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恶魔使者的诞生
恶魔使者的诞生

恶魔使者的诞生



  「这……这是真的吗?已经死了吗?」

  「不!不可能!」

  「我一切都照主人吩咐去做!我不应该死的……不!我还不想死啊!」慌张
的男子沙哑的颤声显得旁徨、懊恼与一丝愤怒。

  「嘻嘻,别紧张……年轻人……」男人脑海内响起一阵阴沈笑声,彷佛能穿
透灵魂般存在。

  「我……我死了……?不……你说我不会死才对啊!」

  「嘿,冷静点……撒旦的仆人。」

  事实上,声音在这男人冰冷的嘴巴里根本发不出任何声响,如今躺在太平间
里的他,尸体光溜溜地布满着被解剖过痕迹。

  「我……我怎么能不紧张!你……你说过……我不会死的不是吗?」

  「替主人服务换取『永生不灭』是真的,但我可没说过,肉体不会死亡这种
事……」

  「可恶……你……你骗我!」懊恼的死尸看上去是个三十多岁的中年汉,生
前是个寻常上班族,恶欲扭曲的性格让他一直没什么朋友,也没有女人会看上他,
直到七年前因发掘某种邪术而召出了恶魔使者,至此成了撒旦仆人。

  「嘿嘿……谁叫你惹上不该惹得对象……」

  自从追随这股邪恶的力量之后,每替撒旦服务一次所换取到的报酬里,中年
男都能获得某种控制人心的魔力,并且乐此不疲,直到……昨夜的行动事迹败露
后,惨遭『屠魔使者』乱枪击毙。

  「不能动了……痛……为什么还会痛?我不是死了吗?」

  「啊啊……救我……不……不想死……不想死啊!」

  「你已经没有皮囊了,再怎么叫也没用的,只有我能听见你声音……」

  「可恶!」

  「唔唔……你……你说过……主人会照着我么?为什么不救我!救我!」男
人痛苦的嘶喊道,可惜外表看上去就是一具毫无反应的死尸而已。

  他的灵魂似乎因为做过某种『交易』而无法离开身体,意识内存在某种『东
西』,似乎正准备着特殊目的而蠢蠢欲动。

  「别吵!我不正想着怎么让你起来继续工作么?」

  「那……就……请你快点!我什么都愿意替主人去做……」

  「我……我不要死!求求你!我不要死!」

  「安静!安静!嗯……刚想好了。」

  「啊!真的吗?我……我还可以活过来吗?太好了……真……真的还能活过
来么?」男子声音兴奋地颤抖不已。

  「嘿嘿嘿……别这么小看自己,怎么说我也栽培你不少年了,而我们恶魔使
者既没肉体又无法在人界待太久,只好借助你们这些仆人……」呢喃的嗓音发出
低沈、令人不舒服地密麻文字,彷佛念着咒语般连串而一气呵成似地。

  「什么……啊啊!啊啊啊!」

  「呵呵,去!找具好一点的母体再乖乖替我工作吧!桀桀桀……哈哈!」

  就在此时,尸体的胸口突然裂开一个大洞,凹陷的心脏竟钻出一条肥滋滋地
黏稠大肉虫,喷出臭气,发出吱吱地怪叫声迅速滑下手术台,一扭一扭地钻进排
气管口,飞快蠕动地爬行而去。

               半个时辰后

  「哇!哇!哇!哇!」

  在同所医院里,一名年轻的少妇刚产下一名小男婴,家人们赶在哺乳室外欢
心喜地的观察着这名家族未来新成员,脸上内心都充满喜悦。

  长达数个多小时的生产煎熬,少妇刚经历过人生最剧烈的痛楚之一,只是看
到自己小孩出来那一瞬,似乎所有辛苦都有了最甜美的代价。

  强烈的倦意让少妇全身再无气力地躺在手术台沈沈睡去,毫无防备地在看不
见得暗处下方,一条毛茸茸地粗肥大肉虫正一步步地往她下体接近。

  「嗯……」少妇才因产后阴道撕裂般地扩张而有些恶露,涂抹药物后仍需要
多加休息任其复原,但肉虫一闻到上头血腥,探出的触手忍不住就往阴道内壁滑
行而去。

  (啊……怎……怎么痒痒的……好麻……)起初,肉唇有被侵入而略带麻麻
地刺痛感让少妇有些紧张,但一来实在太累、太疲倦了,二来手术台附近又四下
无人,以为是心里作用,眼睛半开半合地呢喃着,正想开口叫护士时,侵犯的感
觉居然由下体快速往上蔓延。

  (啊啊……这……这是怎么回事……啊!)

