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朋友妻只骑不欺
朋友妻只骑不欺

朋友妻只骑不欺

那一夜,我回家躲进房里,幻想着她的身体及淫荡,套动鸡巴直到射在手心里┅┅隔天下午,小诗打电话到我公司,说是对不起我,并要我晚上去她家楼下接她,她已经跟耀文讲好要和朋友去Shopping,所以可以放心服侍我以弭补昨天我未过瘾的情绪。

  当天晚上不到6点我就已经将她接上车,往淡水的方向疾驶而去┅┅一路上小诗像只温柔的母猫,紧紧地将头贴靠在我的臂膀,左手在我的裤裆上来回抚摸玩弄,裤裆内的鸡巴受不了刺激而渐渐坚硬粗长,将裤裆顶得隆起。

  小诗趁我开车无法反击,更进一步把我裤裆上的拉链扯下,用手隔着我的内裤来回挑逗。这样玩弄了几分钟,才缓缓地把我的鸡巴从内裤里掏出,用右手紧握着我的肉柱子,刚好露出一粒油亮亮的龟头,她先用力的抓紧几下,然后缓缓地套动,我的鸡巴就变得比刚才更强硬了。

  小诗又慢慢改为用食指中指和拇指合力将它拿住,这一来我鸡巴所受到的压迫力比刚才强,血液有进没出,龟头胀得更大更亮。这时小诗凑嘴过来,伸出舌头在马眼上挑来挑去,又把鸡巴头含进嘴里用,左手紧握住鸡巴上下来回套动。

  小嘴圈着我的肉根周围,缓上慢下,吞吞吐吐,再加上灵活的香舌不断地在我的肉索上挑衅,舌尖偶尔沿着鸡巴棱子伞缘来回划圈,小诗右手握着我那硬挺凶恶的阳具上下套动,左手本来紧环在我腿上,现在也弯过来帮忙,她用食指把马眼上的液体涂散开来。我的肉杆子被套得正美,龟头又受到她指头的挑逗,酸软无限,禁不住「哦┅┅」的发出声音。

  我几乎快被她逼上高峰,忍不住大力地按住她的头,屁股大力地挺上挺下,狠狠的插她一顿小嘴。小诗彷佛得到赞美一样,吸舔套动的更卖力,让鸡巴在她双唇间忽长忽短,有时她还用齿端假啮它,两颊时鼓时凹,忙得不亦乐乎!我的鸡巴在她的嘴里一进一出的,有时快有时慢,有时伸出舌头舔,不停地搞我的鸡巴。

  「喔┅┅干!操!真爽,你的嘴真会搞!干爽死了!干!」我爽得不知道再说些什么:「快!告诉我的鸡巴什么味道?」

  「好大!好美味!我爱死你的大鸡巴了!」由於嘴里还含着我的鸡巴,小诗费力地伊唔着。

  我感觉到龟头被她温软的小口包裹住了,舒畅得难以形容;小诗也觉得小嘴儿被我强劲的棍棒侵犯着,痕痕痒痒的不叫不痛快。

  「啊┅┅进来嘛┅┅全部都进来嘛┅┅嗯┅┅」小诗猛烈摇着头,一上一下地说。

  我手按住她的头往下用力一压,屁股狠劲地向上一挺,她「呃┅┅」一声,吊起白眼,粗鸡巴就都全部进去了,只剩下阴囊还贴在小诗骚黏的嘴唇上。

  「哦┅┅大卫┅┅」小诗呻吟着,含含糊糊地说:「动一动┅┅」没等小诗交待,我早就在上下抽送了。她将我的鸡巴套动得更快速,嘴里嗯哼不断。

  「啊┅┅大卫┅┅啊┅┅你┅┅你现在在干什么啊?」小诗趁我把鸡巴抽出到她嘴唇边时,用挑逗的语气问。

  「我在┅┅嗯┅┅我在干嫂子的嘴。」

  「嫂子的小嘴好不好干啊?」她又问。

  「好干┅┅嫂子又美┅┅小嘴又紧┅┅啊┅┅又好干┅┅」我回答说,而且也问:「嫂子在干什么啊?」「嫂子在┅┅啊┅┅啊┅┅」小诗说:「嫂子在被┅┅大卫干着嘴巴┅┅啊┅┅好舒服┅┅」「嫂子的小嘴喜欢被大卫干吗?」我又问。

