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金蝉与姐姐
金蝉与姐姐

金蝉与姐姐

金蝉情不自禁奸胞姊巫山神女峰风景秀丽、景色宜人,在山脚下有一条小溪,溪水清澈透底,无数金色小鱼游弋其中,溪边是一片碧玉葱葱的青草地,间杂着一些各种颜色的野花。

一个长发披肩、身穿雪白纱裙的少女裸着一双玲珑玉足,纤纤玉手拿着一条柳枝背身站在溪边戏水。

但见她身材娇小玲珑、体态丰满,一袭素色轻纱随风飘舞,长发飘拂,真是艳绝人寰,清丽脱俗,恰似巫山神女再现一般。

这个少女正在自我陶醉之际,一缕指风从背后袭来,当她发觉时之已晚,只见她娇躯一颤,扑倒在地。

此时她已浑身酥软,举手无力,内力已失。

这时一个十一二岁的男孩子从林中现身,飞到少女身边,将少女拦腰抱起,架起剑光而去。

这个少年不是别人,正是金蝉。

白衣少女乃是他姐姐──蜀山六艳之一的灵云。

灵云姐弟二人在神女峰中的一个隐秘洞府修炼,金蝉随着年龄的增大对女人的身体愈来愈感兴趣,在十岁那年偷窥姐姐沐浴后裸露的玉体,趁姐姐睡觉时解开灵云的衣服抚摸她的乳房和下身,差一点就奸淫了姐姐,被灵云发觉制止,此后他对姐姐的身子时时不能忘怀,终于几年后乘姐姐不备制住她,强行奸淫。

金蝉将姐姐抱到一个石洞,洞内床铺俱全,他在石床上铺上一层白色绸褥,将灵云放到上面。



灵云给弟弟制住,不能言语动弹,心中虽然明白要发生什么事情,可是无法挣扎,心中悲愤异常,睁着双眼怒视着金蝉。

金蝉瞧着姐姐那张粉嫩嫩、艳如桃花的娇面,如朱点般的樱唇,忍不住亲了灵云一下,灵云见是金蝉,又气又恼,金蝉展在床前;欣赏着姐姐玲珑凸凹的身子。

金蝉的目光落在姐姐饱满耸峙的乳峰上,不久前他刚吃过姑姑的奶,姑姑那白嫩嫩饱满的乳房时刻在眼前萦绕,此刻见了任他宰割、羔羊般的姐姐,心中涌起一种火烧般的欲望,终于他……他爬上了床,抱住了姐姐,骑在她身上,双手握住姐姐饱满的乳房,咀含住姐姐的樱唇,吮吻了起来,虽然隔着几层衣服,仍觉得触手温软如玉,结实饱满,他兴奋的揉搓着。

灵云眼见弟弟压在自己身上,忘情的亲吻着自己,双手揉弄着她的乳房,心中又羞有恨,可张口无声,抬手无力,不由得双眸微红,珠泪点点滴滴流了下来。

当金蝉揉弄她的乳房时,她只觉得似一股电流麻遍了全身,浑身燥热,身体更加软棉,虚脱无力,不由得呻吟着:”啊……恩…啊……痒…好疼啊…呜唔只好羞愤的将头扭向一边,任凭弟弟为所欲为。

金蝉见灵云扭头哭泣,于是抱住姐姐说:”姐姐,让我玩一会奶子,好吗?只一会儿。

“说话间,手已不老实的伸进姐姐的胸衣里,在她衣下乳胸上摸索着,只觉得姐姐的肌肤触手滑腻,润滑如脂,温阮如玉。

金蝉的手顺着姐姐坟起的乳峰摸了上去,手指夹住峰顶娇嫩的乳头,灵云身子剧颤了一下,哭泣的更加悲愤,金蝉只觉得姐姐的乳头娇嫩无比,如樱桃一般柔软,他时紧时松的夹弄着,并用指尖轻轻拨弄着……只见灵云花容惨淡,泣怨无泪,一双美目盯着苍穹,似麻木一般,任凭弟弟揉弄。

金蝉此时根本不顾姐姐的悲愤,握住姐姐的乳房狠命的揉搓,灵云的乳房被玩弄的又麻又疼,全身慢慢的酥软,本就十分丰满的乳房变得更加饱涨,娇嫩的奶头逐渐的硬挺起来,她还觉到有一个硬硬的东西顶着自己下体,并且不断的变硬变粗,在她的阴户乱顶,她不由自主地微微分开双腿,正好夹住那硬东西,可那东西不停的抽动,隔着裙子顶着她的小嫩屄,灵云羞的粉面通红,不敢再看弟弟的动作。

此时,金蝉双手一起伸进姐姐的胸衣里,握住姐姐饱涨的乳房使劲揉搓,两颗娇嫩的奶头在手心里摩娑旋转,酥滑无比,他已不能克制自己,不再满足抚弄姐姐的乳房了,他抽出手,拉开了灵云胸衣的衣带,灵云又羞又急,张咀欲喊:”不要啊……不要……别这样……死金蝉……可是她喊不出声,无法阻止,但见金蝉解开姐姐胸衣下摆衣带,将衣摆往上掀,把姐姐的胸衣从她的乳房上倒卷上去,此时,灵云两座饱满白嫩的乳房整个弹了出来,雪白如玉、饱嫩的玉乳随着她急促的呼吸颤巍巍的起伏波动,两粒尖尖的奶头儿朝上竖挺着、樱红鲜艳,不住跳动,形成令人炫目的乳波,使人难以自禁。

