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陈硕真传
陈硕真传

陈硕真传

帝都三月暖春寒,一番征战几人还?

  经历了数个月寒冷的冬天之后,终于庭院里迎来了第一树春芽。回来得较早的侯鸟已经开始筑巢了。一个年轻帅气的男子站在庭院中呆望着树上忙忙碌碌的小鸟。

  “夫君”柔美的声音从他身后的房内传出。甜甜的、酥酥的,像黄莺又像一只发了情的猫的叫声一样好听。使人不自禁猜想声音的主人会不会是一个大美女。

  那个男子仍然望着树上的小鸟,叹了一口气道:“春天来了。出征的日子又快到了吧?”

  男子又站在那里愣了半天,终于转身走进屋去。

  房间里站着一个赤裸的美艳少妇,头梳流云飞髻,满头珠翠,薄施粉黛,看上去约莫应该还不到三十来岁。说她全身赤裸是因为此时的少妇身不着寸缕,浑身白肉,肌肤胜雪,堪称绝美。一身完美的肌肤被绳子勒得一块块鼓起来。胸前一对美乳高高耸起,下面那要害部位却湿了一大滩。想是那绳索勒在要害部位颇深,弄得她淫水直流。一双高耸的美乳尖上两个铜制的铃铛穿乳而过,悬挂在少妇的酥胸之上,而在她雪白完美的诱人丰臀上竟然分别印着【淫妇】【骚臀】两个字,她胯间的肉穴也因为过多的肏干而发黑,在她的左右两片阴唇上,竟然个穿着三个银色的阴环儿,还有一个较大的阴环儿穿在她的阴蒂上。

  “夫君难道不想”少妇一双水灵灵的凤眼扫向男子,扭动着身躯柔美的声音再次响起。

  男子忙搂住少妇:“怎么会呢?硕真!我从未想到你这么的骚浪啊。”说着他的手就伸向少妇的左乳,握住左乳揉搓起来。

  陈硕真媚眼如丝地瞟着男子,面带红晕,嘻嘻笑着,任由他玩弄自己的乳房。

  男子边抚弄陈硕真的乳房,边问她:“我军士气现在如何?”

  “你就放心吧!夫君。”回答男子的同时,陈硕真慢慢劈开腿,用手拽着阴唇上的银环往两侧拉伸着,“附近几千人我都让他们享受肏干我的快乐后邀请他们来到我们的军队。现在已经有一万多战士了。”

  男子听闻,玩弄陈硕真乳房的手动作越来越剧烈。另一只手则伸到陈硕真的阴部抚摸着。

  “硕真,今天怎么惩罚你淫乱的骚逼呢?”男子走过去搂着陈硕真的细腰,把坚硬的肉棒顶在陈硕真赤裸的下腹部上,抚摸她丰满的屁股,同时揉搓富有弹性的乳房。

  为淫乱的激情所刺激的陈硕真身子轻轻颤抖着,用火热的口吻说道:“反正我一辈子都是性奴隶,你说怎么玩就怎么玩。”

  男子把手指插进成为自己美丽性奴隶的陈硕真的肛门里轻轻挖弄:“硕真,你的屁眼儿虽然被我操了这么多次,可仍然这么紧。唉!那个土财主,这么好的洞都不知道插。只好让我一个人享受了。”

  “夫君,求求你!别说了!我是一个淫荡的母狗。请你惩罚我吧!”

  当陈硕真沉浸在为自己的淫荡而感到悲哀的痛苦中的时候,男子猛力一巴掌拍打在陈硕真丰满的屁股上。“硕真总是这样的淫荡。好吧!今天就在出征之前,让你爽一个够吧!先让你享受一下鞭击的滋味!”

  男子把陈硕真的手反绑在身后,然后拿出一个红色的塞口球,把陈硕真的嘴强制分开塞了进去,然后把球上的皮带绕过陈硕真的双颚扣在脑后面。球的直径约有四公分,使得陈硕真的樱桃小口张开到极限。球上面有小孔,当陈硕真呼吸的时候,就发出细细的响声。

  虽然被夫君玩弄了不知有多少回,可是陈硕真永远不能忘记自己被绑在地下室的情景,使得陈硕真仍然感到十分的羞愧。看着夫君紧盯着自己的乳房和阴户的色咪咪的目光。陈硕真不禁低下了头,可就是在低下头的同时,一丝口水从塞口球的气孔中流了出来,顺着她的下巴滴到了乳房上,陈硕真感到一阵羞耻。

  “刷……啪……”

  “啊!……”夫君手上不知何时多了一条皮鞭,狠狠抽打在陈硕真的屁股上。

  “贱人!连口水都流了出来!如果再流出来就还要打你!现在把腿分开!”