  「喜欢┅┅啊┅┅你好棒┅┅」小诗说:「好会干┅┅啊┅┅嫂子很舒服啊┅┅啊┅┅大卫好硬┅┅好烫┅┅好爽啊┅┅嫂子喜欢被你干┅┅啊┅┅」

  於是我更撑直起身体,鸡巴凶悍的挺动冲刺着,侧眼看着她的嘴和我的鸡巴紧密的相接磨擦,不由得更加兴奋,鸡巴得无比的热烈与狂暴。

  「唔┅┅唔┅┅好大卫┅┅嫂子浪死了┅┅再用力啊┅┅啊┅┅真好┅┅你真有劲┅┅啊┅┅啊┅┅」「嫂子你好骚啊┅┅看我插死奶┅┅」

  「啊┅┅啊┅┅好啊┅┅插死我┅┅啊┅┅算你厉害┅┅啊┅┅啊┅┅哎呦┅┅这┅┅唉┅┅用力┅┅啊┅┅嫂子有点┅┅啊┅┅啊┅┅」

  「有点什么?」

  「有点┅┅啊┅┅有点快要爽出来了┅┅啊┅┅啊┅┅大卫┅┅啊┅┅再多爱我一点┅┅啊┅┅啊┅┅」我知道这淫荡的女人即使连插嘴都会发浪,哪敢怠慢,屁股干得飞快,她的嘴也迎凑得浪荡,我的鸡巴有时不小心才刚滑出口外,她就狠狠的立刻又含了进去,直是让我无法短暂喘息。

  「哦┅┅哦┅┅快点┅┅嫂子完蛋了┅┅啊┅┅大卫啊┅┅嫂子爱你啦┅┅啊┅┅射出来啦┅┅出来┅┅啊┅┅啊┅┅」

  小诗一脸迷惘,脸上又浮起那淫淫的浪笑,故意挑逗我的思绪,我忍不住用力一撑,坐直起来,整个人上下不停的耸动,几乎爽到了极点。

  「嫂子┅┅啊┅┅我要射了┅┅」

  「啊!?」小诗闻言,套动得更厉害。

  「唔┅┅唔┅┅」我说射就射,一股阳精立即喷进小诗的嘴里,大概是昨天自己打手枪解决没有过瘾,积了不少沸腾的精液,真是又浓又多。

  小诗缓缓地吐出我的鸡巴,精液沿着她的嘴角黏呼呼地滴下来。不一会儿又凑嘴过来,伸出舌头在马眼上挑来挑去,又把鸡巴头含进嘴里,用左手紧握住鸡巴上下来回套动。圈着我的肉根周围,缓上慢下,吞吞吐吐,再加上灵活的香舌不断地在我的肉索上挑衅,舌尖偶尔沿着鸡巴棱子伞缘来回划圈,露在小嘴外的部份,还有一沱白色胶黏物,把我这根粗黑鸡巴和她的小嘴混在一起。

  含弄几分钟后,小诗停下来趴在我的腿上,问:「大卫,爽吗?」「好爽啊┅┅嫂子平时也常舔耀文吗?」

  「是啊,耀文也喜欢┅┅也还很有劲呢!」小诗说:「不过没有你好!」「耀文的老二大不大?」我又问。

  小诗嘻嘻地笑起来:「最少比你大一倍。」

  「哦┅┅」我有点丧气。

  「干嘛?」她拍拍我的脸颊:「嫂子喜欢你啊,都肯给你干了┅┅」「嫂子真的舒服吗?」

  「什么真的假的,舒服就舒服嘛!」小诗嘟起圆圆的嘴,「啧!」在我脸上亲了一下。

  我把渐软的鸡巴塞回内裤里,拉上拉链专心开车。

  我们到淡水码头吃了些东西,又顺着原路开上关渡大挢,沿途兜风┅┅不知不觉地开到了林口,此时已是晚上10点多了。我担心地问小诗:「这么晚了,有没有关系?」她说耀文今天去同事家打麻将,不会那么早回去。

  想到今晚她尚未泄身,看来我得找个地方好好地插插她,免得她欲火难捺剥了我的皮!於是我把车子开到了一间名叫「野宴」的MOTEL ,将车停妥后,拉着她的手走上房间的阶梯┅┅(PS:「野宴」这间MOTEL 不错,各位有空可以过去看看。)「让你爽个够!好不好?」我把她的衣服脱掉,紧抱着她往床上坐。

