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知性女人婉清
知性女人婉清

知性女人婉清

三十岁已婚六年的知性女人婉清,从来都没有想过,身为法学名讲师,向来以孤傲冷艳形象示人的她,会跟随前面的男学生,走进校外一间宾馆……然而此刻的她,却如同着了魔一般,害羞地红着脸,一步步紧紧跟随着男生的脚步。宾馆登记处的服务生是一个有些微胖的女人,她查看婉清身份证的时候,意味深长地打量了她几眼。婉清穿着一件修身的黑色小西装,下面穿着同样色系,刚刚遮住臀部的短裙,一双笔直修长的美腿包裹着黑色丝袜,脚下踏着黑色尖头细高跟。

  不得不说,婉清是这名服务生见过最美的女人。但她这身可以说是既充满职场气息,又淫荡非常的打扮,却让她疑惑不已。

  她狐疑地看了看婉清的身份证,又盯着婉清的脸和高耸的胸部看了几眼,那眼神分明在问:一个气质优雅,容貌清丽的小少妇,居然专门来大学找男生开房。

  婉清一声也不敢吭,她只是低着头,红着脸,看着男生办理入住手续,全然没有了平日里在讲堂上的气场。

  因为这一刻,她的心情是复杂的。

  有一些害怕,但更多却是期待,期待着这个男生即将带给自己的,隔着网络无法给与的特别感受。

  仅仅只是这样想着,她便觉得自己那空荡荡,没有穿内裤的下身,湿润了……时间倒回到两周以前。

  婉清因为和老公长期的争吵,终于分居了,独自搬到自己代课大学校区附近的一所公寓。

  学校在浦口,远离市中心,很多地方都很荒凉,所以公寓附近几乎除了一些小卖部,大部分都是等待开发的荒地。婉清在学校办公室里听同事说过,这一片区域曾经发生过农民工奸杀大学女生的恶性案件,所以每天下班回家的路上,都是提心吊胆。

  这一天婉清独自走在回公寓的路上,黄昏夕阳洒落在空旷的区域里,把她原本就窈窕的身影勾勒的更加细长。

  她今天穿着一件白色衬衫,下面是黑色丝绸面料的高腰裤,搭配黑色尖头高跟鞋,显得气质出众。婉清是个比较保守的知识女性,或许是长年学习法学的缘故,以至于她虽然有着纤细苗条的身材,却从来不喜欢穿裙装。

  就在这时,一辆摩托车忽然从身后疾驶而过,一把抓住婉清挎在左肩上的皮包。

  巨大力量拉扯住她的瞬间,她才反应过来,自己遭到「飞车党」抢包了!

  想到皮包里装着自己重要的课件资料,婉清尖叫了一声后,本能地抓住了皮包的带子。但是,飞车劫匪的力气太大,转眼便把皮包肩带扯断,还将婉清拉倒在地上,擦伤了小腿。

  「抢劫啦!」婉清无助地呼喊了一声,然而她此时所在的位置,前后就算最近的小卖部也有一公里距离。

  忽然,从婉清身后蹿过一个身影,是一个身高一米八左右的男学生。

  他箭一样冲了上去,不仅追赶上还未来得及提速逃离的摩托车,还一把从劫匪手中扯下了皮包。

  婉清愣愣地看着那个男学生在夕阳中走向自己,居高临下地看着她,淡淡地说了一句:「你的脚伤到了吗?」她第一次觉得自己在讲台上的强势是那么无用,第一次觉得男人并不是那么可恨……这是她和他的相遇。