  当陈硕真听话地分开双腿的时候,一记重重的巴掌抽打在她高耸的乳房上。

  “臭婊子,才这样玩你两下,一个阴户就全是水了!真是贱人!被上万个人操过的贱人。”

  在男子的残忍玩弄刺激下,陈硕真不禁呼吸加剧,随之而来的是由于带了塞口球而积聚在口腔里又无法吞下去的口水就顺着气孔流了出来。

  “啪!……啪……”残忍的皮鞭连续击打了陈硕真娇嫩的臀部。

  在男子的鞭击下,陈硕真的屁股上布满了红红的痕迹,同时渐渐地有血丝渗了出来。在这同时,雪白的裸体突然发生痉挛,大腿使劲夹紧,整个身子刹那间变得僵硬,大量的液体从阴缝中涌了出来。

  “好了!骚货,现在过来给我舔肉棒!”说着男子坐在了太师椅上,陈硕真忙爬到高坐在太师椅上的男子面前蹲下,握住男子的阴茎准备舔吮的时候,男子用力掐住她的乳头,痛得倒吸一口冷气的陈硕真听到男子的骂到:“臭婊子!忘了舔主人的肉棒之前应该怎么做了?”

  “没,没忘”陈硕真马上前倾着身体,将脸送到男子肉棒处。男子握住自己的阴茎根部,用阴茎在陈硕真美丽的脸蛋上拍打着。男子满意地抓住陈硕真的头发把她的脸拉过来,用力一挺下身把阴茎深深地插进陈硕真的口中。

  陈硕真陶醉地握住阴茎,用力吸吮舔吻起来。嘴里含着阴茎用舌尖舔,同时抬起眼睛看残忍夫君,眼神里带着哀怨而又妖媚。

  “好了!转身趴到地上去,把你的骚屁股翘起来。”男子冷言命令道。

  听话的性奴隶立刻转身趴到了地上,同时高高翘起布满红色鞭痕的丰满屁股。由于期待阴茎插入的淫荡欲望的刺激,她的屁股在空中轻轻地划着圆圈。

  男子走到陈硕真身后,扯住她的头发用力往后拉,大声怒喝道:“贱人!分开大腿,抬高屁股。你这种母狗只能享受母狗的姿势。”

  陈硕真立刻服从地执行了。

  男子望着陈硕真高耸的雪白屁股间露出的肛门和阴户,用力拍打着她的屁股,同时仿佛是挑逗她似的把坚硬的肉棒顶在陈硕真的阴唇和阴蒂上摩擦。

  “啊,求求你。给母狗插进来吧!母狗受不了!我的阴道里面好痒啊!求求你……不要再折磨狗狗了……!”

  陈硕真终于忍受不住淫邪的快感,哀求出声了。

  看着陈硕真淫欲而疯狂的样子,男子得意地把勃起到极点的阴茎使劲一顶,插入了早已被大量的淫水所润滑的美妙阴道。

  从男子勃起到极点的年轻肉棒和陈硕真已经充血的肥厚阴唇的缝隙不断流出浓密的淫水,有一部分顺着陈硕真雪白的大腿流到地上,有一半成为白色的润滑剂,在阴茎和的阴道摩擦时发出淫靡的摩擦声。淫荡的陈硕真紧紧地夹住心爱的肉棒,使劲晃动着丰满的屁股。

  陈硕真已经被激情刺激得神智错乱,只知道不断扭动屁股迎合肉棒的抽插。她的头发已经散乱,唾液顺着唇角流了出来滴到地上,嘴里不断发出没有人能够听懂的疯狂叫声。丰满的乳房在身下不断的剧烈晃动,清脆的铜铃声伴随颤抖的乳房声声作响。