  说着,小诗已经挪过来跨到我肚子上,一手扶住我的鸡巴,一手撑开她的浪,移准了位就一屁股坐下来,接着就慢慢摇动起臀部,然后越摇越快,连带那一对乳房也晃动如惊涛骇浪。我不可思议的看着心目中端庄的嫂子,才知道原来她内在是这样的淫荡。

  「看什么?」小诗故意刺激我说:「大鸡巴哥哥,干我啊!我还怕你没劲儿了呢!」我一听,鸡巴忿忿的猛然挺动:「笑我?奶敢笑我?插死奶!」「我┅┅啊┅┅我才不怕┅┅啊┅┅我才不怕插┅┅啊┅┅啊┅┅」「嫂子,没想到奶这么骚,这么浪!嫂子┅┅」我大着胆子问:「奶常偷情吗?」「要死了!问这什么话?」小诗自然不会承认:「也才┅┅和你偷情而已。啊┅┅啊┅┅」「可是奶好浪啊!」

  「因为嫂子┅┅啊┅┅爱你啊┅┅」小诗边呻吟边问:「你以前┅┅啊┅┅看见嫂子┅┅啊┅┅不想上我吗?

  ┅┅」

  「想,好想!」我说:「可是奶是嫂子┅┅」

  「啊┅┅现在┅┅被你干上了┅┅啊┅┅什么感想?」「爽┅┅爽死了!」我说。

  「哈┅┅哈┅┅」她笑说:「色大胆小┅┅」

  「骚婆娘┅┅」我咬牙说:「我马上就可以插得奶求饶!」「是吗?」小诗故意又用力坐了两下,用她的小穴磨着我的鸡巴:「唷!真的哩!好大卫,别干坏了嫂子喔!」我听她这种荤言腥语,鸡巴马上又挺得铁直,猛一翻身将她压上床,暂时不去插她,而是将我的舌头缓缓的靠近她的大腿根,轻轻地扫过,时而轻时而重,时而上时而下,时而用打圈的方式慢慢舔上她的小穴┅┅拨开她的小穴口,用食指轻轻地抠,由上到下,由左到右,缓缓加重力气把拇指用S形的方法揉,舌头在小穴口爬来爬去,舌尖用力舔上她的阴核,上下迅速扫动┅┅慢慢地把我的鸡巴送到她的嘴旁,用鸡巴头轻轻撬开她的樱桃小口,时而进时而出,时而让她用舌头从鸡巴根舔到鸡巴头,用舌尖绕着龟头颈慢慢地舔,用牙齿轻轻咬住鸡巴,用小嘴含住鸡巴头来回转动┅┅我的另一只手轻轻地抚摸她的胸,用食指和中指夹住她的乳头,有时用拇指捏着这样揉。

  「啊┅┅啊┅┅啊┅┅」小诗终於受不了了:「大卫┅┅我┅┅好痒┅┅好难受喔┅┅喔┅┅你别再┅┅喔┅┅别再┅┅逗我了┅┅」由於嘴里还含着我的鸡巴,只能用鼻音伊唔地喊着:「大卫┅┅我要你的┅┅大鸡巴┅┅快点┅┅喔┅┅喔┅┅」

  「嫂子,奶要我的什么?我听不清楚。」

  「我要┅┅我要你的大鸡巴┅┅大鸡巴┅┅喔┅┅喔┅┅」「可是奶还没舔够ㄝ!」

  「喔┅┅求求你┅┅小穴受不了了┅┅」

  「我要奶把我的鸡巴舔硬一点,含住我的卵蛋用力吸,用舌尖舔我的肛门,让我爽了鸡巴就会变得更硬更粗,才能把奶干到爽死奶。」

  小诗听我这样说,忍不住赶紧含我的鸡巴、吸我的睾丸、舔我的屁眼┅┅为了满足她,含了5分钟后,我把鸡巴从她嘴里抽出,轻轻敲打她的嘴唇再让她含一含,将她的右腿上拉跨在我的左肩,用我的右手拉着她的左小腿,缓缓往外扳开,接着把鸡巴从她嘴里抽出放到她的小穴口,用左手握着我的鸡巴,慢慢磨着她的小穴,只让她的小穴含住我的鸡巴头┅┅

