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醒不来的噩梦
醒不来的噩梦

醒不来的噩梦

这天早上,耀眼的阳光透过窗户,直射进房间内!

  而渐渐苏醒过来的秀慧,却感到一件重重的物体,正压在自己的身体上,令呼吸显得相当困难!

  下意识地使劲呼吸,却感到口腔里那阵浓烈腥臭气味,纵人欲呕的!

  身体稍加移动,更登时感到下身传来阵阵的瘀痛!

  当秀慧奋力的瞪开眼睛一看时!

  影入眼帘的,就只看到一条长得胖胖的巨大臂膀,正横架於自己胸前!

  而一阵凉意亦告诉了她,身上已是一丝不挂、光溜溜的裸体着!

  而更可怕的是,给她发现到,一名长得胖如一头大肥猪的男人,竟亲昵地拥在自己身旁!

  眼前这情景,令脑海仍是一片混乱的秀慧,登时便被一阵不祥的感觉弄得不禁心里发毛,继而马上地清醒过来!

  那恐惧的感觉,突然令她不知从那里来的气力!

  在发力一推之下,竟把身旁那长得胖如头猪的男人,一下子便被推得翻滚下床了。

  而仍在好梦正甜的老王,突然被弄得从床上滚了下来,直摔到地上!

  强烈的痛楚,亦马上令他从熟睡中惊醒过来呱呱大叫!

  极度恐慌的秀慧,亦随即四处乱抓地拿来一些被铺,遮盖着自己赤裸裸的身体!

  这时,她也意识到,昨夜巳发生过何事了!

  眼泪亦再也禁不住夺眶而出了。

  老王在痛楚过后便立时满面怒容地爬起来骂道:

  「妈的!

  你疯了吗?」哭泣颤抖着的秀慧,则向老王质问道:

  「鸣…

  鸣!

  你…

  你…

  你昨晚…

  对…

  我…

  我干…

  干过些甚…

  甚么啊?」而老王则摆出一脸的无赖地说道:

  「嘿!

  昨夜是你跟我说,老公不在,你感到空虚、寂寞的啊!

  嘿!

  我说要走了,你却抱着我不放,嚷着要我好好的亲你啊!」秀慧听后,亦登时呆了一呆!

  但她随即地怒喊道:

  「呸!

  你…

  你乱讲!

  我…

  我怎…

  怎会……」秀慧说到这里,却又忽然停住再说不去了!

  而奸狡的老王,老早便预料到事情会这样的了!

  他就是看准了秀慧种纯良无知、不懂世情的性格!

  他才敢色胆包天地犯险去一亲香泽。

  此时,老王的心里虽然仍是感到胆颤心惊,但自信一切巳智珠在握的他,仍故作震定,强装出一脸轻松,缓缓地穿回衣服。

  他还边以无赖的语调向秀慧说道:

  「嘻…

  嘻!想不到你平日那端庄贤淑,却是装出来的!

  昨晚拥着我不停地叫道;亲老公啊!

  快用力干我啊!

  亲老公!

  嘻…

  嘻!

  叫得蛮够骚够荡呢!」老王道出这番无赖的说话,登时令秀慧感到极难堪及羞耻!

  屈辱感悠然而生下,令她掩着耳朵,拼命地摇头大叫起来!

  秀慧歇斯底里地叫道:

  「不…

  不!

  你说谎!

  不要再说了!

  鸣…

  呜!

  你说谎!」老王随即再下一成地说道:

  「嘿!

  是你先向我勾搭的!

  呵呵!

  我可没有逼过你啊!」秀慧连随又反驳道:

  「不!

  是你…

  你!

  把我弄得酒醉了,然后…

  然后!」秀慧说到这里,着实巳再说不下去了!

  情绪陷进崩溃下,她只可伏在床上,放声地痛哭起来!

  而老王则反过来理直气壮地说道:

  「然后怎样啊?

  难度你说是我趁机占你便宜吗?

  是你主动邀我到来的,存心趁我喝多了,便向我投怀送抱吧!」失声痛哭的秀慧,也不懂再辩驳下去了!

  只不停重覆地叫道:

  「不!

  你胡说!」已穿回衣服的老王,又再说道:

  「那好啊!

  要不要找其他人来评评理吗?

  看看其他人会相信谁啊?」老王说罢,竟跑到秀慧身旁,故作要把她拉扯起来!

  还大声地叫道:

  「去!

  我就跟你去找人来评评理吧!」这难堪的丑事,怎可给宣扬开去!

  秀慧亦登时给吓至连声叫道:

  「不要啊!

  不要啊!」眼看慧秀了然中计!

  老王便连随向她说道:

  「我几十岁了!

  还害怕甚么啊?

  你还年青啊!

  这事若给宣扬开去?

  你说人家会怎样看你啊?

  你自己好好想想吧!」老王说完,便撇下秀慧不顾,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房间内便留下可怜的秀慧,独自在痛哭着。

  离开了秀慧家后,老王便马上飞快地返回毗邻寓所中。

  此时他才发觉自己已是满身冒汗!

  刚才的情景,着实令他害怕得要死!