  当少妇清楚意识到自己可能被什么东西侵犯时,肉虫中央的两管触手早已探
入阴穴与肛门内长达一米多深!

  (啊……痛……好……痛!)

  吸收血气与秽气之后,肉虫尾端立即伸出六、七条细丝般地血线侵入阴道肉
壁,像被针刺入般让少妇激起一阵激烈反应,双眼立刻瞪大地浑身冷颤起来。

  (不……不对……是……什么东西侵犯我……啊啊啊!)

  接着侵入的两条肉管更像极灵活肉棒一样,不仅快速地前后摩擦,吸收恶露
后的污血,还喷出透明地黏液让产后受伤的阴道变得急促收缩而紧得要命。

  (啊……啊!居……居然……舒服……)

  (啊啊……别……磨……要高潮了……啊啊啊啊……)

  肉虫的触管就像双手一样灵活,形状又像阳具一样坚挺又带着不少肉瘤,每
摩擦肉穴一次,就会在穴壁内留下黏液,越抽越快、越黏越湿。

  (啊啊……受……受不了了……啊啊啊啊!)下体的知觉乱成一片,黏呼呼
的两处肉洞全被异物塞满,呻吟的少妇居然在短短一分钟里数次露出羞耻地高潮
反应。

  原先产后受伤的小阴唇被黏液般的虫膜喷过之后,居然感觉不到痛楚,加上
性器又被一条条血线刺激着性神经,伸手根本无力阻止被大虫侵犯,甚至只能抱
住虫躯,抽搐弓直地承受着前后两洞被挖出大量黏浆!

  (啊……啊啊啊啊!)

  少妇根本没能清楚发出求救的讯息以前,肉虫顶端又长出了一条长长吸盘,
如同呼吸罩般地稳稳套住口鼻,咕噜噜地从里洒出恶心恶臭地乳白液体,少妇摇
头地拚命想拒绝,但可耻地乳头竟硬到受不了地喷出奶水!

  (救……救命……啊啊啊啊……好……好痛快……死了……啊啊!)

  接着更可怕的是,不到几分钟的时间里,少妇便一再反覆地经历着口爆、喷
乳与两洞前后不停高潮的淫虐肉狱,空泛泛地脑子里几乎无法正常思考,除了激
烈无比的本能反应外,就是不停地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巨大高潮!

  抽插!抽插!抽插!噗吱……噗吱!抽插!噗吱!噗吱!抽插!噗吱!噗吱!

  肉虫地动作像机械般不停反覆,并且越来越发可怕快速,凶猛地触肉管不停
把虫身一点一滴挤进阴道,外露地肥躯也越变越小,最后伴随喷洒下大量滑润润
地黏稠汁液,兹兹兹地全部没入子宫里,鼓鼓地在腹部隆起,就好像又要再度临
盆般的待产模样。

  「咦……这……这是……啊啊啊!医生!医生快来啊!」就这样大约过了十
分钟后,护士才进来观察产妇情况。

  可没想到的是,不敢置信的夸张画面却是少妇肚子又再度大了起来,而且好
似比起前一胎还要更加鼓大些。

  「这……这……」急忙赶来的接生医师,却是张大嘴巴半天说不出话来。

  「啊!这……这是……医生!这是怎么回事?我……我老婆的肚子……怎么
又大起来了?」察觉异常的少妇丈夫,立刻跟着进门却被吃惊无比地画面给吓一
大跳。

  看着老婆又再度怀孕模样,内心的惊恐丝毫分不出是喜是忧。

  「啊啊……还……还要……啊哈……好痛快……哈哈……啊哈!」夸张地不
仅仅是少妇的肚皮,如痴如狂地虚弱妇人,如今正一手搓揉自己溢奶的乳房,一
手伸指在肉穴内不停拨弄,有如毒瘾发作般顾不了这般荒谬的耻态暴露在众人眼
前。