  「喔┅┅喔┅┅喔┅┅大卫┅┅」小诗发狂似的叫出淫浪的声音,双手紧紧抓住我的手臂,指甲抠住我,像要刺穿一样。

  我不急不徐地用我的鸡巴头继续研磨,忽进忽出,舌头更没闲着地舔她的乳头,这样挑逗她近10分钟,终於忍不住她淫荡的表情和发浪的叫声,狠狠地把鸡巴全部插进她的小穴,抵住她的花心用力旋转,大进大出,用力抽动。大叫一声:「干死奶┅┅干死奶┅┅」马上急急地操着鸡巴插进她的小穴,狂风暴雨般的猛起来。

  这一来两人就都没空说话了,小诗只是忙着「嗯┅┅嗯┅┅啊┅┅啊┅┅」的骚叫,我没命的前后抛动臀部,让阳具闪电般的疾插着,干得小诗水花四溅,「哥哥、弟弟」的乱喊一通。

  插着插着,我和小诗逐渐都有点劳累起来,一个不小心,双双滚下床,模样狼狈不堪,两人忍不住咭咭的对笑起来。

  我将她抱回坐在床上,双脚轻轻的跪坐在小诗前面,一双眼睛贼贼的在她脸上、胸前不停地来回搜索,手上将鸡巴使劲套着,难得有机会把小诗看得这样真切,尤其她那娇嫩的脸蛋、红润的芳唇、丰硕的乳房,浑然天成,无处不美,着实恨不得低头咬上一口,早就告诉自己有一天一定要狠狠的干进这美丽的身体,让她在身下婉转娇啼。

  下定决心,并且发挥无穷的想像力,幻想和小诗销魂的情境后,鸡巴受到影响,硬得更胀更大,我痉痉的缩起肚子,整个人难过得抽弹着,从跪坐慢慢直起身体,手掌握紧鸡巴没命的晃,眼看就要了爆炸了。

  宾馆的床不高,我紧张的高跪起来,那阳根就直指小诗的脸蛋。她从闪动的睫毛下看见我红蘑菇般的肉菱子,差点碰到自己鼻尖,「真要命,如果他射精出来,必然喷满自己一脸。」想起精液热烫的骚味,小诗忍不住又张嘴将那龟头含进嘴里。

  小诗用右手把我的鸡巴缓缓抽出,扶着我的阳具,左手也加入了,爱不忍释的细抚着我的龟头,先用力的抓紧几下,然后缓缓地套动,我的鸡巴就变得比刚才更强硬,龟头胀得更大更亮。小诗凑嘴过来,伸出舌头在马眼上挑来挑去,又把鸡巴头含进嘴里,用左手紧握住鸡巴上下来回套动。圈着我的肉根周围,缓上慢下,吞吞吐吐,再加上灵活的香舌不断地在我的肉索上挑衅,舌尖偶尔又沿着鸡巴棱子伞缘来回划圈,不仅不介意我往前顶,而且还配合地尽量多把鸡巴吃进去,可是她的嘴巴不够大,所以她最勉强也只能含进一半,那是她的极限了,她忙碌地替我舔咂着,同时用黏腻的舌拖舐着我的茎杆子。

  此时我已是强弩之末,哪还忍得住她这样的刺激?我用力把小诗往上拉,再次将身体整个压上去,左手将她的右腿抬起紧紧抱住她的小腿,已她的大腿当支柱,右手握住肉棒往她的小穴贴近,让阴阜和龟头的前端相碰触到,鸡巴棱子缓缓在小穴口上下来回摩擦十几次后,顺着湿滑的浪液,不费力气地插入她淫糜的骚穴里。

  她屁股开始不安的向上零星抬动,我每一顶,小诗娇娇地就「嗯」一声。那腻腻的鼻音更撩动我的神经,让我火上添油,冲动再冲动,终於受不了了,藉着床的弹性,只用单手撑着床,架着她的双腿,缓缓的抽送起来。深入浅出,抓着她大腿的手掌还有闲暇空出食指,捻在她的阴蒂上,小诗不禁苦苦的辗转扭动,我虽然受到她的推阻,还是尽量加快速度。

  小诗忍不住想叫,却又爽得没了气力,只能低低声的「呜┅┅呜┅┅哦┅┅哦┅┅」轻哼,并将头靠在床上,脸上妩媚万千,又痴又喜。我低头再吻住她,她马上回应的和我吸吮在一起。

