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美人斗鬼怪
美人斗鬼怪

美人斗鬼怪

*********诡异的月色之下,神社外的悬崖之上,血燕正怀着八咫神镜,飞速向远方奔跑。许多拿着金棒的鬼则从四面八方包围着她。

  「为什么,会全部集中在这里。」血燕咬了咬牙,连掌带剑击倒两个鬼怪,却被背后留有长长舌头的『软舌』所一下子击倒,那又湿又滑的长舌头一下子将血燕的衣服弄开,露出了成熟性感的身体,鬼怪的眼中露出淫秽的目光。

  然而只是在下一个瞬间,大意的鬼怪就被砍为两半,神代美帆挥舞着薙刀从后面赶来,像女武者一样接连砍翻剩下的两个鬼怪。

  「把八咫镜交出来。」美帆摆出战斗架式,上前一步,月下的薙刀透露出凶狠地寒光。

  「哦,你以为你能做到吗?」血燕也抽出软剑,「你这个贱女人,竟然敢勾引我的男人!」「哼,飞选择了我,因为我比你更有魅力罢了!」美帆冷笑地上仰了一下额头,露出了胜利者的表情。

  「别在那里沾沾自喜了,臭女人,你的丈夫不一样扔下你投靠在我的这一边。」血燕毫不示弱地吼回去,「说到底,你也和我一样!」「昭光?」美帆愣了一下,不过马上回过神来,「那个没有用的男人,难道是他帮你拿到八咫镜的?」「那又如何?」「那他有没有告诉你,八咫镜真正的作用?」美帆看起来很得意,「上古传下来的三神器,八咫镜代代由守护巫女所封印,它诱惑着魔,吸引着魔,对于群魔诸鬼来说,八咫镜拥有无法抵抗的诱惑,谁拥有它,谁将成为鬼的目标,这他没有对你说吗,你拿到它也没有任何作用!」「哦,你错了,我想战国的大名每一个都会想要这个传说中的八咫神镜的。」血燕挑了挑眉,「而且我可以想象,神代家发现她们家族的成员丢掉了祖传的神器,会有什么反应!啊,那个女人叫神代弥生吧,她看来对你很不满喔,到时候她会怎么样呢,我好期待喔!」「你,把它还给我!」恼怒的美帆刚举起薙刀,突然间一个高大的黑影从另一边的林间窜出来,上官飞落到两个女人之间。

  「飞……」美帆上前一步,却被上官飞示意退后,男人转身面对自已的妻子。

  「把八咫镜交给我。」他伸出手。

  「哼,把它交给你,然后让你和你的情人完成如意算盘?」血燕后退一步,「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两个人的奸情,你早就想着把我给抛掉了,想我辛苦和你经营镖局这么多年,你却这么无情。」「你把雪莲也扯上了!」上官飞愤怒地看着妻子,「我在雪莲的房间里发现了赤松昭光的尸体,他想要强暴我的女儿!」「昭光,他死了?」虽然已经变了心,但美帆听到昭光之死的消息时,还是吃了一惊,「他想要强暴雪莲?」「那个男人已经疯了。」上官飞摇了摇头,「源流已经看到了我们两个人的偷情,如果我猜地没有错的话,是你或者昭光暗示她的,目地是为了将我们两个分开!」当发现源流跑出去的时候,上官飞和神代美帆为源流的事情展开了激烈的争论,双方意见分岐,这时候才让血燕和赤松昭光有机可趁。

  「那个男人,已经疯了。」上官飞看了血燕一看,「你也是,甚至不惜利用自已的女儿,究竟是什么让你如此疯狂?」「是什么?」血燕看着眼前负心的男人,突然仰天狂笑,「你问我是什么?

