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妹妹是肛交狂
妹妹是肛交狂

妹妹是肛交狂

我与哥哥的关系,在我们附近邻居眼中,宛似一对夫妻。因为我们兄妹的夫妻之情更甚于兄妹之爱,自然表现出来的样子就更像夫妻,但是,我们有点烦恼,因为找不到有柱子的房子。

  “为什么……”相信只要对SM有兴趣的人,必然会一点就通。

  我们兄妹的男女关系已经持续二年了,而且我们互相都是异常性行为的癖好者。因此希望能找到有柱子的房子。被绑在柱子上动弹不得,更能满足我的性欲。

  公寓或大厦没有柱子,一般租来的小房子也没有柱子。

  “看来除非特别请人做专绑女人的柱子不可罗!”哥哥这么说着。

  “哥哥,我还是想要柱子!”

  “你真怪癖……”事实上在学生时代,我一个人就能获得满足,而我现在的嗜好都是哥哥一手调教出来的。

  我们搬入了新社区,五楼建的三DK,不是租的是我们自己买的,因为我们打算住在这里,五O一号室也就是五楼的最边间。这是集合住宅的最上层也是最后一间,感觉较独立,而且适合我们玩SM的游戏。

  新社区自然也没有柱子,但是有我们中意的代替品,也就是浴室与洗脸槽,厕所的排水管。浴室与洗脸槽之间的水管直径七公分,而厕所里的排水管较粗约九公分。用铁作的相当坚固,厕所的是直的,一直延伸到靠近天花板时才改为横的,而洗脸槽的部分则呈纵横状态。

  排水管还有多种用途,我们一搬进来时就开始运用。例如,我在进入浴室时,全裸的我双手被绑在后面再并吊在水管上,或者是半吊也就是只有脚尖着地,哥哥一边帮我洗澡一边玩弄,我则发出闷叫声。

  “女人要快乐只是被绑而已,如果是男人则不愿意,不过我会为你服务的。”

  哥哥唠唠叨叨地说着,而且只洗他喜欢的部位,如乳房,屁股。当然他喜欢的部位,更会加以玩弄一番,我则尽量封闭自己的身体。

  “哥哥……我再也受不了了!原谅我吧!”我拼命地祈求,虽然我喜欢双手被绑在背后的感觉,但实在是挺辛苦难过的。

  我们兄妹也不是墨守成规地完SM游戏,我们一向随自己的心意在做。当女方全裸被绑着吊起来时,既无法设防也无法拒绝,就像哥哥责打我,或是玩弄我,我也只有生闷气的份。

  被绑时我觉得自己像妖姬,被绑时不但新鲜而且快活,而且从不会觉得厌倦所以绳子也就像是我的爱人,我曾经有被绑在水管一日一夜的记录。

  “像你这个年纪,看一些色情电影或小说,就会心浮气躁所以平时必须要接受严格的教育。”哥哥说了一大篇歪理后,就自顾自地去上班。

  不论是电铃声或是电话响了,我也都爱莫能助。直到黄昏我早已筋疲力尽,垂头丧气地等待恶作剧的哥哥回来。

  “美代,姿势撩人哦!”

  “回来了,哥哥!这个……好难受哦……”

  “对不起!对不起!因为新社区的女孩太过心浮气躁,所以……”哥哥为我解下绳子,并抱我到床上帮我按摩。

  “我又没有做错什么,你不能这样对我……”

  “我只是做预防式的惩戒而已。”

  按摩的时间并不长,由于长时间被缚,身上满是痕迹的女人,反而更激起男人的欲望。

  “你看你胸部,腰部,一副想要鞭打的样子,不行!”哥哥又把我绑了回去,眼光如炬气息如兽般的盯着我。

  “让我休息一下……我受不了了!”

  “少废话,要恨的话就恨你的身体喜欢这种调调吧!”

  在他激烈的侵犯后,我早已筋疲力尽,对方男性如果是性虐待的话,女方就需有强健的身体,要不然是吃不消的,此时身为哥哥的要有避孕措施,如果兄妹怀孕那才是闹笑话呢。

  有一次非常想上厕所,无论如何再也忍受不了时,一定要解开绳子,还好来得及。

  我对于解绳有妙法,但上完厕所后的后续动作可就麻烦了。我并不是想反抗哥哥的“预防惩戒”。结果我用嘴巴绑住我的双手将绳子系在水管上后,坐在地板上等待哥哥回来。与性虐待无缘的人,必定会认为我很奇怪,但我是很认真的。

  哥哥回来后,非常生气。

  “可恶的被虐待狂!”

  “请你原谅我。”虽然我一直求饶,但是没有用,我的屁股依然被抽打了十鞭。

  “关在水牢里,受刑一个小时吧!”

