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贵妇享受小孩子
贵妇享受小孩子

贵妇享受小孩子

此时,十五岁的强强闭着眼睛,尽力伸出舌头舔着一位中年贵妇的下体,在她的屁股再次的压下的时候,他更深的把舌头伸进贵妇的肛门,她舒服的呻吟着......。强强深深的意识到活着只是为了这一刻。 强强、豆豆、小俊成了俱乐部所有贵妇的性工具、洗脚盆、马桶。他们只做一件事,那就是让俱乐部出现的所有高贵女人得到快乐。他们已经习惯了这种生活,注定了一辈子服侍贵妇的凄惨命运在他们正式成为俱乐部性奴的那一刻起,已经完全失去了做人的意志,每天与其他性奴在一起承受贵妇的肆虐。 俱乐部里放着yin糜的音乐,几个男奴在台上表演着,有的身体全裸有的穿着怪怪的衣服,身上拴着链条,随着音乐跳舞唱歌,取悦台下的贵妇。贵妇的身旁放着皮鞭等各种器具,可随时鞭打台上的男奴。 林萍把强强牵到性奴展览台:“淑妍姐,这是您要的男童,”说着交给了一个姿态幽雅地喝着啤酒40多岁贵妇手里。身穿黑色皮装、脚蹬细跟皮凉的贵妇瞟了他一眼,转身给了林萍一沓百元钞票便牵着进了里间的客房:“乖孩子,让你见识一下老娘是怎么玩男人的。” 房间里跪着两个成年男奴,小俊也在那里。贵妇淑妍坐在皮椅上指着两个成年男奴:“你俩过来给我舔脚。”强强定眼一看其中一个竟然是他的亲生父亲,强强呆住了:妈妈不是说爸爸在一次事故中丧生了吗?此时父亲也看见了强强,呆滞的眼睛停留了片刻,马上用嘴脱下贵妇淑妍的鞋舔起了穿着黑丝袜的脚。 “乖儿子,过来到我这来,”贵妇淑妍冲强强摆了摆手,强强跪着爬了过去,却见她做的皮椅就像坐式便池一样中间有一个洞,椅子中间是用来放男奴脸的,椅子底下正好能躺一个人。男奴可以在贵妇淑妍屁股底下服侍她。贵妇淑妍大腿一抬,把强强的头一屁股坐到那坐垫的凹陷处,她丰满的屁股把我的整个脸压得严严实实的。鼻子正夹在她的屁股缝里面,只留了半个嘴呼吸空气。她拍了拍自己屁股底下的脸对强强说:“乖儿子,琳妹说你的舌头很受用,今天晚上你就好好呆在我的屁股底下,给我舔屁股。”贵妇淑妍还不时要求强强把舌尖深进她的屁眼。 这时,贵妇淑妍抬手拽着跪在俩腿之间的小俊头按在自己的胯下:“我最喜欢小俊舔我的阴部,”贵妇淑妍说着向前提着屁股,弄得小俊满脸的yin液。贵妇淑妍拿起鞭子不断的抽打着给她舔脚的男奴,嘴里发出兴奋的呻吟声。贵妇淑妍前后两个洞被舌头舔的{潮人特色论坛友情提醒 不要发布不适合词语}直流,她猛地踹到一个舔脚的男奴就是强强的亲生父亲,急迫的站起来跨坐在强强父亲的阳具上,上下抽插着:“好舒服,我的高潮来了。”贵妇淑妍两手拄着着强强父亲的大腿命令强强:“乖儿子过来把小鸡鸡放在他的嘴里舔我的肛门。” 强强羞愧的坐在父亲的脸上把舌头更深的插入贵妇淑妍的肛门。小俊乖巧的站在贵妇淑妍面前,把细长的小鸡鸡送进贵妇的嘴里。贵妇淑妍全身扭动个不停。可是胯下强强的父亲不争气的提前射出了精液,气的贵妇淑妍换上另一个男奴,并用细细的高跟鞋猛踢他父亲的阴茎,痛的他嗷嗷直叫不敢离开。强强只有卖力的舔舐贵妇淑妍的肛门让她尽快高潮,这样能减轻对父亲的惩罚。 