  难道你背着我和这个女人偷情的时候,没有想过我的感觉?」「你到底想要干什么?」美帆上前一步,手握薙刀,「八咫镜的力量不是你可以掌握的。」「其实我根本就不想要什么八咫镜。」血燕疯狂地将神镜往地上一摔,「我要的是复仇,我要你和神代家受到报应!」「你也疯了。」「是的,我是疯了,被你们活活逼疯的。」月光下,血燕的神情宛如厉鬼。

  这时候,上官飞飞身一跃,扑了上去,将血燕扑倒,抢到魔镜。

  正在此时,风云突变,四周林叶纷飞,无数妖魔诸鬼从暗处现身,围住了三个人。它们大多是手持金棒的鬼,还有一些』软舌』和』丸吞』,但最让人注目的,则是站在最前面,一肥一瘦的两个人形鬼怪。

  「挫鬼和挠鬼?」神代美帆看到这两个鬼怪之后,脸色大变。

  『挫』和『挠』是鬼怪之中强力的那一种,挫身形高大强壮,惨白的肌肤,拥有寻常人难以想象的怪力,能够将皮肤硬化。性格异常暴燥,攻击性极高,就如同它的名字一样,喜欢骨头碎裂的声音。而挠则是挫的相反存在,身体高瘦,有如枯黄一般,同样如同它们的名字拥有将身体部分软化的特殊能力,性格残忍,狡猾。

  「呵呵呵。」挠鬼发出让人不快的刺耳声音,做为高阶的鬼妖,这个枯黄的怪人拥有人语的能力。」神代家的巫女也堕落了啊,八咫镜竟然会落到外人手中。」「飞,绝不能让八咫镜落到妖魔手中!」美帆大喊着,却被挠伸出软化,有如鞭状的手臂一把卷起,抱到怀中。

  异形的鬼怪伸出细长的舌头,在美帆的脸上舔了一下,「啧啧啧啧,神代家的巫女看来味道不错啊。」然后边玩弄着女人,边发出让人不快的尖叫声。

  「异国之人呐,你已经没有退路。」相比挠那让人心里不快的阴惨声音,挫的声音则是让人十足的惊恐,像狂兽一样将倒在地上的血燕一把提起,然后粗壮的双手将血燕那雪白修长的美腿大大向外分开,极度地拉扯,女人顿时发出历声的惨叫声,但这个高大的怪物完全视而不见。

  「选择吧,交出八咫镜,献出人心,将你的女人作为我们的祭品,如此一来,你将成为我们鬼的一员!」挠再一次阴森的窍笑起来。

  「记住,你已没有选择。」挫在一旁提醒。

  上官飞看着手中的八咫镜,然后抬头望天,天际已无明月。

  ************「上官,叔叔?」源流赶到的时候,眼前的景象让女孩目瞪口呆,无数的鬼怪在四周张牙舞爪,上官飞站在中央,手里拿着八咫神镜,一动不动。

  而在他的身边,两个女人,血燕和神代美帆分别被挠和挫抓住。

  神代美帆被挠鬼抱在怀里,双手高举,整个人呈大劈腿的样子,一条修长的美腿高高抬起,将女性的蜜所完全暴露在外面。同时,挠将它的双手化为软鞭,一条紧紧地缠在女人那丰满的乳房上面,将乳房挤得肿涨无比,同时另一条却像灵蛇一样,直直在探入美帆的肉洞,从她的腹部可以明显的看到,一条弯曲的痕迹从女阴处直入子宫,然后扭曲,探伸,同时一进一出的抽插,伴随着美帆痛苦的叫声,女人的湿痕从大大张开的洞口流下。

  「母亲。」源流吓得掩住嘴巴,这简直是惨无人道的行为,异样的触手肆无忌惮地在母亲的腹中穿梭,捣烂她的内脏。

  另一外,血燕的处境也没有多好。

  挫和它的同类一样残暴,高大的巨体将血燕整个人头向下,呈一个倒人字型垂吊在半空之中,粗壮的巨手将血燕修长的美腿大大掰开,几乎让两条腿张开到极限,呈一字型。源流可以明显听到,血燕因为身体被暴力撕扯而发出了悲鸣,她的骨格在发颤,同时,挫两腿跨下的巨棒直入血燕的肉穴,女人的肉洞相比下挫的肉棒是如此的窄小,就好像攻城锤一样,那巨物碾压似地直入子宫,然后大力地抽插。挫的速度并不快,但很一次进击,那巨大的肉棒就好像要把血燕的下体碾烂似的,没有一个女人的下体能够容忍这么大的巨物。

