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凉宫春日的催眠
凉宫春日的催眠

凉宫春日的催眠

现在已经是深夜了,天上还寥寥挂着着几颗星星,在这广阔的天空之下,有一个小小的岛国,在这个岛国中有一个拥有不可思议力量的女孩,而这个拥有不可思议力量的女孩现在却正在一个人生着闷气。

  女孩正坐在她家门口的阶梯上小声嘀咕着:「为什么这个世界这么无聊!难道就没有一个有趣的人吗?」少女抬起头看着天空,她对于这个无聊的世界真的是厌烦透了,她迫不及待地期盼着一个有趣的人或事出现,改变她的生活。

  「这位可爱的小女孩,看起来你正在烦恼些什么?」凉宫春日转头看去,却看见一个中年大妈正一脸和蔼的看着她。

  凉宫春日很不耐烦地说道:「大妈,如果你没什么事,能不要烦我吗?我现在只想见外星人,未来人,异世界人或者超能力者,你是哪一号?」中年大妈虽然被凉宫春日骂了一顿,但是却并没有生气,而是笑着说道:

  「你说的那些外星人什么的我没有见过,但是超能力者我倒是知道一位哦。」凉宫春日猛然站起,说道:「带我去!」……「喂,大妈,你没有骗我吧,怎么走了这么久,还是没有到啊!」凉宫春日已经走的气喘吁吁了,但是依然还没走到地方。

  该说不愧是凉宫春日吗?居然随随便便就跟一个陌生人走了这么远。

  那大妈也是有些累了,微微有些气喘,说道:「前面就是了,前面那栋房子就是了。」凉宫春日听后,一下抛开了旁边的大妈,跑到了那栋房子之前。

  这栋房子并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除了外貌上实在是太过老旧了,墙壁上爬满了青藤,在夜色的衬托下显得更加神秘。

  「喂,有人吗?」

  凉宫春日用力拍着大门,想要赶快看看那个超能力者。

  「你是谁?」

  门被打开了,一个看起来胖乎乎的胖子出现在了凉宫春日的眼前。

  凉宫春日看着眼前的胖子,用一种打量的眼神看着眼前的胖子。

  胖子原本还带着和蔼的微笑,但是在凉宫春日那简直是在搜查灵魂的眼神面前,胖子的微笑很快就坚持不住了。

  「那个,这位小姑娘,你为什么要大半夜敲我家的门呢?」胖子实在受不了凉宫春日的逼视了,这简直是酷刑!

  凉宫春日听到胖子的话,终于收回了那逼视的眼光,用手指向一个方位,说道:「那边那个大妈说你有超能力,我来看看你是不是真的有超能力。」胖子朝着凉宫春日手指的方向看去,正好看到了跑来的大妈。

  大妈气喘吁吁地停在了凉宫春日的身边,对胖子说道:「成云大师,很不好意思,这个时候来打扰你,只是我看这个小女孩很孤独的坐在路边,口中念叨着超能力者,我就把您说出来了,真是抱歉!」成云听了后很不以为然地说道:「什么嘛,原来是朝阳大妈,没事了,反正我也是失眠没睡着,不如进来坐坐?」朝阳大妈和成云还在客套着,凉宫春日就已经进屋里去了。

  朝阳大妈很不好意思的看了成云一眼,毕竟凉宫春日是她带来的,现在这么不守规矩,她也只好担起这个锅了。

  成云倒是没有怪朝阳大妈,又客套了几句,便请朝阳大妈进去了。

  进屋后,成云和朝阳大妈突然有些后悔刚才在门口客套了,因为凉宫春日已经把客厅翻了一个底朝天。

  原本摆放整齐的资料被翻的乱七八糟,抽屉也都被凉宫春日打开来翻了一边,甚至连原本放在座椅上的相片谱都没有逃过此劫,被掀到了地上。

  朝阳大妈脸上挂不住了,对凉宫春日教训道:「你这孩子懂不懂礼貌?怎么能随便乱翻成云大师家里的东西呢!」凉宫春日置若罔闻,继续翻找着她手里的东西。

  就在朝阳大妈都忍不住想教训教训凉宫春日的时候,成云突然拉住了朝阳大妈,说道:「好了,不要生气,孩子活泼是好事。」凉宫春日在翻寻无果之后,站了起来,又一次使出了灵魂的逼视,对成云质问道:「你到底是不是超能力者?」成云笑着说道:「我当然不是了,世界上根本就没有什么超能力者,对了,现在天色也晚了,你们回去也不安全,要不要我送你们回去?」这一句就是在下逐客令了。