  后来她得知,男生姓冷名冽,在浦口一所大学就读大二,那天刚好在那所学校附近参加一个活动。

  冷冽是一个奇怪的名字,但却和男生高高瘦瘦,却有些冷酷的气质很符合。

  她和冷冽,分手时留下了对方的手机号。

  那是2006年,苹果第一代智能机还没上市。

  回到公寓后,他和她开始用短信聊天,后来他也换了塞班系统手机,于是两人就在QQ上互相加了好友。

  起初的聊天内容大部分关于校园生活。

  直到有一天,婉清和老公在电话里再次大吵一架后,把自己捂在被子里哭了一个小时。

  那一次,是他第一次对她提及,『SM』。

  「你需要一个发泄的渠道。」

  他在电话里的声音很平静,似乎早已洞察了她的一切,甚至连她强忍着自己哭过的事实,也逃不过他电话里的耳朵。

  「我不知道……我……」

  她被他猜中了所有的一切。

  丧偶一般的无力婚姻,让婉清在欲望高涨的三十岁年龄,常年累月地只能以悄悄自慰缓解心灵和生理的苦闷。

  而这种自慰,反过来又带给她无尽的负罪感,焦虑,自责。

  「这不是你的错。」他的声音略微缓和了一些,但依然是冷冷的,不容质疑。

  婉清不得不承认,自己有些庆幸,没有挂掉这个男生打过来的电话。

  她有些喜欢上冷冽的声音了,喜欢上那种带着一丝命令和坚决的嗓音。

  「我要你一边跟我打电话,一边自慰。」

  在一个气氛暧昧的午夜,他命令道。

  婉清先是愣了一下,紧接着,感到自己的下身传来一阵暖流。

  那是自己老公即使拥抱和亲吻自己,也不曾有过的感觉。

  「不……这样不好……」

  婉清的脸涨的像煮熟的螃蟹一样红,她不知道是手机的听筒在发烫还是自己的脸颊。

  她太羞涩了,从来没有过的感觉,自己明明在大学里都是高昂着头面对每一个人,同事也好,学生也罢,任何人在和婉清交往的时候,都会认为她是干练强势的高知女性。

  但她在他的面前,哪怕只是在电话里,却总是难以自制地透露出柔弱顺从,害羞的一面。

  「不要跟我说不好,你知道自己想要这样。」

  他又说中了。

  因为仅仅是听着他带着强势语气的话,她的蜜穴都已经流出湿滑的汁液。

  那一夜,她按照他的要求,一手拿着电话,一手伸到了自己匀称修长的两腿之间,爱抚着那粒敏感娇嫩的突起。

  「嗯哼……」太奇怪了,明明自己以前也都是这样抚摸自己,现在只是多了一个手机和一个听众而已,为什么会感到这么刺激?

  婉清压抑着,试图不让自己发出过于淫荡的呻吟。

  但冷冽在电话中的指令,却向魔法一样,指引着她。

  脱掉已经被蜜汁打湿的内裤,冷冽竟然要她拿着内裤,用鼻子靠近裆部湿透的位置,仔细闻了以后,告诉他是什么味道。

  天哪……婉清觉得自己快要呼吸不上来。

  这样羞耻的事情,自己居然只是羞涩了不到十秒钟,便老老实实地照做了。

  「婉清,告诉我,你的内裤裆部,是什么味道?」冷冽的声音低沉而有力,如同带着某种魔力在她的耳边扩散开。

  「是……淡淡的咸味。」婉清的脸火辣辣地,细小的声音如同蚊子。

  「是什么让它有了咸味?」

  「这……我,不知道……」

  「不,你知道,而且你不许说不知道。」

  「是……是我下面……流出的水。」婉清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话,这太羞耻了,这简直就是承认自己是在和自己学生同龄的男生电话聊天时,动情了。

  「这也叫淫水,对吗?」

  婉清咬着嘴唇,轻轻地「嗯」了一声。

  「说出来,告诉我,你现在很兴奋,所以下面的骚穴不断流出淫水。」「骚穴」,「淫水」,这些词语,像利箭一样插入了婉清的心窝,她想到自己在大学读书时,第一次自慰的场景,那时候正是一篇有着这些粗鲁词语的小说,让她在寂静的夜晚,躲在被子里自慰了两次。

  被一个大二学生形容自己的性器是「骚穴」,婉清心里感到既害羞又兴奋。

  「我这是怎么了……」她的双眼蒙上一层水雾,纤细白皙的手指不受控制地加速了在阴蒂上的搓弄。

  「你在抚摸阴蒂对不对?」

  「是……我在抚摸阴蒂……」婉清放松了下来,她开始如实地向电话另一端的少年,「汇报」着自己正在做的事情。

  她感到少年的目光,就在卧室的某个角落,直盯盯地看着她半裸的身体。

  那睡衣下坚挺起来的乳头,在丝绸布料的触碰下,变得十分敏感,婉清用肩膀和脸颊夹着电话,空出手来,隔着睡衣在乳房上揉捏。

  她感到从未有过的情欲在体内翻涌。

  「现在,我要你停下所有自慰动作,无论是抚摸阴蒂还是乳房。」「啊……怎么可以这样……」婉清咬着嘴唇,失落而又无奈地呢喃道。

  为什么我要这样……

  为什么我要听从与他的指令,而不能自己抚摸,继续自慰到高潮……婉清的内心在挣扎。

  但她却依然照着少年的话做了。

  因为在她的心底,似乎在期盼着什么,她知道自己被少年的语言控制着的时候,那种感觉和自己自慰太不相同……「照我说的做。」「是……」婉清停下了抚摸自己的动作,但身体内燃起的欲望火焰却越来越旺盛,她难耐地夹紧了她那双白皙匀称,没有一丝赘肉的大腿,试图通过挤压两腿间微微隆起的小丘,获得一点点释放。

  「分开双腿,拍下你兴奋的骚穴。」

  「啊?」婉清犹豫了。

  「做。」

  「是……」

  她又一次沦陷在少年的命令中。

  分开双腿,将手机对向自己性器的那一刻,她感到无比羞耻。

  ……

  那一晚,她获得了前所未有的高潮,那是任何一次自慰都无法比拟的高潮。

  那一晚,她第一次被这个叫冷冽的少年,带入了名为「SM」的世界。

  ……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