  突然火热的淫水喷在男子的龟头上,刺激得他浑身一颤。终于射出了积蓄已久的精液。精液射进陈硕真子宫口的刺激,使得陈硕真的快感更加强烈,淫水越流越多。

  桐庐城乃是睦州治所,同时也是睦州最大、最富饶的城市。

  “启禀将军,我军已到桐庐城下”一名传令小兵跪在地上抬着头,呆呆的看着骑在马上的陈硕真喘着粗气说道。

  只见此时陈硕真身上赤裸着穿着昂贵的紫金软甲,它紧紧贴在她玲珑浮隆的身体上,把她诱人的曲线完全的勾勒出来,两个半球形银光闪闪的胸铠罩在她怒突的丰乳上,最吸引人的是,胸铠中间还开有小洞,陈硕真那带着乳铃的奶头就从这小洞中露了出来,腰束是软鳞半裙甲护着她的左右双胯,正面和后面却没遮拦,更暴露出她丰满诱人的耻部和硕臀的柔和线条。

  日光照在她的身上,超薄的紫金甲完全附在她的皮肤上,好似没穿任何衣物一样,只在那丰腴的身躯上涂了一层金漆似的。

  陈硕真前倾着身体趴在马背上,面色潮红。如果此时小兵仔细观察,他会发现这个高高在上的将军刚刚高潮过多次,一滩水渍汇聚在战马蹄下。顺着水渍往上望去。只见一根粗壮的阳物被固定在马鞍上,而此时那根粗壮的阳物有一半都已插入到陈硕真丰满的屁股中去。不难想象,这一路的颠簸行程,那根粗壮的阳物就随着战马的跑动一次又一次的刺入陈硕真那黑乎乎的骚逼中,直刺花心,弄的陈硕真一路上都是高潮连连淫水不断。

  “嗯,准备进攻。”说着陈硕真坐直身子,粗壮的阳根整只插了进去,陈硕真全身不住的颤抖着,乳铃随着身体的颤抖发出清脆的声音。

  “杀啊!”陈硕真一马当前破阵而出。唐军已经出城布阵,整齐的铠甲、反射着寒光的兵器,还有那一个个壮实勇猛的汉子。陈硕真看着眼前敌军将领,骑着一匹高头大马手持一把大砍刀,威风凛凛的率着几千人向自己冲来,她竟眼神迷离起来,伸出舌头舔了舔自己的红唇,随着战马的颠簸陈硕真加快了臀部的起落。

  “嗯…啊”陈硕真大声呻吟着,两军相碰却没有如海浪拍石一般惊涛韩浪。唐军士兵一个个的停下了脚步,看着眼前的一幕。

  只见陈硕真麾下先锋一个个的边跑边将盔甲脱下,霎时间几百名赤身裸体的女兵手拿兵器,晃动着胸前一双巨乳向唐军杀来。唐军哪里见过这阵仗,一个个的傻站在那里任人宰割。

  “妖女,不知羞耻。”唐军大将虽口中大骂,但胯下的阳物早已暴涨,骑在马上甚不舒服。故而和陈硕真交手不到两回合便被打下了马。唐将一旦落马,唐军便溃不成军。几名赤身裸体的侍卫马上跑过来将唐将捆绑结实。

  “骚货!老子栽在你手里认了,要杀就杀!”面向凶狠的唐将躺在地上,看着陈硕真大骂道。

  “嘶啦”一声之后,唐将身上的盔甲连同衣服一起被陈硕真的侍卫撕碎,他赤裸的身体完全展露在陈硕真的面前。看着他虽然软着但是依旧粗大的鸡巴,陈硕真撩起铠甲下摆直接坐了上去。阴户碰到他的鸡巴后,火热的感觉令陈硕真原本湿润的胯间立刻更湿了。

  “想死可没那么容易!夫人我可不会轻易的放过你们。”嘴里说着威胁的话,陈硕真的阴户已经在他的鸡巴上摩擦起来。

  “嘿嘿!烂货!好好磨大爷的鸡巴,大爷的鸡巴绝对能让你上天!”被捆绑的将军大笑道。

  看着男人得意的样子,陈硕真冷冷一笑。当他的鸡巴挺立起来之后,骚屄对着鸡巴就套了进去。“咕唧”一声之后,一阵舒爽从两人的胯间传来。

  “哈哈哈……陈硕真!你他妈的很会伺候鸡巴嘛!不愧是几千个男人肏过的骚屄。好好动,让大爷我好好爽爽!”男人丝毫没有快死时候的恐惧,一脸轻蔑的肏着陈硕真说道。

  对于男人轻蔑、得意的态度,陈硕真丝毫没有在乎。当他的喊声结束后,陈硕真骑在他身上的身体快速的耸动起来。随着丰臀的一次次抬起又落下,在一片惨叫声中,“啪啪”的清脆撞击声在战场回荡起来。几百次起落后,陈硕真趴在男人的胸前,发黑的阴户继续吞吐着粗大的鸡巴,在阴户的连续套弄下,男人越来越兴奋、而陈硕真的呼吸也越来越急促了。