  凉宫春日却像没听懂一样,说道:「我要在这里睡,我要先挑房间。」朝阳大妈越来越觉得自己真是不该来这里,居然给成云大师添了这么多麻烦。

  「好了,你先挑吧,除了我的房间也就是左数倒数第二个,剩下的你可以随便挑。」成云倒是很大方地表示凉宫春日可以在自己家里住。

  凉宫春日每一个房间都打开了一边,最后选择了右数第三个房间。

  成云看见凉宫选择了这个房间,面色不禁一滞,但转瞬之间便恢复了原貌。

  朝阳大妈虽然没看见成云的脸色变化,但是这位心思单纯的大妈自然也知道半夜造访还借住在别人家里是多么的没有礼貌,所以这个大妈还是在不停地给成云道歉。

  成云挥了挥手,示意无事。

  ……

  凉宫春日一进房间便开始了乱翻大业,她轻声哼道:「切,我才不相信你没有超能力,刚刚进这个房间的时候,你面色有异,这里肯定有秘密。」不得不说,凉宫春日的眼神真的是相当精准,那一瞬间的变化居然被她捕捉到了。

  经过仅仅三分钟的查找,凉宫春日便找到了藏在这里的秘密,毕竟是凉宫大神,这个世界能瞒过她的东西恐怕真的没有几个。

  「好了,那边那个大妈,走,带我回去!」

  凉宫春日突然从房间里走了出来,对朝阳大妈喊道。

  朝阳大妈看着眼前的凉宫春日,真是后悔自己为什么带这么一个大麻烦来了。

  无奈之下,朝阳大妈只好又带着凉宫春日走了回去,毕竟这个世界没人能阻止凉宫大神做一件事,嗯,某虚除外。

  很快,凉宫春日便和朝阳大妈走远了,成云家里瞬间安静起来,成云静坐在沙发上,心里却在偷乐。

  这一切其实都是一个局。

  接下来将要揭晓一切。

  某国中生凉宫春日不知道因何缘故,整日神神叨叨,孤僻怪异,其父母担心长此以往,凉宫春日的人际关系将遭到毁灭性打击,所以想要找一位心理医生治疗一下凉宫春日。

  这位心理医生表示治病要从根源入手,在得知凉宫春日具体情况后,便决定自己假扮超能力者,让凉宫春日满足愿望后再让她发觉其实超能力者并不怎么样,以此来成功治愈凉宫春日。

  不得不说,这种方法并没有什么问题,从各种意义来讲都是可以的,只是,在计划刚刚开始执行时,这位心理医生却被来自地球的穿越者成云夺舍了,所以,在成云的引导下,这个计划已经变成了帮助他获得操控世界能力的计划。

  哦,对了,那个朝阳大妈也是计划中的一员,负责把凉宫春日带到成云家里从而使计划开始。

  ……

  第二天,某图书馆中。

  「原来如此吗?无所不能的天命之妖【MutokoroFunoYukuhaTemmeiYukiOyozure】?」凉宫春日把手中的信和图片不断和书中的资料对比着,直到心中已经有了答案。

  凉宫春日仔细地看着书上的资料,对于这个突然出现的超能力者,凉宫其实并没有完全相信,虽然一个正常人家里会有这种东西的可能性很小,但是,凉宫总有一种冥冥之中的怀疑感。

  这种感觉就像是,传说中的第六感一样,让凉宫开始怀疑起自己的判断,但是能够遇见一个超能力者的概率太低了!