  渐渐地我越抽越用力,她也挺着腰迎凑着┅┅我突然感觉到她的穴儿又在痉挛了,依照上次的经验,猜测她快要高潮了,连忙加重马力,回回深刺到底,同时也让她的膣肉爽快地磨过龟头。

  小诗很快地便全身都抖动起来,再加上高潮的美感,彷佛飞翔在神仙天界那般,她快活死了,四肢先是将我牢牢锁住,突然一松,重重地摔回床上,表情茫然恍惚,有一气没一气。

  我见她泄身了,赶紧再加快速度,重重的再多插十五、六下之后,慢慢放慢抽插的频率,将坚硬粗大的鸡巴整根泡在她的小穴里,享受她滚烫的阴精带来的酥麻快感┅┅几分钟后,泡在穴里的鸡巴彷佛不泄不快,在她浪穴里一挺一挺的,於是我再次用力挺起屁股,粗壮的鸡巴没预警的戳进了大半根,「啊┅┅」小诗自然反应的叫出来。紧接我便连着几十下厉害的刺入,顶得小诗要死要活,整根鸡巴都干进去了。

  「啊┅┅啊┅┅」小诗又受不了地浪了起来。我急忙将小诗抱起,让她面对面分开腿坐到我腿上,阳具正好挺硬在门口,两人同时一用力,淫湿的穴儿和硬挺的鸡巴,就紧密的相认了。

  「啊┅┅大卫┅┅真好┅┅你┅┅好硬┅┅好长啊┅┅」这样的体位,我只能捧着小诗抬动她的屁股,抓着她的臀肉,用力的上下抛动。可能小诗以前没被耀文用这样子的姿势插过,真是浪个不停,四肢紧紧缠住我,好像希望能就这样干一辈子。

  「喔┅┅喔┅┅大卫┅┅哥哥┅┅你好棒啊┅┅怎么能插┅┅到这么┅┅深┅┅我┅┅啊┅┅从没┅┅哎呀┅┅被人干到┅┅嗯┅┅嗯┅┅这样深过┅┅好舒服啊┅┅好舒服┅┅喔┅┅喔┅┅」「骚货,插死奶好不好?」

  「好┅┅插死我┅┅我愿意┅┅啊┅┅啊┅┅每次┅┅都顶到上心口呢┅┅啊┅┅好棒啊┅┅好棒的大卫┅┅好棒的鸡巴哟┅┅嗯┅┅嗯┅┅」

  「看奶以后还浪不浪?」

  「还要浪┅┅要浪┅┅要又骚又浪┅┅啊┅┅啊┅┅让哥哥再来干我┅┅啊┅┅啊┅┅我美死了┅┅喔┅┅」我把她放到床上,压在她身上持续埋头苦干,她则浪叫着闭眼享受,经过我近百下的猛烈攻势,小诗一波又一波的喷出淫水,最后她被我搞得精疲力竭,连续被推上三次高潮,紧捉着我的头,发抖的说:「大卫┅┅别┅┅再┅┅动┅┅我真的┅┅受┅┅不了了┅┅」

  此刻的我已经欲毒攻心,鸡巴硬得像根铁条,抽插得更加用力┅┅小诗的生理和心理都反应出前所未有的极度激昂,熟练地摇晃着屁股迎合我年轻热情的鸡巴,更用手环抱住我的腰前后捋动着。

  此时我所有的灵魂都集中到灼热的肉棒上,甚至能够清晰地感觉出来前列腺液珠滚过尿道,整个人都快要燃烧起来了,面临溃决的边界,鸡巴猛涨,硬得发痛,每一刺都狠狠的抵到小诗的花心,让敏感的龟头享受到最大的快乐。我彷佛受到鼓励,更卖命的抽动,双臂撑着上身,眼睛看到小诗摇晃的大乳房,屁股飞快的抛着。