  所谓的水牢是指浴室,弄满水把我泡在浴缸中,如果不用力将头举起,则无法呼吸。因此我们在瓷窗上放有木制的盖子,从下往上有格子,感觉像在水牢中一样。感觉很棒,哥哥偶尔会跑来看看。

  “再乱动,你就知道厉害!”哥哥喜欢学电视上粗暴的台词,不过他通常在说过这话以后一定会玩弄我,或是绑我,打我,状似发狂。但是最后发生的肛交却能让我得到高潮,我快乐地仿佛在天堂般。

  那一晚我又满足于被虐的高潮中,双手双腿被绑然后被押入水中,夏天还好如果是冬天就有得受了。我哥哥把我押入浴盆中,上面加盖然后哥哥坐在上面,然后打开一点点。

  “喂!太舒服了吧!是不是要更狠一点的处罚呢?”哥哥大声的叱责着。

  我只有耐心等待到哥哥认为可以时,才将我从浴缸中解放出来。那时我的手脚早已冰冷。有时他会敲着盖子说:“怎么样,说来听听……”虽然他非常狡猾,但是哥哥就喜欢我全身冰冷这种调调儿。

  如果是夏天,他会将我泡到深夜,让我全身冰冷。但我依然能洞悉哥哥的企图,如果我一提,他就说:“你别多虑,再罗嗦,我就将你吊在天花板上。”

  其实他是一位喜欢虚张声势的男人。大约过了三分钟以后,才见哥哥打开浴缸的木盖,扯着我的头发往上提。

  “够冰冷了吧?”然后边说边用他的唇覆盖在我的唇上。用舌尖上下舔着我的双唇,然后用力地塞入我的口中,然后像大扫除一样地胡乱搅动。这动作对我而言够刺激。

  当我的下半身泡在水中时,他会用手将我的耻毛拨开,然后从裂缝中将手指整个插进去。

  “喂!今天那个部位一定够冷了吧!”

  哥哥让我躺在瓷砖上,然后用大浴巾将水滴拭去,在浴室的天花板上的水管上有条绳子,他让我坐着然后用绳子将我固定起来。全裸的哥哥将我从水中捞上来时,他的阴茎会渐渐变粗变大,我坐在瓷砖上的姿势正好成四十五度角,他就一口气刺了进去。然后,他会用他的肉块在我的眼前晃动。

  “来!舔干净!不可有任何残留。”当我双手被绑时,颈部微微倾斜,有时前后动作让哥哥的阴茎得以更加兴奋。有时用力不当,整个阴茎突然塞入口中,差一点就窒息。

  当他得到充分快感后,哥哥会松开绳子,这次我虽是坐着但身体稍微上浮一些,然后再用绳子绑好。哥哥耸立的老入会锁定目标,然后突然刺进我宝贵的私处。先经过肛交后,我的私处早已滑得足以容下任何宠然大物,因此哥哥的阴茎很容易就插入。

  “啊……啊……好棒!”我的呻吟声不由得脱口而出。

  哥哥更不用说,用双手将我的屁股撑起来,然后动作犹如钟摆般准确,一会深一会浅的插入。当兴奋的阴茎整个插入时,我的屁股与哥哥的屁股紧紧相连,这个接触更振奋着我们。当阴茎插入时,我的快感随之扩散至全身,那摆动的钟摆摇晃的更快更激烈。

  我快受不了了!“哥哥,好了吗?好棒……射出来吧!”

  哥哥用力地紧抱着我的屁股,让阴茎更深入内部,身体微颤后那美妙的感觉,令我全身的细胞感到舒畅而达到高潮。当我们同时达到高潮时,它依然会待在里面,而哥哥也依然紧抱着我。

  “这次我要把你绑成虾子的模样。”说完将我的双手绑在后面后,又将我的双腿及上半身紧绑在一起。以前也曾经有过一次类似的经验。当时时间太长痛苦的令我受不了。

  “哥哥!不管啦!时间不要太长……”我的身体弯曲的像只虾子般地向哥哥求饶着。

  “老是用旧招式没有意思,今天我要发掘你的处女地。”

  “不要!不要肛交……求求你。”我不由得大叫出声地哀求。

  “不晓得肛交就不知道所谓的快感!”哥哥专横地说着,然后将那半勃起的阴茎塞入我的口中。

  “首选先让它快活一下吧,美代。”哥哥渐渐膨胀的肉块,虽然我的嘴巴张得大大的,也只能吞了一半,就被舌头顶住了。不过哥哥的阴茎倒和我的身体的尺寸相配合,只要他一插入我马上能获得快感。不用我的私处,却硬塞到我的嘴里,于是我不客气地咬那膨胀的阴茎。

  “笨蛋!痛死了!你要温柔一点的舔!”但是,我继续地咬他的阴茎。

  “喂,美代!别乱来……”我偷偷瞄了一眼哥哥的神情,然后再看看被咬的痕迹。

  “可恶的家伙……那是我的宝贝……”哥哥气得满脸通红,然后将他的阴茎抽了出来。

  “好吧!好吧!今天就不要肛交好了,换前面。”

  我终于能离开那满是唾液的阴茎。但是被绑得太久实在很痛苦。我的身体就像虾子一样绻在一起。我全身都无法动弹,于是哥哥把我抱到床铺的正中央。所以哥哥在我的背后作了什么,我完全看不清楚。

  “哥哥,快点放进去嘛!”我轻声细语地求道。

  “真是好色女!我从没想到你会这么好色。”

  “哥哥你怎么这么说,这些都是你的责任。”

  “不是吧……怎么说你也是我妹妹啊!”