  「医……医生……我……我老婆怎么了?为什么会这样!」

  「这……这不是才生完……这……这……」哑口无言的医生依旧半天说不出
来一句话,好不容易地镇定下来后,急忙将家属给赶出产房外。

  「这!家属请出去!快……快!先帮她打一针……」就在一阵慌乱中,医生
勉强地稳住自己想替她再做诊疗,未料少妇的肚子里竟然又有了新的生命迹象,
这才连忙叫来两名护士帮忙,要替对方再度接生。

  「这……这是……我们还有另外一个孩子吗?」

  「出去!让他出去!准备手术!闲杂人都出去!冯护士!替病人注射完镇定
剂没……」

  「镇定剂准备好了……啊啊……这是……」突然,从少妇下体散发出某种恶
臭气味,来不及戴好口罩的医生与护士,谁也没料想到脑海内立刻一阵天旋地转。

  「快!」医生强忍着头晕将家属赶了出去后,却见少妇眼皮仍不停颤抖跳动,
心跳更高的吓人,痴痴地傻笑声好像某种诱人魔力般,让自己也跟着痴迷起来。

  「啊啊……痛……痛快……泄……泄了……又泄了……啊哈!啊哈!」

  恐怖的痴相出人意料地发生着,少妇非但没有因剧烈疼痛而昏厥过去,反而
露出医师一辈子没见过的高潮反应。

  突然间少妇甚至跳下手术台,直接将医师扑倒在地,成女上男下姿态强压在
地,还把对方肉棒给掏出来搓弄!

  「妳……妳……干什么……啊啊!」

  「啊哈……哈……还要……让我满足……啊哈……哈!」少妇的双眼殷红地
吓人,完全变调般地陷入歇斯底里般疯狂,可怕的不只如此,周围吸入恶气的两
名女护士似乎一个个也变得摇摇欲坠,双眼迷离,对孕妇居然能跨在医生身上显
得毫无反应。

  「哈……哈……哈哈……死……死了……」

  「住……住手……啊啊……不管了……啊啊啊啊……」很快的……医师也受
到一股无法抗拒的诱惑魔力所感染,死命抓着少妇臀部,一挺一缩配合无间地撞
击着。

  「要死了……插死我吧!啊哈!啊哈!」

  大腹便便地痴女孕妇,就这样拚命夹紧医生肉棒,一边不仅被迫『助产』推
送下,一面拚命潮吹、嘴里不停淫叫……下体更不断地喷洒着又黏又臭的恶心污
血与疯狂地恶液流个不停!

  「啊啊啊啊……射……要射了……啊啊啊!」接着医生也顾不了许多地在孕
妇肚皮里连续抖动数分钟之久,也不知究竟射出来多少精液,整个人居然削瘦凹
陷下去般,浑身流失大量水份地枯瘦老朽十多岁!

  「喝……喝……好爽……好爽啊!啊哈!」

  随着一波又一波被注满精液的痴狂孕妇,像母狗般从医生胯下抽出来时,却
见黏呼呼地阴道里头竟飞快喷射出两条恶心触手,并各自缠住两旁的女护士,直
接把触须伸入到她们的嘴巴里去!

  「唔唔!唔……恶唔……」

  女护士们原先吸入恶气之后,就已变得魂不守舍难以站立,这会又被异物侵
犯时,根本显得毫无抵抗地被阳具形状的肉触给深入喉咙来回抽插,不到片刻,
两女下体都泛滥成灾地弄湿内裤。

  「啊啊……恶……不……不行了……啊唔……啊啊啊啊……」女护士的双膝
瘫软地趴伏在地,嘴里的肉触也不知什么时候滑到了两女下体,噗吱一声地撑开
内裤直窜湿淋淋地粉嫩肉穴而去!