贵妇淑妍逐渐冷静下来,享受着三个性奴带给她的快感,胯下男奴在感受贵妇强奸他所带来快乐的时候,贵妇淑妍却拔出尚在坚挺的阴茎把强强推翻在地:“我要享受小孩子的{潮人特色论坛友情提醒 不要发布不适合词语},”说着骑在强强的身上坐在他的阴茎上。也许因为强强是个孩子的缘故,她兴奋的大呼小叫,高潮迭起:“你现在是满足我性欲的小男奴!” “我……是的,我就是你的性奴……用来伺候你,满足你性欲的小男奴隶……”强强被她骑在身上捆绑起来的时候就有一种完全被她占有,完全属于她的屈辱感觉。“啊啊.....好舒服,我要泄了,”贵妇淑妍跨在强强的身上左右摇晃,立即起身坐在了强强的嘴上射进一股阴精。强强此时也在极度兴奋中喷出精液,同时将贵妇淑妍喷出的{潮人特色论坛友情提醒 不要发布不适合词语}全部接住咽进肚里。 贵妇淑妍站了起来:“小俊过来舔净我阴部{潮人特色论坛友情提醒 不要发布不适合词语},”说着抓住小俊的头发按在自己的胯下,拿起手机打起了电话。 小俊跪在贵妇淑妍胯下用力的舔着阴部,不时的用舌头插入屄里。弄得贵妇淑妍打电话都要发出呻吟声。 “张开嘴,乖儿子,”贵妇淑妍胯下射出一股水注。 小俊忙用嘴接下贵妇淑妍射出的尿水,并用嘴清理着阴部。 “你过来,”贵妇淑妍指了指强强的爸爸:“躺在那。”她又一次骑在他的身上套住了身下的阳具。贵妇淑妍含住小俊的鸡鸡狠命的吮着。 “你这性奴的阳具好粗壮呀,我要你像狗一样持久,”贵妇淑妍边说边扇着强强爸爸的嘴巴。 小俊在贵妇淑妍的猛烈吸吮下射出精液喷进她的嘴里。贵妇淑妍也在极度兴奋中又一次射出{潮人特色论坛友情提醒 不要发布不适合词语}......。 在俱乐部的另一个包间里,豆豆跪在另一个贵妇脚下舔着她的脚。“豆豆好乖,妈妈好好疼你。”那个贵妇就是治服自己老板的辛欣小姐。 此时辛欣舒服的靠在躺椅上两脚伸在外边:“爬过来用嘴把拖鞋叼过来。” 豆豆用嘴叼着她的拖鞋,爬到她的脚边,为她脱去黑色的高跟鞋,黑色丝袜里她的脚趾舒服的扭动了几下,一股皮革混合着汗渍及皮肤的气味传过来, “张开嘴,你这个小性奴。”辛欣用她那肥大的脚点着豆豆的嘴。 “是,妈妈。”豆豆跪在她的脚边,张开嘴。辛欣把她的双脚贴在豆豆的脸上,蹂躏着,然后把大脚趾伸进他大张着的嘴里。 辛欣把脚伸到豆豆嘴边,瞪著眼睛說道:“聋啦?叫你用舌头舔的!把脚趾头含到嘴里!" 豆豆稍一犹豫,只见辛欣一耳光打來“啪”一声,“叫你舔就舔,怎么不想活了?!” 豆豆把辛欣的脚扶着,用舌尖舔着脚姆趾 “整个含进去!用力舔!”辛欣脸上泛着一抹汗红晕,兴奋的叫着: “给我把脚舔干净!每根脚趾头都要..趾头缝也給我舔干净,喔..就是这样..呼.舔..” 辛欣喝着饮料,一手抓住豆豆头发,辛欣似乎很喜欢这样..“香吗?我的脚趾头好吃吗?呵...用力舔。” 豆豆从大腿、小腿吻下去,到达她的脚。先从脚背吻起,然后大脚趾,逐一细细吻,脚的缝也不放过,然后脚心、后跟。她的脚长的长、短的短,指甲修理的很好,涂着银色的寇丹。 “喂,你是我的性奴。我有权任意处置你。”辛欣得意的笑着:“你要学会的第一件事是做我的厕所。” 辛欣拿起墙上的鞭子,朝幼小豆豆的背部和屁股狠命抽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