  「快救救她们!」源流冲上前,但上官飞的表情茫然,一动不动。

  「上官叔叔,不要被他们所诱惑了!」小 女孩看着母亲被怪物活生生折磨的样子,急得心快要跳出来了,「求求你,把八咫镜交给我,我来封印住它们!」「八咫镜?」上官飞的瞳孔一下子放大,「原来你也想偷走八咫镜?」「不,我是神代家的巫女,我知道该怎么做的。」源流小心意意地伸出手,却被上官飞打飞。

  然后立即,群魔诸鬼围了上来,其中几只鬼想要抓住源流,却反被女孩用神符打倒。

  「上官叔叔!」源流焦急着呼喊,闪身躲过另一侧的攻击,鬼怪的数量众多,她却孤身一个人,独掌难鸣。

  如果雪莲在身边的话……不知道为什么,脑海里突然浮现出这个想法,源流努力地抛开杂念,一个转身拿起掉在地上的薙刀,灵巧而致命地砍杀鬼怪,鲜血下的源流,宛如传说中浴血的武者巫女。

  『软舌』的攻击从后面袭来,源流敏捷地侧身一闪,然后避过那又长又滑的舌头,将其一刀砍断。同时于空中一跃,跳开了从另一侧伸出触手的『丸吞』,落到它的背后,将其一刀两断。

  「上官叔叔,求求你,放开八咫镜。」源流握着手中的薙刀气喘吁吁,「你被鬼所诱惑了,你是雪莲的父亲,我不想……」没想到,上官飞竟然抢先扑了过来,他执剑飞击,将源流逼得节节后退。月色下的上官飞,此时已经没有了人的样子,他披头散发,双目红肿,宛如厉鬼。

  「啊,不要再捣了,我要坏掉了!」另一边,神代美帆的身体已经被挠鬼弄得完全不成人形,她仍然和之前一样,摆出一个劈腿的动作,两条修长诱人的美腿完全张开。由挠鬼变幻而来,如软鞭一样的手臂像蛇一样探进女人的肉洞之中,从腹部凸出的痕迹都可以看到,那手臂恶毒地从洞口直入子宫,然后穿过层层内脏,在女人可怜的肚子里反复扭曲,缠绕,宛如恶戏一般。美帆的表情也是惊恐之极,毕竟恐怕没有几个女人会有这种体验,自已的脏器竟然会被如此残忍的玩弄,她眼睁睁地看着自已的肚子就好像被捣烂的胶囊似,发不出任何声音。

  「求求你,饶了我,我会被插坏的!」血燕这边却完全相反,可怜的女人被头朝下倒吊在半空中,巨大的挫鬼毫无怜悯心地将女人的双腿扳开到一字型,然后无视洞口的大小活生生地将自已那巨物硬塞进对方的阴道。血燕的腹子就好像孕妇一样大,却远比孕妇扭曲,就好像被硬生生吹涨的气球一样,挫鬼的每一下抽插,都伴随着女人凄惨的尖叫,和她骨头碎裂的声音。血燕已经完全失去了理智,她疯狂了摇晃着头,以减轻身体的巨痛,那一种骨头碎裂,错位的痛感让女人撕心裂肺。

  「上官叔叔!」源流鼓足一口气,将上官飞推开,然后滚到男人背后举刀砍下,却被上官飞架住,「这是最后的机会了!想想你的家人,雪莲还在等着你回家啊!」然而上官飞完全听不进去,能够出卖自已的女人,却无法忍受自已的女人出卖自已,贪婪的心和对力量的渴望,让他接受了鬼语,着着实实在成了鬼的一员。

  「雪莲?」上官飞先是一愣,然后嘿嘿地笑起来,「我的小女儿啊,嘿嘿,对哦,我还有一个女儿,放心吧,把你杀死之后,我就会去找她的。我是她的父亲,我会让她也变成鬼的,鬼的一员,把她培养的像妖精一样淫乱,去为我作事,哈哈哈,我怎么没有想到呢?」上官飞疯狂的笑语让源流心颤不已,女孩咬咬牙,「上官叔叔,你已经不是人了,你戴着人面,心却和鬼一样!」人心鬼,人面鬼心,然而这里的人,哪一个不是呢?

