了。然后进去之后,小雨的鸡鸡就可以前后一直动一直动……”

  “妈妈就会很舒服?”

  “妈妈就会很舒服。”妈妈红着脸转过头去不敢看我。“小雨也会很舒服的。”

  说完之后妈妈就只是把一双丝袜美腿微微打开,摆成M字型,然后继续看着旁边不说话,我也知道现在该是我表现的时间了。我抓着妈妈一双细滑诱人的黑色丝袜玉腿,缓缓的把火热的龟头点在妈妈两瓣粉红阴唇的中间。一股湿热的感觉马上传到我的龟头上,让我浑身都颤抖了起来。然后毫无预料的,胀暴了的肉杵突然间跳动了起来,开始不受制止的对着妈妈的阴户喷射出一道道白浊黏腻的精浆,一发又一发,把妈妈的下身喷得一片湿滑。然后脱力的倒在妈妈胸前的一对巨乳上。

  妈妈知道我已经失控射精了,没表示些什么,只是轻轻的拍着我的背安慰着我。

  “妈妈对不起……结果变得比爸爸还差了。”我躺在妈妈的胸脯间喘着气。

  妈妈听到噗哧一声笑了出来,“你也知道比爸爸还差呀。”

  “爸爸那天把鸡鸡放进妈妈的那个……阴道以后,一下子就尿出来啦。”

  “傻孩子,那个叫射精。”妈妈很温柔的轻抱着我。“以后小雨就会变更厉害了。”

  “所以以后也可以了?”我高兴的说着。

  “是小雨跟妈妈的秘密喔。”

  “嗯!”

  想到以后都可以继续跟妈妈做爱,我又兴奋得重新恢复了坚挺。妈妈也感觉到丝袜大腿上被一根硬东西顶住了,红扑扑的脸上不禁露出讶异的表情:“我们家宝贝好快又变硬了唷!”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刚刚想到以后都可以跟妈妈做爱,我就……”肉棒又重新变得痒了起来,让我不由自主的就又把肉棒往妈妈的大腿上猛蹭来寻求快感。

  “这次让妈妈来,宝贝躺着别动。”

  于是我平躺在床上,那根杀气腾腾的钢棒就直直的指着天花板。妈妈则抬起了她一条黑色的丝袜美腿,然后轻轻的跨坐在我的下半身上。

  “放轻松唷。”妈妈的脸上流露着诱惑的神情,红润的小嘴微微张着,然后闭上了一双美目,将阴唇对准了我向上直挺的凶器,十分优雅的坐了下来。

  “啊啊啊……”就在我的龟头缓缓推开妈妈的一对小巧阴唇的同时,我们不约而同都发出了呻吟。不知是经验不多或是爸爸真的太逊了,妈妈的阴道口紧窄异常,虽然又湿又热的,但龟头破入的感觉仍然无比的艰钜,看到妈妈虽然已为人母,却也因为我那粗大阴茎的穿刺而感到痛苦,整个娇躯都颤抖了起来。我将全身的力量全都集中下体,憋着不让自己射出来,因为妈妈的蜜穴带给我的快感实在太强烈了。当妈妈的一双丝袜美腿不住颤抖着坐到最底时,看着我那巨大的肉棒全根消失在妈妈的身体之内,令人感到十分的震撼。妈妈的花径内似乎有着千千万万的触手在不停的强力按摩我的棒体,就是只有稍微的动作都以足够让我爽到一泄如注。

  妈妈那裹着黑色开裆裤袜的翘臀,在完全坐在我身上之后,重重深呼吸了几下,给自己一点时间适应我那跟体型十分不符的粗壮男根。妈妈拉着我的双手摆在她那一对挺翘的34E雪乳之上,我也不客气的揉捏起来。经过许多次与妈妈同眠时吸奶的经验,我知道不仅要搓揉整颗乳球,还要照顾到上面两颗可爱的粉红蓓蕾。妈妈爽得仰起头不住娇喘,似乎十分享受着我对她乳房的爱抚。

  在妈妈已经比较能够适应我那插在她体内的粗壮阳具之后,她终于摆动起那诱人的裤袜美臀开始一上一下的以湿热的阴道套弄起我的男茎。不知是不是因为刚刚已经泄过一次的关系,虽然妈妈的暖湿蜜腔给我带来的绝妙触感,强烈得令人几近疯狂,但是我却能以勉强维持在临界点的状态持续与妈妈的雪白肉体展开交战。在已经热开了之后,妈妈那纤细的水蛇腰开始以让人迷醉的弧线运动了起来,胸前的两颗巨乳也随着娇躯的动作而不停的上下晃动,让我简直眼花缭乱,只恨手不够大不能把它们整个握住恣意亵玩。我一手留在奶子上继续攻击,另一手则挪了下来抚弄那双我最喜欢的丝袜美腿。妈妈的丝袜触感极为细致,搭配在那细长却又穠纤合度的美腿之上,简直是要男人的命。我完全不了解在这种极限的刺激之下,我怎么还能够憋住精关。也许是不愿意输给自己那性感淫母的美肉,精神已经超越肉体的极限,才能够继续抗衡那股让男性崩溃的魔力,从低位不停戳干着她的花穴吧。

  “好舒服,妈妈好舒服,啊啊……宝贝的肉棒好粗,干得妈妈要死了……要死了……”妈妈骑在我的肉杵上不停的疯狂扭动着,那娇美的脸庞上布满了兴奋的红晕,一双凤眼紧紧的闭着,水润的双唇则是快咬出血痕般的抿着,死命的不让自己放声尖叫。我已经爽到整个脑海一片空白,只看到妈妈那完美的躯体骑在我身上不住娇喘,插在妈妈体内的凶器已经被湿热紧窄的美穴,搓夹到超越了极限,濒临麻痹的失控状态。

  “妈……妈妈……我快要……”我感到下体已经开始激烈抽搐,张大嘴勉强憋出几个字,明显处在爆发喷射的悬崖边缘。

  “啊啊,宝贝儿,妈妈已经……死了……啊啊啊……!!”

  伴随着一声放浪的高声淫叫,妈妈那裹着黑色裤袜的美臀死命的向下一坐,花径突然猛力的圈住我那粗猛的肉茎。爽到趋近麻痹的龟头也往上一突,死死的抵住了妈妈体内深处的花心,一边马眼大开激射出汹涌浓精的同时,也享受着妈妈体内最深处浇洒在我龟头上一股烫人的阴精洗礼。我抓住妈妈的一对大奶狠狠的掐弄着,彷佛可以挤出乳汁一样。下身则是使出吃奶力气般的向上猛顶着妈妈那包裹着丝袜的诱人翘臀。似乎想把整个人都给捅进妈妈的身体里。

  这个令人麻痹的高潮不知持续了多久,只觉得我那猛力喷射的阳具完全没有停下的迹象,简直就是要被妈妈抽乾了似的放肆喷击着。妈妈也是不停的与我在身体最深处交换着热烫的体液,直至我们性器的交合处都满溢出黏滑的大量白浆为止。

  在感觉到自己终于气力放尽停止喷射之后,妈妈也全身疲软的向前压在我的身上……正确说是将一对豪乳压在我的脸上。我们维持着这个姿势动也不动的休息着,那种感觉像是脑髓都被吸乾了一样。好长一段时间都只想赖在那里休息。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