  小诗看我尽力的样子,心里也很甜蜜,她稍稍抬起头,樱唇去含我的乳尖,还用舌头逗弄起来,我被她舔得发麻,低头也吃起她的耳朵,伸舌去搔那耳孔。

  小诗小浪穴被干,耳边听着男人粗重的喘息,无法再忍耐,四肢紧紧将我锁住。

  「啊┅┅啊┅┅我┅┅又泄了啊┅┅」在大叫声中,她高潮了。小诗的膣肉又开始颤栗,鸡巴被她裹得粘粘蜜蜜,脊骨一阵酸美,龟头狂胀。我被她叫得心急,狂抽几下,接着马眼一开,滚烫的浓精没了约束,一阵接一阵地急射入小诗的身体,在子宫里面射出了又浓又多的阳精┅┅休息了近半个小时,时候也不早了,大战完毕后,我翻落在小诗身边,还记得给她高潮后的爱抚。小诗舒服的靠在我怀里,满足地说:「我从来没有这么爽过!大卫,我已经无法失去你了┅┅」我讶异的睁大眼睛:「那是不是插得很深?」小诗告诉我插起来的感觉,说的确很深很舒服。

  「啊呀!」小诗惊奇的说:「你怎么又硬了?」原来我听小诗叙述她被我抽插的感觉,不觉得鸡巴又抬起头来。

  「走,我们一起洗澡去。」我把小诗抱起,边吻边往浴室走去。

  进到浴室,小诗还害羞地双手抱胸,还背着身,故意不让我看她的身体,但是她光是背部和屁股就已经够美了,我顿时当场举枪致敬。

  我打开洒水莲蓬,试了试温度,然后将两人身体都先打湿。小诗说她想要洗头,我自告奋勇,提议要帮她洗,小诗也同意,接受我的体贴。

  因为浴室空间有限,我自己坐在浴盆边缘,要小诗坐在浴盆内,她怕脏,只肯蹲着。我先将她的头发淋了些水,然后取过洗发精为小诗搓揉起来。她的头发又长又多,平常自己洗恐怕相当吃力。

  起先小诗是背对着我,后来我要洗她的头发尾端不方便,便要她转身过来,她乾脆趴在我的大腿上。我十分小心,不让泡沫去沾到她的头发眼睛,小诗看见我认真服务的表情,不禁笑了笑,因为我的大鸡巴正挺硬在她的眼前。

  我知道小诗在笑我的硬鸡巴,可是还是一脸正经,专心的为她洗头。

  小诗看着那鸡巴,它还在一颤一颤的抖着,便用右手食指顽皮的在马眼上逗了一下,那鸡巴立刻撑得笔直,她吃吃的笑着。接着,她沿着龟头菱子,用指尖慢慢的划了一圈,让龟头胀得发亮,没有一丝皱纹。她又将掌心抵住龟头,五指合拢包住鸡巴,再缓缓抽起,我美得浑身发抖。小诗更开心了,她继续着她的挑逗,重复的做了几次,那马眼就有一两滴泪水挤出来了,小诗将那泪水在龟头上涂散,又去玩龟头背上的肉索,上上下下来回的轻摸着,看来这次帮她洗头发已经算是值回代价了。

  小诗很温柔的去捧动我的阴囊,然后作出一个邪恶的眼神假装要用力去捏,我马上恐怖的摇摇头,也作出投降的表情,她非常得意,为了表示她善待战俘起见,她张开小嘴,在龟头前端吻起来,我的马眼上又流出几滴分泌,她用舌尖将它们拨掉,抚散在周围,然后轻轻的吮起来。

  小诗嘴小,分了好几次才将龟头整个含住,而我还在帮她洗着头,她不能动作太大,以免咬了我,於是尽量鼓起香舌,在龟头上到处舔动。

  「嫂子┅┅我┅┅我要帮奶冲水了┅┅」我支吾的说。

  「你冲啊!」她因嘴里有东西,说话含糊。

  我取来莲蓬,先从发稍冲起,当我逐渐冲到她后脑勺时,她仍然不肯放开龟头,我便直接淋在她头上,她居然还是含着任我冲,於是我细心的帮她洗乾净每一丝泡沫,撩直她滑顺的秀发,等全部冲完了,她还在吸着。

  当我捧起她的脸,说:「乖!来洗澡。」她才依依不舍的放开。我缓缓扶她起来,我们都站到浴盆外面,小诗拿起沐浴乳,挤了一些帮我擦着,我也帮她擦着。

  她将我的胸膛打满了泡沫之后,上前再抱着我,伸手到我背后去抹。我拥着一副又软又滑的胴体,底下的硬阳具便顶在小诗的小腹上,我将小诗反转身来,也从后面伸手到她胸前揉着,她闭上眼睛让我充份的擦动,但是我的手却老在双乳上流连。