  「你知道嘛,上官叔叔,我曾经很感激你们,因为你们把雪莲带到了我的生活。」源流流着泪,一字字说道,「我根本就不想当什么守护巫女,母亲和家主他们的权利之争,我从来就不关心,我只想和雪莲在一起,做一对好朋友,快快乐乐的生活。」「但现在,我却必须要履行神代家巫女的职责。」源流沉下声,举起手中的薙刀。

  月色下,群魔诸鬼厉声狂笑。

  ************「源流,你一定要等着我啊。」尽管身体因为迷香而不再灵活,雪莲仍然咬着牙用她最快的速度飞奔,看到巫女的尸体,她没有停下,路过小溪,她就跳过去,女孩手里捧着师父所送的太清符,这不仅能让她降魔诛鬼,最重要的则代表了她与一个女孩最真诚的友谊。

  「即使你恨我,也没有关系,无论如何我都要把它交到你手上。」不小心被拌倒,雪莲眉也不皱一下就爬起来,继续前进,「你是神代家的巫女,我最了解你要干什么了,所以我一定要帮你,站在你这一边,我们勾过手指的!」体力急速下降,雪莲挣扎着向前跑,朝妖气最重的地方跑,有鬼怪来袭,她就一剑刺倒它们。终于,她赶到了神社的悬崖这上,但眼前的景象立刻让她惊呆了。

  百鬼夜行,到处是张牙舞爪的鬼,她看到自已的母亲和源流的母亲,分别被一肥一瘦以极端残忍的方玩弄,就好像坏掉的玩偶一样。而源流,她最好的朋友,高举透着寒光的薙刀,直砍自已的父亲。

  刀过血溅,伴随着父亲痛苦的嚎叫,八咫镜掉到地上,放发清脆的响声,父亲的身体挣扎,扭曲,然后血光四溅,他倒在地上,一动不动。

  「源流……」太清符掉到地上,女孩茫然地看着眼前的一切,看着好友手中还带着父亲鲜血的薙刀,一动不动。

  「雪莲,你怎么在这里?」源流回过头,惊讶地看着雪莲那不敢相信的脸庞,大脑一片空白,她呆呆地转过头,发现自已手里还握着滴有鲜血的薙刀。一切都命运的恶戏,周而复始,玩弄人心,源流松开薙刀,然后被从背后伸出的触手抓住。

  『丸吞』已经等这一刻很久了,它伸出带有沾液的触手,将源流整个人缠住,然后向后拖,张大嘴巴一口吞进去!源流一到肉球一样的怪物身体,就从四面八方渗出特殊的液体,将女孩身上的衣服全部融化,伸出许多触手,分别勾住源流的双手和双腿,露出毫无保护少女隐私部位,然后同时用两根特殊的触手直刺入源流那对丰满的巨乳……雪莲那一边也没有好到哪里去,她被两只『软舌』一左一右从两侧夹住,然后提到半空之中。整个人被大大的分开,衣襟被扯散,露出还在发育过程中,像小妖精一样散发着诱人气味的美丽身体。鬼怪贪婪地看着眼前美味的猎物,口水滴到雪莲那因为害怕还起伏不定的胸膛上,然后软舌用粘呼呼的舌头将女孩全身舔了个遍……这是群魔诸鬼的胜利,三神器之一的八咫镜终于落到了鬼妖手中,就好像为了欢呼胜利一样。挫鬼和挠鬼分别进行了最后的冲刺,挠张开狞笑着瘦脸,残忍着伸长插在美帆身体内的软蛇一样的手臂,不断在女人的肚子之中翻腾,扭曲,将她的内脏完全挤烂。同时,原本缠在双乳上玩弄的另一只手臂收回到美帆的菊门口,然后同样自由变幻,变得更细更长,像尖针一样直刺入美帆的后门,慢慢地,残忍地,不带任何怜悯地在女人的身体之内突进,搅动。

  美帆翻着白眼,剧烈的痛楚让她全身有如刀绞,她的内脏已经完全被捣烂了,只是凭着本能在抽动身体。两根毒蛇一样的触手分别分快地在她的身体之中抽动,飞快地突进,从下半身慢慢沿着脏器的空隙上升,穿过胸部,直入深喉,然后伴随着美帆生命最后的哀叫,两根枯黄的触手从已经被撑得无比肿大的喉管处直探出来,从女人的嘴里窜出,将这个可悲的女人走到生命的尽头。