  更担忧着秀慧往后的动向?

  事情,又能否如自己铺排般的顺利?

  事而至此,要回头也回不了!

  大不了便一走了之吧!

  此时的老王,已是满脑歪理邪念的了。

  在定过神来后,他却又为奸计初嚐便巳得呈而暗自高兴起来!

  昨夜那一幕幕的香艳情景,自己爬在漂亮的秀慧身上,更在她那青春娇美的肉体上两渡春风!

  那快感着实令人回味无穷!

  想到这里,老王咀角又再泛起了丝丝的Yin笑了。

  事发后已过了两天了!

  秀慧在这两天里,已甚小踏出家门,只独自躲在家里偷偷地哭泣着!

  她害怕一出家门,便会看见老王!

  他那张咀脸,和那身长得如头肥猪般的身躯,却一直停留在秀慧脑海里缠扰不散,折磨着她的身心。

  而这两天里的老王,亦一直无心工作!

  他不但把手上的生意都全推掉了!

  而且还老把店子关上后,便悄悄地躲回家里。

  他此举亦正好可监视着秀慧的一举一动,以防万一!

  而秀慧的美色,亦着实令老王这头老Yin虫念念不忘!

  满脑子充塞着贪婪好色的他,会轻易地就此罢休吗?

  在黄昏过后,天色已渐渐步入黑夜了。

  这天老王在回家后,便一直在不停地喝酒!

  更不时探头往窗外察看。

  看到毗邻的房子已亮起了灯光后,他便马上显得雀跃起来了!

  手中拿着的烈酒,更一口又一口往肚子狼狼地灌下去。

  看他心中,还似在盘算着一些甚么似的?

  不消一会,整瓶酒也给他喝光了!

  酒精不但令他全身发热,胆子更又可壮大起来了!

  在不知甚么时候,老王身影,已悄悄地於秀慧的房子窗户外出现了!

  当他看到,一身只仅披了一件薄如婵翼睡衣,独自在家里发呆的秀慧后,一股熊熊的欲火,已随即在老王体内燃烧起来了!

  忽地几度大门被拍打的响声,令一直在发呆的秀慧,下意识地前去打开了家门。

  但当她抬头一看后,门前站着的人,那一张令她既恨又害怕的咀脸,却猛然地把原本呆若木鸡当中的秀慧唤醒过来!

  看见站在门外的人原来是老王后,登时令秀慧产生了一股恨意,她连随想也不想,便愤力地把大门关起来!

  可是,老王的肥大手掌,已抢先地阻挡着大门关上!

  而且更在他使劲地一推下,令企图把大门关上的秀慧,也登时被推得连连后退!

  而老王亦把握好时机,可顺利地登堂入室了。

  老王走进了秀慧房子内后,大门才被猛然地关上!

  这时的老王,不但满身酒气,面目胀红!

  那张色迷迷的长相,还着一脸轻佻傲慢的!

  令秀慧马上产生了一种不安的预感!

  色迷迷的老王,这时还向秀慧说道:

  「嘻…

  嘻!

  嫂子怎么了?

  你不欢迎我吗?」惊惶失措下的秀慧,亦连随质问这:

  「你…

  你过…

  来干…

  干甚么啊?」老王又笑着说道:

  「怕嫂子寂寞,我便专诚过来看看你的嘛!」秀慧亦杏眼睁圆地答道:

  「呸!

  我…

  我那用你来关心,请你马上离开吧!」仍是一脸轻佻的老王亦马上答道:

  「呵呵!

  嫂子要跟我反面了!

  那好啊!

  你欠我的钱,那现在还给我吧!

  还给我后,我便离开吧。」这登时令原本满腔怒意下的秀慧,随即无奈语塞地答道:

  「我…

  我现在那…

  那有钱还…

  还给你啊!」老王又说道:

  「欠我的钱也还不了!

  那你还想赶我走吗?

  恐怕没那么容易啊!」秀慧这时已偎缩於客厅的一角之内,无奈地低头无语!

  而老王这时也亦步亦趋的向着秀慧靠过去!

  他还展露出一面Yin笑,无耻地向秀慧说道:

  「嘻…

  嘻!

  没钱还我也不打紧的,老王一向万事也可有商量的!」无知的秀慧,还察觉不到老王用意,竟还向他问道:

  「那…

  那你想我怎样?」老王这时已窜至秀慧的身后,还靠向她耳边说道:

  「嘻…

  嘻!

  没钱还吗?

  不打紧的,那嫂子先行赔点利息给我作抵偿便可啊!」已被逼至无路可退的秀慧,只能坛抖地向他问道:

  「我…

  我还有…

  有甚么可…

  可给你…

  你作利息啊?」此时面上已露出狰狞笑意的老王,突然伸手至秀慧那秀发间拨弄着说道:

  「嘻…

  嘻利息嘛!

  嫂子若答应的话?

  利息要怎算便怎算吧!」背向老王的秀慧,仍是低头无知地问道:

  「那…

  那你要我要答应你些甚么啊?」老王的一双肥大的手臂,已代替了说话来回答了!

  臂弯已不由分说地从后把秀慧紧紧地环抱起来了!