  我先是在乳底搓着,同时帮她按摩,然后慢慢占有整个乳房。小诗丰满肥嫩的胸肉让我爱不释手,加上沐浴乳液的润滑,不止小诗舒服,我的手上更觉得过瘾。我又去捏着乳头,那两颗小红豆早就原本就骄傲的向上指着,经过抚弄之后也变得胀硬。我贪心不足,左手掌握着小诗的右乳,用左手小臂在她左乳尖上磨动,右手抽调出来往小诗的腹部摸去。小诗不晓得是舒服还是痒,不自主的扭动身体,我的鸡巴正好搁在她的屁股缝上,被她扭得舒服,又一跳一跳的抖起来。

  我用手掌在小诗的肚子上滑动,还去挖她的肚脐眼儿,小诗笑得花枝乱颤。

  这时候,我左手也放弃了在乳房上的据点,往下侵略,越过小腹,摸到了她的阴毛。

  「奶这里还有一些头发没洗到。」我说。

  「那是你的责任啊!」小诗说。

  我的手指温柔的在那黏腻的范围中擦拭着,小诗双手回抱着我,仰头搁在我的肩上,我就低头去吻她的颈子,她「啊┅┅」的低声吐气。

  她已经开始在发抖,我的一只手负责她敏感的小嫩芽,一只手在更低的缺口处摸哨,她想要发出一点声音表示鼓励,却又被我将小嘴吻封住,只得伸出舌头和我对战起来。

  我恶劣地加重指上的动作,小诗越抖越厉害,要不是我搂着她,一定会跌到地上,她已经双腿无力,站立得很辛苦。我怕她太过激动,放开她将她扶着,她坐到浴盆边上喘气。我让她休息,蹲下身来,为她洗脚。

  小诗颓靡的坐在那里,看见情郎细心地在帮自己搓揉脚掌,不免心满意足,幸福的微笑起来。我缓缓站起身来,小诗依然坐着,又挤了一些沐浴乳,帮我涂在身上。刚才我的胸膛她已经抹过了,她将我拉转过来,为我擦背,我的肩背宽厚,让她有一种可以依赖的安全感。

  她擦着擦着抹到我的屁股,我忍不住竟然嘻嘻笑起来,因为我这里怕痒,小诗这可抓到报仇的机会,东抓西揉,还伸到我的屁股缝搔着,我连忙低声求饶,小诗手再一伸,穿到前面,柔情的为我抚着阴囊。

  我的鸡巴立刻又重新抬头高举,转回身体,小诗满手泡沫的合上去,在坚硬的鸡巴上洗起来。她被沐浴乳润滑了的双手,上下来回地为我搓洗,那和平常我自己弄的自然大不相同,鸡巴被洗得更胀更硬,连小诗摸着都红了脸笑起来。

  小诗知道我很舒服,她想去舔却又满是泡沫,就两手合掌替我套起来。手掌直接摩擦在杆子和龟头上,把我的神经末稍抽得浑身发麻,忍不住便「呃┅┅」

  的叫起来,小诗乐得连连加重手上的动作。

  她抽了一会儿,又有了新的主意,她让我继续站着,自己则爬起来到我的背后,右手伸在前面依然套着鸡巴,左手抚在我胸前摸索,然后用乳房在我的背上磨着。我如何受得了,回手揽住她的两片小屁股,更满意的轻抚起来。

  我一边吊着眼一边说:「奶自己已经┅┅洗好了┅┅这样会┅┅会把奶┅┅再弄脏的┅┅」小诗套个不停,说:「不要紧,再洗就是嘛!」鸡巴就算再强悍,也抵挡不了温柔的侵蚀,一阵阵酸麻从身体各处集中到坚硬的棒子上,突然龟头更形粗涨,马眼一张,浓精疾射而出。

  她在我身后虽然看不见,但是从我的呼吸和身体的颤抖也知道我射了。她放慢手上的动作,缓缓地将我的馀精都套挤出来。我吐了一口长气,转过身将她抱住狠狠的吻,小诗嘤咛一声,也将我抱得死紧,良久才分开来,小诗再取来莲蓬头,将两人身上都冲净。

  这澡洗得太长了,转眼间已经凌晨一点,担心太晚回去会引起耀文的怀疑,即使仍有些意由未尽,还是赶紧开车送她回去,反正以后有的是机会!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