  哪怕,这只是一个疑似的超能力者。

  「不管怎么样,先更近一步的侦查一下吧。」

  毕竟是以后的团长,凉宫春日果断地做出了决定。

  「嗯,天命之妖的最大特点是:【在天命之子说出特定语:「轮回不变」时,天命之妖将会双目泛红,身后多出一条血红狐尾。】」凉宫春日当即决定把这个条件作为判断的第一选择,她把书放回原处,立刻跑出图书馆,赶向成云住处。

  ……

  「咔嚓。」一声,门被成云打开了,成云疑惑地看着眼前的凉宫春日,不解地问道:「小姑娘,你怎么又来我家了?有什么事吗?」凉宫春日抬起头,开口就是一句:「【轮回不变】。」成云面色一变,强挤出一丝笑容问道:「小姑娘,你在说什么呢?叔叔有点听不懂啊。」凉宫春日奇怪地看着成云的眼睛,开口又是:「【轮回不变】!」而且还变本加厉地连喊五遍:「【轮回不变】、【轮回不变】、【轮回不变】、【轮回不变】、【轮回不变】!」突然,一只手紧紧掐住了凉宫春日的脖子,一个沙哑的声音说道:「小姑娘,你这是在玩火!」凉宫春日紧紧逼视着此刻的成云,只见成云此刻双目血红,表情疯狂,那抓住了凉宫春日脖子的右手上青筋爆起,几乎状似非人!

  凉宫春日明明被成云掐的已经喘不过气来,但是却丝毫没有慌张,她因为被成云掐住了脖子,只能语调奇怪的说道:「天命之妖不能伤天命之子,这是定则。」成云听了,表情更加狰狞,他右手不断用力,似乎是想要掐死凉宫春日,可是最后,成云还是猛然一摔,把凉宫春日摔在地上,自己立刻关上大门,躲到了房间里面,发出一声声惨嚎。

  凉宫春日挣扎着从地上爬起,刚才成云那一摔其实并没有对凉宫春日造成什么伤害,毕竟刚才凉宫春日说的的确是定则。

  凉宫春日走到成云家门前,捡起了掉在地上的一根血红色的狐狸毛,现在凉宫春日已经完全相信成云是天命之妖了。

  听着房子里,成云一声声的惨嚎,凉宫春日也有些不忍,说道:「喂,你没事吧?」这句话换来的是一声更大的吼声:「滚!」凉宫春日咬了咬嘴唇,尽管有些不甘心,但她还是转身走了,毕竟团长大人对于这种事情可是一点都不擅长呢。

  成云感觉时间差不多了,停下了自己的惨嚎,没错,刚刚的一切也都是装的,事前用药物使自己的眼睛会在预测时间内发红,然后装出一副暴怒痛苦的样子,最后在关门瞬间扔下自己早已准备好的狐狸毛。

  这一切都只是一个骗局罢了,一个很有效的骗局。

  感觉自己身体里涌现出的力量,成云开始思考起,第一步要做些什么了。

  ……

  「成云先生不知道您这次前来是有什么事吗?」现在和成云说话的是一位留着棕色齐腰长发的大和抚子式的少妇,也就是凉宫春日的妈妈——凉宫明菜(纯虚构,请勿较真。)这位已经生了一个女儿的少妇依然是明媚动人,举手投足之间莫不带着少妇独有的异样风情,姣好的身材完全看不出来是一位已经生了女儿的妇人。

  至于成云为何会到这里来,表面上的理由自然是为了凉宫春日的病情,真正的理由嘛,当然是为了某种不可告人的秘密。

  「凉宫夫人,您女儿的病情我已经大概了解了,第一步的计划也成功实行了,下一步还请您允许我把您的女儿接到我家去住一个月。」成云正正经经的端坐着,目不斜视地看着凉宫明菜。

  凉宫明菜有些受不了成云的目光,双颊不禁生起两团红晕,这却使得凉宫明菜更加的妩媚动人。

  只听她回答道:「这个还请等我和我丈夫商量一下吧,毕竟我们也担心春日她会不愿意。」成云的要求被拒,但是他却一点也不遗憾,只听他又提出了一个要求:「既然如此我也不多说什么,不过既然第一步医疗已经完成,您是不是要负一下定金呢?」凉宫明菜略一奇怪的抬起头,却看见成云眼中一抹红光闪过,凉宫明菜顿时觉得自己脑海中好像多了一些什么。