  血燕那一边,同样已经到了最后的时候。挫的肉棒已经完全贯穿了女人的下体,血燕的下面已经完全血肉磨糊,小腹完全被过于巨大的肉棒撑爆。挫鬼的每下插抽,带出大量淫水的同时,也甚至可以看到这个可怜女人的肠子掉到外面,露出一大截摇摆在空中。而她的大腿骨已经完全被拧断,两条大腿不再呈现一字型,而是紧紧地,像坏掉的玩具一样,被挫鬼的双手紧紧地按在身体的两侧,仅仅留着点皮连在上面。然而这个残暴的挫鬼又狂吼一声,用力一扯,将血燕那修长的美腿完全从身上扯掉,两只手各拿着一条布满血痕的大腿,在月下鬼嚎起来。

  没有了下半身的血燕并没有立即死去,她像个肉棍一样赤条条地倒在地上,失血过多的她只是眼睁睁地看着摧毁自已的挫鬼,在月光之下鬼嚎着将她那原本傲人的美腿放在嘴里疯狂的撕咬,拉扯。

  然后,她生命的最后时刻,听到了人群前进的腿步声,和呼喊声……************天亮之时,一切的一切都已经结束。由神代家当主神代弥生所带领的巫女,协同周边的退魔师和武士纷纷集合起来,利用了八咫神镜的特性,将当晚的群魔诸鬼一网打尽。神代弥生也借此机会,终于彻底除掉一直以来想要翻倒本家的神代美帆家族,只是人算不如天算,退魔之战时,八咫镜却意外掉下悬崖,众人搜索无果,于是暴怒的弥生只能将一切迁怒给可怜的幸存者,被称为拥有直逼她的女儿,神代家次期当主神代扇奈,被喻为天才的源流。

  神代弥生以源流勾结外邦人,研习异神巫术,以及夺取八咫神镜为理由,将她彻底逐出神代家,永世受到流放,彻底将这个威助到自已女儿的敌人赶出了这片土地。

  日暮之下,航向远方的大船上,源流孤独地站在甲板之上,凝望着这片故土。

  误解奈落之穴的责任是她永远无法弥补的,不知道还有多少人会因为那晚逃出的妖魔而丧生。人们看她的眼光,也由从前的爱怜变成憎恨,而她最好的朋友,也离开了她。

  真相究竟是什么,恐怕已随着神代,上官两家人的死亡而永远埋藏起来了。

  失去一切的源流茫然地望向远方,从此她将乘船航向西方,那里等徒她的是什么,女孩一无所知,然而比起未知的恐惧,让她更难以忍受的,是世人的误解和失去亲近之人痛楚。

  随着水手的叫喊,航向西方的大船起锚了,此时在夕阳之下,源流在远方看到了一个白色的身影。

  雪莲一身白衣,出现在站在船下,看着船上的女孩。

  曾经一切甜蜜的回忆,美好的誓约,都随着亲人的死而变得遥远。

  两个人都知道,她们再也不可能像以前那样亲密无间了,双亲的死就像一堵墙一样,牢牢在隔在两个人的心之间,让她们不再紧密。

  「源流,对不起,我知道的,这不是你的错。」雪莲望向船头的少女,美丽的眼眸中带有湿痕。

  「恩,我也明白的,雪莲,你也没有错。」源流流着泪点头,声音明显在发颤。

  那么,到底错在哪一方,这一切的一切,责任将归在何方?

  两个女孩其实都明白那晚发生过什么,但即使知道真相,弑亲的事实也无法改变,一切已经注定。铁锚升起,航向远方的大船在暮色之下,渐渐开始航行,再也不会回头,而它所承载的少女,也是如此……雪莲茫然地看着渐渐远去的大船,心中无限惆怅,从此她将何去何从,女孩心里完全不明白。她只知道自已的心,也在渐渐远去,雪莲咬了咬牙,做出了一个决定。

  「源流,我会追上你的,哪怕是天涯海角,我也会追到你的!」只是追到之后又如何呢?她不知道……

  ????????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