  陈硕真只是自顾自的在唐将的身上耸动、用骚屄吞吐着粗大的鸡巴。又经过了数百次的套弄之后,男人终于被弄得把大量的精液射进了陈硕真的子宫深处。感受着滚烫精液的浇灌,陈硕真浪叫着到达了高潮,与此同时陈硕真手起刀落一刀砍下唐将的脑袋,鲜红的血夜喷涌而出溅了陈硕真一身。

  “啊!”陈硕真疯狂的耸动着臀部,无头尸体阳物在骚逼中一跳一跳的喷射着精液,冲击着陈硕真的花心。陈硕真舔净唇边的血夜,从尸体上起身,骚黑的阴户还有滚滚白浆冒出。

  “进城。”陈硕真翻身上马,一沉臀一屁股坐将马鞍上的阳物坐了进去大声命令道。

  桐庐城的校场上,陈硕真高高坐在点将台上。校场周围站满了城中的男女老少以及陈硕真的侍卫队。校场中间跪绑着近一百多人,有男有女。男的是唐军低级或高级军官,而女的则是这些将军的家眷。

  烈日下的校场人山人海,却静的没有一丝声音。人们只能远远的看到在金甲侍卫们环卫下的陈硕真。只见陈硕真来到了审判台前众人开始大声欢呼。在群情激兴中,万人狂呼,人潮开始涌动起来,幸好有三层卫兵护着刑场。 一个双腿早软了的唐将被两个侍卫拖了出来。此刻他面色灰白,汗珠子直滚,一丝不挂的肉体明显的颤抖着。

  陈硕真看着眼前吓得要死的男子大声宣布到“四斩之刑”。唐将言不由惊哭狂号起来,拼命的挣扎着,所谓的四斩:先斩阳具,二斩腿,三斩腰,最后斩首,极为残忍。

  处置完唐将后,几名女子被侍卫抬了出来。只见她们被用粗绳穿过捆住她们手脚的绳索,侍卫将她们吊在将军柱上。这一吊起,众人的身体更被绷得紧紧的,象支弓一样鼓起,胸前一对丰满的乳房更是耸得高高的,十分诱人,于是侍卫们趁机揉捏戏弄了一番。

  陈硕随意摆摆手。众侍卫看见陈硕真的动作,眼睛立马冒出绿光,就好像几百只饥饿的狼看到了猎物一般,立马冲上台肆意奸淫着这些女俘虏。

  陈硕真看着校场一副春光图,几百人在那奸淫着几名女子,台下呻吟声、叫喊声不绝于耳,不觉的她自己的胯下也开始春情泛滥了。

  “将军,请回府。”看着陈硕真满脸的春态,一旁的侍卫小声说道。

  “嗯”陈硕真在侍卫的扶持下骑上战马回到了将军府。刚进卧房,一名赤身裸体的男孩走上前脱下陈硕真的战甲。看样子那名男孩也就十二三岁,目似朗星、面如美玉,消瘦的身材却有着一根硕大的阳具。

  将陈硕真的铠甲脱下,美妇赤裸的站在男孩面前,男孩看着她迷茫的目光,也不多说什么,一把搂住她的肩膀将她拉到自己怀中。

  羞红了脸的陈硕真不好意思地将头埋到了男孩胸口上,嘴里迷迷糊糊说道:

  “别…别这样…”

  嘴里虽然说着不要,可身体却一点没有抗拒的意思。男孩美人在抱,鼻子嗅着怀中女人发际传来的阵阵幽香,耳中听到这个平时高傲无比的女人的呢喃请求,清楚地感受到陈硕真身子微微的颤抖,顿觉得意非凡,一只手十分自然的环上了陈硕真的柳腰,盈盈细腰摸上去却是想象不出的肉感。男孩的手突然抓住了她丰满的乳房用力捏弄,坚挺的肉棒顶在陈硕真的下体磨蹭着。