  凉宫明菜站起身来,走到成云面前,居然跪了下来,解开了成云的裤腰带,漏出了早已高高挺起的肉棒。

  成云看着凉宫明菜的**动作,佯装惊讶的说道:「呀!凉宫夫人,你这是要做什么啊?」凉宫明菜很奇怪地看了成云一眼,似乎很不明白成云为什么要这么问,「支付定金的时候,不仅要支付钱,而且女主人还要用自己的肉体侍奉对方才行啊,这种常识难道成云先生居然不知道吗?」说罢,凉宫明菜轻轻柔柔地含住了成云的肉棒,丁香小舌灵巧的舔着成云的******成云在凉宫明菜的侍奉下不禁呻吟出声:「凉宫夫人,你这口技可真是不错啊,平常是不是和凉宫先生经常做这种事?」凉宫明菜稍稍喘息了一下说道:「我先生倒是想让我帮他这样做,只是我嫌恶心,只做了两三次就没做过了。」成云听罢,邪笑着说道:「凉宫夫人嫌凉宫先生恶心不帮他做,那现在又为什么帮我做呢?」凉宫明菜白了成云一眼,一副懒得解释的样子。

  成云也不在意,安心享受着凉宫明菜的侍奉。

  在凉宫明菜的高超的口舌技巧下,没过多久,成云便有了射精的冲动,成云按住凉宫明菜的头部,肉棒用力一插,直接顶到了凉宫明菜的喉咙处,成云低吼一声,**喷发而出。

  凉宫明菜害怕弄伤成云的肉棒,只能眼睁睁看着成云在她的口腔中射出大量的精液,她不停地吞咽着成云的精液,成云也是不客气地足足射了二十多秒,才满足地停了下来。

  「咳咳咳,成云先生,你射精怎么不说一声呢,我都还没做好准备。」凉宫明菜咳嗽着说道,刚刚她可真是吓了一跳。

  成云憨厚的笑了笑,仿佛他不是故意的一般,其实他就是想看看凉宫明菜此刻的样子罢了。

  凉宫明菜恢复好后站起身来,轻轻几下脱去了身上的衣服,漏出了和服下那洁白无瑕的完美肉体,那两对圆润饱满的**上两点挺立的嫣红表明它们的主人也已经进入了兴奋状态。

  只见凉宫明菜妖媚的笑道:「怎么?成云先生还不来享用我这久旷的肉体吗?」成云脱去衣服,邪笑着扑了上去,开始享受起美丽人妻的侍奉。

  空气中慢慢开始弥漫起淫秽的气氛……

  「唔啊啊啊~不行~去了~」随着一声呻吟,凉宫明菜的花心中喷射出大量白色淫液,凉宫明菜的身体也无力地趴在地上,喘息起来。

  成云也觉得差不多了,开始大力抽插起来,每次抽插都将肉棒完全顶进去,**深处的花心在强烈的冲击下渐渐松开。终于在又一次猛烈的冲刺下,花心被 **完全顶开,将肉棒吞进子宫当中,随即成云猛地放开精关射了出来。

  「啊 ~啊 ~」凉宫明菜无力地呻吟着, ** 中再次喷射出了 ***居然又一次高潮了。

  淫穴中不断喷涌着淫液,却又被成云的肉棒完全堵住无法流出,和大量的精液一起留在凉宫明菜的子宫当中,使得凉宫明菜平坦的小腹都微微涨了起来,看上去好像怀孕三四个月的样子。

  成云见状淫笑道:「哎呀,一不小心都射进去了呢,如果怀孕了那该怎么办呢?凉宫夫人?」凉宫明菜无力地回答道:「这只是支付报酬罢了,如果真的怀孕了,当然是让我老公来养喽,总不能麻烦成云先生吧?」成云不禁嘿嘿淫笑起来,「凉宫夫人,不知道您的老公什么时候回家?关于春日的病情我还需要向他说一下。」「大概再过两个小时就回来了吧。」凉宫明菜思索着答道。

  成云听了,拍了拍凉宫明菜白嫩的屁股,饱含深意说道:「凉宫夫人,你可还不能休息哦,快收拾一下家里吧。」……凉宫玉成带着一身的疲惫回到了自己亲爱的家中。

  眼前的景象让他略微有些迷惑,自己的妻子现在正在和一个男人相谈正欢,旋即,凉宫玉成边想了起来,这不正是自己找的心理医生啊!