  「啊啊!啊啊啊!唔恶!噗吱!噗吱!」

  肉棒形状的可怕触手,就这样不停来来回回地在两女下体抽插了数百下,就
在女体感受到被热液注入子宫而高潮同时,狰狞地触手已穿破了她们两喉咙,吸
取着爱蜜与血液……一点一滴逐渐吞噬掉两具肉体的全部……

               数小时后

  「奇……奇怪,怎……怎会这么久还没出来?」门外焦急的丈夫实在等不下
去,里面的杂音早已让他心烦意乱,但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刚替自
己生完儿子的心爱妻子能平安才是最关心的事。

  「哇!哇!哇!」

  就在枯烦难耐地守在门口之际,突闻里头又传来一阵婴儿的哭闹声,这会家
属都再也忍受不下地挤进产房内,却见医生、护士竟不知去向,只见孕妇虚弱地
躺在术台上,一名女婴还连着脐带……竟滑出产道掉落在地!

  「哇!哇!哇!哇!」

  「天啊!医生呢?这是怎么一回事!」离奇失踪的医生与两名女护士,还有
留在地上的几滩血水,就在众人惊恐莫名之下,随后赶到的其他护士也只能连忙
替产妇处理完如此荒谬无理的连环怪象。

             片刻后的保温箱里

  (这……这是……为什么会变成婴儿?)

  襁褓中的婴儿刚被抢救出来,然而沉沉熟睡的可爱外表下,内在声音却像似
一名中年的男子。

  (好像……重新活过来了……但……好困……啊……)

  「哇!哇!」男子感觉似乎像似醒不过来一样,嘴里偏偏就像婴儿般哇哇大
哭起来,没过多久,果然一名护士走了过来将奶瓶塞进他嘴里,身体自己吮吮地
就吸了起来。

  (奶……奶水?这……这是什么味道?)身体的第一次知觉反应,竟是热热
的牛奶与奶嘴上的塑胶味。

  虽然这刚出生的肉体不像自己所熟悉的,可触觉却切切实实地让人感受像回
到婴儿般真实。

  (嘿嘿……重头再来过的体验如何?) 海内的恶魔使者声音,依旧没有离开地浅浅笑着,彷佛一切的事因都在他
这导演的掌握一般,细腻操控着每项步骤。

  (欧……不!我不要变婴儿了!把我原来的人生还……还给我……)

  (开什么玩笑?哼哼……难道你忘了自己已经死了么?)

  (什……什么?你……你不是说……我……还可以再活过来吗?)

  (嘿嘿……严格上来说是活过来没错,但那只是外表像人而已,身体不过是
利用魔法创造出来的一头淫魔罢了。)

  (淫……淫魔!?)男子对于这么诡异的说法,显然既感害怕又说不上为何
会莫名地兴奋起来了。

  (若不是看在替我工作这么久份上,又哪会把『淫魔转生』之术浪费在你身
上。)

  (淫……淫魔……转生?)

  (是啊,从今天起你不只是个淫魔,还将长成一名娇艳貌美地人间祸害!嘻
嘻嘻……没有什么工作比创造一头淫魔妖女更让恶魔兴奋呢……哈哈哈……)

  (妖……女?不……这是怎么回事……?)

  男子似乎还没意识到自己是个女婴,直到听完恶魔使者描述,脑袋依旧昏沉
沉地无法好好思考。

  (是啊……只可惜你本性过于孤僻又充满缺陷,这点倒是需要好好修正一下。

                 )

  (等……等等!你……你想对我做什么?)

  (别害怕,只是把一名真实女性的『假人格』植入你脑内而已……如此一来,
你就能同时扮演完美的女性,又兼具最卑劣的淫魔性格……)

  (不……不准动我的大脑!快住手……啊……啊啊!)男子知道恶魔使者手
段,但无奈的是,自己根本阻止不了对方向已出卖掉的灵魂动手脚!

  (唔唔……我……我不要……不要变成女人……不……)

  (嘻嘻嘻,别这么顽固……过些日子你就不会这么抗拒改变性别了……甚至,
还会真心感谢我……让好色的你变成人见人爱的大美人呢……)

  (住……住手……啊啊啊啊!)

  紧接着男子的大脑根本抗拒不了假人格的侵入式融合力量,随着肉体不停地
哇哇大哭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