  陈硕真近些时候一直都是跟几个男人做爱享受过,久经风雨,再加上多年有跟男人亲近过,早已对这种被男人玩弄身体的感觉十分熟悉。何况他还只是个孩子,陈硕真心里想着,整个人好像立刻泄了气一样,酥软的靠在男孩的怀里。

  男孩只手在陈硕真的乳房上揉搓着,享受着她的丰满乳房给自己带来的快感,男孩心里的喜悦不言而喻。他真的是做梦也没有想到外表那么高傲的女人搞上手来却这么容易。那个统帅三军的女将、那个外表高傲的女人,看着陈硕真一副为情欲所陶醉的感觉,男孩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旋即变为怜悯的表情,那种感觉就像一只狮子看着即将被自己捕获消灭的麋鹿一样。

  在三天前,男孩还只是一名仆从。他的主人就是这将军府原来的主人,可自打怀里这个女人领兵进城后,以前府里的男男女女都被这个女人杀的杀、抓的抓,本来他也要被砍头,可当这个女人看到自己胯下的巨物后,竟然放了自己并把自己留在了身边,虽然每日吃喝不愁,但他也领教了女人的厉害。每天十二个时辰,有八个时辰自己都是在做爱,有时是和女将军单独做,有时是和几个男人一起肏女将军,还有时是自己一个人肏女将军和几个女侍卫,连续的体力透支,使他现在看上去骨瘦如柴。

  男孩的眼睛像要喷出火来似的盯着陈硕真美丽的脸蛋,左手握住她的手臂,右手在丰满高耸的乳房上使劲揉搓着。

  陈硕真两眼微闭,上身后仰,让丰满的乳房更加显露。嘴唇微微张开,发出急促的喘息声。男孩的嘴角已经忍不住露出了一丝淫笑,手里的力道逐渐加强。陈硕真的乳房在他的魔掌之下,变幻出怪异的形状。

  乳房被捏得胀痛的感觉,让陈硕真觉得是一种自己从没有想到过的痛快感觉,想到自己正被小十多岁的小孩玩弄,她的下体开始变得润湿。

  陈硕真心里暗暗道:“陈硕真啊!陈硕真!你可真是贱啊!被男孩这样玩弄,你还能够流出淫水来!你这贱货真的应该被人玩!”心里狠狠的辱骂自己,却给自己带来了更高的性趣。

  男孩伸手抓住陈硕真的一只手,拉到她的乳房手用力按压,让她自己揉搓自己的乳房。

  陈硕真的手开始还是被动地由男孩握着搓动着,可是到后来受不住刺激,她开始主动用只手捧住自己的乳房揉搓起来。

  “啊!…你…使劲搓…好舒服!我好舒服!呜…我爱死你了!我的乳房快要被你搞烂了!你轻一点,好不好?啊!…好爽!用力!”

  男孩将两根手指插入陈硕真的下体,窄窄的阴道紧紧缠绕着他的手指。使劲前后移动了一下手指,阴缝的肉紧裹着他的手指前后移动。

  陈硕真的下体受到这种刺激,立刻往前高高挺起,淫水也猛地大量流出。

  男孩轻轻抬起陈硕真的肥大臀部,将高耸的阴茎抵在阴唇上摩擦了两下,下体往前奋力一送。巨大的肉棒立刻连根没入陈硕真的下体。窄窄的阴道被巨大的肉棒一举刺入所带来的是犹如处子被破身一般的感觉,陈硕真浑身冷汗冒出,伸手抓住男孩的背部用力掐着,嘴里闷哼出声。