  凉宫玉成虽然不知道心理医生来自己家是有什么事,但出于礼貌还是立刻向前握手问好。

  「你好,医生,不知道您来我家是有什么事?」「是这样,对于你的女儿凉宫春日的病情我有了更进一步的发现,特地来和你们商量一下。」凉宫玉成疑惑地看向成云,正想问问是什么事,却见到成云眼中一闪而过的红光。

  凉宫玉成突然感到一阵眩晕,差点栽倒在地上,还好凉宫明菜及时扶住了凉宫玉成。

  「哎呀,老公你怎么了?没事吧?」

  凉宫玉成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道:「可能是上班太累了吧,精神有点疲惫。」凉宫明菜白了他一眼,说道:「老公,你可真是的,这就不行了?怪不得你短小无力,算了,你看我今天画的妆怎么样?」凉宫玉成尴尬地哈哈一声,但却并没有对凉宫明菜所说的短小无力做出反应,而是观察起了凉宫明菜画的妆。

  凉宫明菜此时已经换上了家居的和服,随着她微微的鞠躬,身上贴身的和服随着身体的弯曲而露出胸口一片的雪白,而在裸露的雪白玉足和小腿上似乎有着某种液体滑落,闪烁着 ** 的光泽。

  凉宫玉成不禁赞赏的点了点头,说道:「嗯,明菜今天真是漂亮呢,我都有些着迷了呢。」凉宫明菜高兴的笑了笑,脸上涌起红晕,喜悦的说道:「是吗?那真是太好了,主人一定会喜欢的吧?」凉宫玉成愣了愣,疑惑地问道:「什么主人?你在说什么?」这时,一直在一旁看戏的成云终于是走了上去,一把揽住凉宫明菜的肩膀,得意洋洋的说道:「哦,凉宫先生,就在刚才我在你家强奸了你的妻子,大概是因为你太短小无力了吧,你的妻子在被干过之后,就非要做我的性奴隶,我也实在是没有办法啊。」凉宫玉成听了这话,面色一变,指着凉宫明菜气愤地骂道:「你,你,你怎么能这么不知廉耻!人家不愿意收你当性奴隶,你怎么能纠缠人家,你难道就不会不好意思吗?」凉宫明菜羞愧难当地说道:「老公,我实在是忍不住了啊,你也知道你的那玩意有多弱,我一直陪了你十几年了,本来就欲火焚身,今天又尝到主人那威武的大鸡巴我实在无法克制了啊!」凉宫玉成神色一怔,无奈道:「那你也不能这么强求人家啊。」凉宫明菜脸色变幻数次,终于还是叹了一口气,从成云的怀中脱身出来,对成云道歉道:「对不起,成云先生,我给您添麻烦了,真是抱歉,我不该这么强求您的,这件事还是算了吧。」成云哭笑不得地看着眼前的两人,没想到自己只是加了一点小设定,这两个人居然就自己发展到了这种程度。

  成云灿笑一声,说道:「凉宫先生不用这么客气的,我也不是不能接受你的夫人做我的性奴隶,只要你们答应我一件事就好。」凉宫明菜激动地看向成云,右手不停地拽着凉宫玉成的袖子,她已经快要按捺不住了。

  凉宫玉成无奈地看着自己的妻子,开口向成云问道:「成云先生,不知道你的要求是什么呢?」话虽这么说,可是凉宫玉成清楚的知道,无论成云的要求是什么,自己的老婆恐怕都会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的。

  成云也不想再掉人胃口了,直接说道:「我的要求很简单,如果想要你的妻子做我的性奴隶的话,那么,你就必须把你的一切都交给我!」「包括你的所有财产,你的生命,你的情感,你的欲望,你的所有亲属甚至你的女儿都要交给我,我将是你一切的主人。」凉宫玉成刚刚张口欲答,突然眉宇间闪过一丝挣扎之色,五官扭曲了起来,口中不断发出痛苦的低吼,凉宫明菜此时也是一副疼痛的样子。

  成云见此,皱了皱眉,看来这力量还是不够稳定,居然连这两个人都控制不住。

  成云暗暗调动自身的能量,在周围散发出一个暗红色的能量场,凉宫明菜和凉宫玉成一被包裹进去,便瞬间恢复了平静。

  「看来还是速战速决好了。」成云右手在空中一划,一张血色的红纸在空中出现。成云命令道:「你们两个在这张契约上签上名字。」凉宫夫妇表情呆滞的在契约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在凉宫夫妇签名的一刻,成云瞬间感觉自己可以操纵这两人的一切,无论是肉体还是灵魂。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