  这突然其来的侵袭,令秀慧想逃也逃不了!

  思想再无知的?

  恐怕此刻亦可差想得到老王的用意了。

  阵阵的恐惧感,倾间已透至秀慧全身了。

  欲火焚身的老王,更靠向秀慧耳边说道:

  「嘻嘻嘻!

  以嫂子长得这么美嘛,来陪我亲亲玩玩,就当作是利息补偿吧!」虽被紧抱至动弹不得,但秀慧仍极力挣扎着叫喊道:

  「不!

  啊!

  你…

  你快放…

  放开我啊!

  你想怎样啊?

  不…

  不要啊!」此时老王用那肥大的手掌来掩着秀慧的咀巴,更使劲地紧握着她下颚说道:

  「嘿!

  怎到你说不,你欠我的数目也不小啊!

  放且嘛,不是我找警局里的朋友照应着,你那老公,恐怕不被人在监牢里活活打死才怪啊?」一听到丈夫的安危,竟然给落在自己的手里!

  这不禁令秀慧登时整个人给凝住了。

  连串的鬼话谎言,却正中了秀慧的要害!

  老王便紧接地吹嘘道:

  「嘿!

  你老公的事亦得依靠我!

  若想他在内里别受苦的话?

  嫂子就别要令我不高庆吧!」秀慧这时已不知如何是好了?

  一双充满着泪光的眼睛,只忧忧地凝望着前方,整个身子亦没有再挣扎了!

  被老王这头老Yin虫抱在怀内的她,此刻看来已被切切底底的被征服了!

  而老王亦看准了这时机,连随把秀慧向着睡房的方向拖拉进去后,接着砰的一声下,睡房的大门,便已给狠狠地关上了!

  房门外只隐约听到秀慧在苦苦哀求道:

  「啊!

  鸣…

  鸣,求…

  求你吧!

  不…

  不要啊不…

  啊…

  啊!

  放…

  放过我吧!

  不…

  不要这样啊!

  啊…

  啊!」而老王亦同时吼叫道:

  「妈的!

  别哭哭啼啼了,我们也不是头一趟啊!

  那晚你不是抱着我叫得蛮骚的吗?

  嘻…

  嘻…

  嘻!」房间之内,随充斥着秀慧的悲呜、及老王的Yin笑声外,就只看到两人身上的衣物,正一件一件地被抛掉到地上去了!

  随着一件女装的白色小内裤被抛掉到地上后,女人的凄怨呼喊及男人的Yin靡声音亦变得更激烈了!

  时已步入黑夜了!

  房子外的迂回山径上,已是人迹罕见了。

  除房子内所透出的光线外,四周看似是漆黑寂静的一遍?

  但在那透出仅余光线的房子外,却又隐约地传来了阵阵令人听后,也感到剌热的气息!

  此时还听到连连喘息着的老王叫道:

  「晤…

  晤!

  啜…

  啜…

  啜!

  雪…

  雪…

  啜!

  嘎…

  嘎!

  嘻嘻嘻!

  嫂子的身材真捧,人又长得漂亮!

  嘻嘻嘻!

  就让我代替你老公,给你快活快活吧!

  晤…

  晤…

  雪…

  雪…

  雪…

  啜…

  啜……」在慑於老王Yin威下的秀慧,现只能绝望地叫喊道:

  「啊…

  啊!

  不…

  不要这…

  这样啊!

  求…

  求你吧!

  鸣…

  鸣,不…

  不…

  啊!

  喔…

  喔…

  喔……」阵阵的沉重呼吸声,正夹杂着秀慧的痛苦呻吟声,不断地从房子内传出!

  只可怜秀慧在老王这头老Yin虫的胁迫下,再一次惨被Yin辱了!

  而这一夜里,老王亦表现得异常的兴奋!

  满身的欲火,亦尽情地一次又一次的发泄到秀慧身上去。

  在黑暗的夜空消散后,天际亦开始渐露处光了!

  返回房间之内,已看见昨夜在秀慧身上饱嚐兽欲后的老王,在这清早便起床了!

  看他正一脸春风地边哼着歌谣,边穿回衣服。

  而秀慧则仍卧於床上!

  细看她一头秀发散乱不堪,光溜溜的娇躯,就只有一层薄薄的被铺遮盖起来。

  在她那张俏脸上,已变得目无表情了!

  一双红肿的眼睛,只是呆呆地看着天花板上!

  面上仍遗留下两行已乾透了的泪痕!

  不是看到她胸膛仍在起伏,真以为她已香消玉殒了!

  而老王在穿回衣服后,便偷偷地向秀慧瞟了一眼,冷哼一声后,便头也不回地走了!

  老王离去后良久,一直发呆着的秀慧,这时才懂得放声地痛哭起来!

  昨夜一幕幕的可怕经历景像,仍不断地在脑海间重现!

  但任凭她哭得如可声嘶力竭,那铁一般的事实亦巳挽回不了!

  命运之神,亦似乎还未怜悯眷恋着秀慧这女子,而不幸的事情,将更会接踵地侵袭到她的生命里。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