  男孩没有任何拖泥带水的动作,立刻开始实打实地猛干起来。

  一次次猛插都重重冲击在花蕊的深处,让陈硕真在最初的痛苦之后,慢慢进入了淫欲的仙境。

  伸出手抓住陈硕真的乳房捏弄了两下,见到她没有什么激烈的反应,男孩渐渐加大了手上的力道。

  白皙的乳房皮肤上清晰地留下了道道红色的指痕。

  正深陷在男孩的抽插所带来的快感中的陈硕真此刻那里还顾得了其他的事情,虽然觉得乳房上隐隐作痛,不过更多的感受到的却是下体的快感。

  随着男孩的剧烈抽送,陈硕真身上汗如雨下淫叫的声音一刻也没有停止过。

  男孩翻转陈硕真的身体,从背后可以清楚地看到由于剧烈地抽插而微微翻开地阴唇。

  从阴道中流出的淫水润湿了陈硕真的整个阴部,看上去荧光闪闪格外淫靡。

  从身后深深的进入陈硕真的体内,立刻让陈硕真的臀部在空中晃动起来,在空中划出一道道弧线。

  男孩看到她已经完全进入淫荡的状态,手掌便随着抽送的动作击打在白莹那珏高高翘起、晃动个不停的屁股上。开始的时候,动作还比较轻微,只是试探一下她的反应。看着陈硕真似乎完全能够承受这种轻微的力道,男孩开始逐渐加力。

  “啪!…啪!…啊!…啪!…呃!”

  巴掌在击打臀部上发出清脆的声音,中间还间或夹杂着陈硕真的一两声痛哼。

  每一掌下去,屁股上的皮肤就留下一团红色的样子,到后来整个屁股蛋儿上都是红红的一片。与此同时阴茎抽送的动作也恰到好处的渐渐加快,让陈硕真的注意力很大一部分被吸引到阴部的快感上去了,臀部传来的痛苦在阴户的巨大快感面前反倒成为了一种让她更为兴奋的刺激感觉。

  当男孩的手指抚摸到陈硕真的肛门时,陈硕真的身体猛地一颤,屁眼儿处可以看到明显的收缩情况,连阴道中似乎都随之狠狠地收缩了一下,显然肛门区域也是她的一个敏感区域。

  男孩将右手中指抵在肛门上用力往里一顶,手指尖立刻进入了陈硕真的肛门中。肛门紧紧的收缩,缠住男孩的手指进退不能,而被异物进入敏感的肛门中的刺激感觉,也使得陈硕真立刻软倒趴在了床上。

  男孩试探着试图抽动手指,可是紧紧收缩的肛门中实在是难以移动手指,反倒给陈硕真带来的强烈的痛苦感觉,痛得差点叫出声来。

  她自己能够清楚地感受到自己的大肠到肛门一带猛烈收缩的情况,每一次男孩的手指移动的时候,带动肛门前后翻动,虽然痛苦,但是肠子深处传出的一种刺激感觉却让她觉得似乎在痛苦之外有一种难以言喻的快感存在。

  中间男孩抽出手指看了看,陈硕真的肛门被他的玩弄搞得露出一个小小的洞,似乎在召唤着男孩肉棒的进入。

  男孩受此刺激干得更加卖力,几乎是竿竿触底。

  被男人玩弄过多次的陈硕真,在如此猛力的插弄下,很快就感到自己有不行了的感觉。

  手臂似乎都无力支撑起身体来,上身逐渐趴到了垫在身下的毛毯上,唯有屁股还翘在空中晃动着。

  当男孩再次猛力将手指深深插入她肛门深处的时候,陈硕真被那种怪异的快感所刺激,子宫深处传出的阵阵不可控制的快感随着泄出的液体喷涌而出,从背脊处传出一种酥麻的感觉使她感到一阵头晕目眩。