  他一边消遣我,一边将我宛如虾子的上半身往前倾。哥哥让我横躺着时,我突然瞥见他手中拿的工具,那是我们使用过多次特大号的电动器,微妙的震动,小小的性具,却能使我欲死欲活的。熟知这一切的哥哥也许要将那电动器放入我的私处。

  “美代,我将这个放到你里面去。”哥哥用那可恶的口吻说道。

  “不要!哥哥你太卑鄙了,我告诉你不要玩屁眼的。”

  “只要用手操作这个电动器,必定会让你过瘾的。”

  我目前的姿势是动弹不得,看来想不出更好的办法。

  “刚开始一定会痛,所以我先抹上一层奶油。”哥哥说着从冰箱里拿出奶油,涂上厚厚的一层之后,再拿到我面前给我看。

  “我要用这个插你的肛门,看清楚哦!”全身像一只裸虾的我,等一下我的屁股必定会红通通的。肛门,及被二片肉片所掩住的膣口,呈现在哥哥眼前,我只要想到这里就兴奋莫名,阴部也为润液所湿润。

  “真够潮湿了……”哥哥说着,然后用二根手指滑入我的阴部,在阴蒂及膣口间来回抚摸七八次后,再用一根手指插入我的肛门。沾满粘液的手指,再插入我的肛门,那奇妙的异物正在我体内探索。不久手指进入了一半,然后进入体内的手指开始有所动作。一开始虽然觉得有点异样,但手指一动时则产生不可思议的喜悦。真是奇妙的肛门。

  不久哥哥又将手指整个插入,异样的疼痛使屁股仿佛要裂开一般,我不由得叫了出来!

  “啊!不要,好像要裂开一样。”哥哥不理会我的叫声,更用他的手对屁股左右摆动,痛得我全身发麻。

  “刚开始会有点痛,但待会就好了。”

  哥哥自顾自地说着,但不久我的肛门似乎也渐渐习惯了哥哥的手指。我刺痛的感觉渐渐减轻。插入的手指有时伸进有时拨出,有的时候会在里面摇动,而我的屁股似乎也跟着配合一样。

  “愈来愈舒服了吧!美代。”哥哥拨出他的手指,这一次他换上涂满奶油的电动器插入肛门。感觉与手指完全不同,一寸二寸渐渐地深入,而我一点也不觉得痛。也许是有奶油润滑的缘故,哥哥用电动器稍微地进入了几次以后,立刻启动电动器的开关。

  刚开始,震动并不太激烈,只是由肛门向下半身扩散,渐渐地好像扩散到乳房一样,屁股彷佛要裂开一样,但是与哥哥的大肉块比起来,这种不同的疼痛感更令我陶醉。

  “怎么样,不会痛吧!”

  开始时的疼痛消失了,而我则沉醉在震动器的愉悦的震动中。

  “可以结束了吧……”哥哥嘴里唠叨着,然后拔掉电动器换上自己的大肉块,“现在应该是粘液与奶油混在一起才对。”

  我的肛门在用手指及电动器玩过之后,哥哥这一次小心翼翼地把他的阴茎插入,让我沉醉在不同的感受中,但是并没有达到高潮。当然哥哥的阴茎更能让我得到快感。

  “啊!太棒了,美代你的肛门湿润润的……”他在进入我的体内中时,不断地发出呻吟声,而我更是陶醉其中。

  他紧抓住我的屁股的双手更加用力,每一次都将阴茎整个插入我的肛门,而我也在期待着,当下面被肉棒刺入时,我觉得哥哥的阴茎彷佛要从我的喉咙中贯穿出来一般。

  “啊!美代!我快不行了!要出来了!”

  肛门并不会痛,即使电动器也比不上哥哥的阴茎来得刺激够味。在一阵激烈的动作后,哥哥在发出大声呻吟的同时,体内正好被喷上一股热液。全身彷佛虚脱般,我觉得躺在我身上的哥哥迅速地萎缩着。

  从此以后,我与哥哥的性交,一定会有肛交。

  我们兄妹的行为彷佛畜牲一般,也许这是恶魔的恶作剧吧!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