  一阵热流喷到男孩仍在努力抽送的阴茎龟头上,使他几乎要控制不住射出精来。

  连忙收摄心神,拼命收紧小腹肌肉,强自压回射精的感觉。

  看到陈硕真趴在床上,高高翘起臀部露出肛门的淫荡样子,男孩下定决心要将今晚的精华全部送进陈硕真的肛门中。

  用手指在陈硕真的阴唇上粘了一点淫水,在陈硕真的屁眼圈儿上抹了两圈,男孩便使劲掰开她的两瓣屁股蛋儿,从阴道中抽出阴茎,对准微微张开的肛门洞使劲往里顶。

  陈硕真感受到从肛门处传来的一阵撕裂般的痛苦,头颅微微昂起,两眼圆瞪,嘴巴由于强烈的刺激而张开发出痛苦的呻吟。

  巨大的肉棒进入肛门所带来的巨大痛苦和刺激,虽然给让陈硕真几乎无法忍受,但是为了满足淫欲,而使肛门遭到凌辱的屈辱感觉却让她阴道中的淫水流得更多了。

  当男孩的肉棒彻底挤进陈硕真阴道的时候,陈硕真已经痛得翻起了白眼,身子彻底瘫软在床上,几乎不能动弹。

  男孩没有任何怜香惜玉之心,立刻开始前后抽送阴茎。

  剧烈的刺激,让陈硕真处在昏倒的边缘,除了淫声浪叫、痛苦呻吟之外她已经无力再作出任何动作了。

  紧收的肛门给男孩也带来了巨大的快感,紧紧裹住阴茎的肠道壁让他的每一次抽送都爽快得要射出精液来,全凭无比的意志苦苦支撑。

  不过人力有时而穷尽,在苦苦地忍受了许久之后,男孩终于忍不住在陈硕真的肛门深处射出了滚烫的精液。

  “报!”就在男孩射精那一霎,传令兵急急忙忙的跑了进来。“童将军领兵攻婺州受阻,请求支援!”传令兵大声禀告道。可陈硕真刚刚才被爆肏完根本毫无知觉,传令兵看着昏迷在地的陈硕真一边将手伸进裤裆中揉捏着,一边轻唤陈硕真。

  “别急,我有办法。”看着陈硕真丝毫没有清醒的意识,男孩对传令兵笑着说道。只见他扶着鸡巴走到陈硕真面前,粗壮的鸡巴抖了两下一股腥黄的尿液喷薄而出,全部浇洒在陈硕真的脸上。

  “唔…”终于昏迷中的陈硕真被男孩的尿液浇醒,一脸茫然地看着眼前二人。当她看到男孩的鸡巴依然挺立着,猛地起身一把将鸡巴攥在手里,张口就含了进去。

  “将、将军。”传令兵看着眼前的陈硕真如此浪荡的模样,裤裆里的鸡巴越发的坚硬,将胯下支起一个大大的帐篷出来,传令兵呆呆的脱下自己的裤子,他那已经勃起的巨大阴茎立刻出现在陈硕真眼前……“给我,我要。”跪倒在地的陈硕真透过朦胧泪光看到的是传令兵胯下一个巨大的肉棒傲然挺立的样子,硕大的肉棒上面布满血丝,一颤一颤的。

  陈硕真伸手握住火热的肉棒,含到自己口中,用舌尖在他的龟头上温柔地舔弄着,好像十分痛爱的样子。龟头上传来一股浓浓的腥臭,可是在受羞辱的成熟女性闻来却起着催情剂一般的作用。

  “好了,淫荡的女人。现在给我趴到地上抬高你那淫乱的屁股,我们要给你好好插进去!”男孩冷冷的说道。

  陈硕真听话地服从了男孩的吩咐,翻身趴到地上,把还在流着淫水的屁股高高翘起对着二人。这种趴在地上像母狗的姿势,使她的屈辱感更加强烈,同时感受到二人火热的眼光投射在自己的阴户和肛门上,一种被视奸的淫荡快感使得她的屁股轻轻地晃动起来。

  男孩的大手抓着陈硕真的臀瓣,手指狠狠的陷在陈硕真柔软弹手的美肉中,借着自己沉重的体重,使劲下压,“啊”陈硕真被压的再次一低,粉背玉肩着地,俏首面朝上,而自己的丰臀裂开,美腿好似一字,张开的私处悬空对着脸,好似被人摁在地上对折,陈硕真好似挣扎着要挺起身子,但是男孩强壮的身躯借着体重稳稳的将她这样淫荡的压在地上,巨大的鸡巴扑哧钻进陈硕真的屁眼,越来越快的抽动起来。“嗯,嗯,啊,啊!”陈硕真小手无力的抓着自己脚踝,脚趾抠扒着地,似乎是在试图做最后的反抗。也不知道是她挣扎的原因,还是男孩肏干的很大力,陈硕真的丰臀有节奏的向上一挺一挺,啪吱啪吱,美肉很有弹性的颤出一波波臀浪,又好像在迎合男孩的肏干。她紧扒地面的脚趾,也放弃抵抗,被肏的离开地面,随着屁股一上一上的,上下弹动嗒嗒的合着被肏的节奏敲击地面。陈硕真是一匹渐渐被降服的战马,被骄傲的大将军骑跨着驰骋,而战马不时的发出臣服的鸣叫。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