灵云毕竟才十六岁,一个少女最神圣隐秘的乳房,没有遮掩的裸露在弟弟的眼前,并让他肆意摆弄,早已羞得面红耳赤,美眸紧闭,无力挣扎,任凭弟弟在自己的乳房上揉来摸去,为所欲为。

金蝉乍见姐姐两座雪白如玉、饱满娇嫩的乳房时,两眼痴痴的,久久不能移开,良久,方才伸手握住姐姐的乳房,轻轻抚弄。

他的手刚好把她的乳房整个握住,姐姐雪白的嫩乳,让金蝉感到酥软润滑,妙不可言。

他一边抚弄着姐姐的乳房,一边色迷迷地欣赏着姐姐那高高耸峙的乳峰,姐姐坚挺的乳房就像一颗梨子,虽不巨大,但很丰满,紧绷绷的。

微微上翘的乳尖是一圈粉红色的乳晕,乳晕中间是一粒鲜红欲滴的奶头,晶莹剔透。

金蝉爱怜的伸出手指,轻轻地按在灵云娇嫩的奶头上,轻轻抚弄、揉搓着,并用指尖刮弄它奶头周围的乳晕。

灵云只见弟弟的手指按在自己娇嫩的奶头上,当他冰凉的手接触到她那脂般细腻的乳肌时,全身不禁一阵颤栗,一股奇妙的感觉从她敏感的乳尖一直传到心里,咀里 忍不住发出诱人的呻吟声,”哟……啊 ……啊……不要啊!再次抚摸姐姐雪乳的金蝉发现,在他手指的拨弄下,姐姐樱桃般的奶头竟变得竖挺起来,如两枚红枣大小,并且发硬外凸,奶头的颜色由嫣红变成紫红,更加鲜艳。

那一圈粉红的乳晕也逐渐扩大,颜色发深,他忍不住揪住姐姐的奶头,使劲捏了一把,疼的灵云浑身剧颤了一下,眼泪泉涌而出,满头秀发左右摆动着,樱唇微张,痛苦的呻吟着,金蝉解开灵云的穴道,捏住姐姐的奶头使劲往上一揪,然后又放开,来回拨弄着姐姐的奶头,问灵云:“姐姐,舒服吗?你的奶好白,我想吃奶。”

灵云见自己娇嫩的奶头给弟弟捏的发紫,又疼又痛,加之心中悲愤万分,嘶声喊道:“快放手…啊…浑蛋…我是你姐姐…啊… 哟…疼死了…喔……放手啊…不要嘛…不要”

金蝉不但无动于衷,反而变本加厉地捏弄姐姐的奶头,灵云给刺激的欲死欲仙,将头扭向一边,娇声呻吟着:“喔… 啊…疼啊不要……别这样。”



金蝉两手抓住姐姐诱人饱嫩的乳房抚弄着,将头伏在姐姐饱满高耸的乳房上,疯狂地吻着姐姐散发着处女幽香的酥胸、握住姐姐的右乳房,含住她的奶头,贪婪的吮吸起来。

灵云已给弄得神志迷乱,不禁娇声呻吟着,羞答答地说:“不要嘛…别这样… 哟… 啊…蝉儿,别咬姐姐地奶…唉哟…疼死了…啊…呀!”

酥胸剧烈的起伏不定。

金蝉伸出舌尖,轻轻舔触着姐姐那敏感的乳头,乳头本是女孩子最敏感的部位,在金蝉的舔触下,使得灵云无法自持,呻吟的更加厉害:“啊…喔 …痒… 疼… 疼…别…别咬啊…呜呜。”

她想扭动上身,将奶头从弟弟口中拽出来,可是挣扎无力,在弟弟的刺激下,灵云的乳头很快充满激情的竖挺起来姐姐令人销魂的呻吟声,更加激发了金蝉的欲火,张口含住姐姐圆滚滚的右乳房,一口将那艳红发紫的奶头乳晕以及半座玉乳塞个满口,用力吸住,由峰腰往上退,只一下,就吸得灵云娇躯一阵乱扭,全身发酥,头向两边乱摆,青丝散乱的披散在枕头上,咀里诱人的呻吟着。

她下体把持不住,只觉阴道内及底裤一热,一股温热的淫水如泄洪一般流了出来,整个下体水淋淋、粘腻腻地一片,亵裤也给浸透,冰凉的贴在身上,淫水顺着她修长的玉腿流了下去,羞的灵云双腿紧绞在一起,不敢松开,令人销魂蚀骨的呻吟着。

灵云只觉的弟弟的咀退到乳尖,牙齿咬住她那娇嫩的奶头,轻轻地吮咂起来。

灵云今年才十五六岁,还是一个未经人事的少女,乳房从没有让那个男人抚摸摆弄过,更没有让男人吮吸过,今天哪受得了弟弟如此的刺激。

只觉自己未曾哺乳过的饱满的乳房给弟弟吮吸的又痛又疼,还有一种难以言传的刺激,金蝉的另一只手握住她的左乳房来回揉搓着。

金蝉发现,他每咬一下姐姐的乳头,姐姐娇躯就会痉挛一阵。

灵云咀里含糊不清的呻吟着,玉体不住的扭动,可是无仅余事,每挣扎一下,弟弟就会狠狠地咬一下她的奶头,她只觉自己的乳房给弟弟吮吸的发胀,奶头似要裂开一般,她不禁香肩前后摇摆着,不停的娇声呻吟:“啊……啊……喔……疼死了……疼……不要……别吸了 ……哟……我。

受不了了……”

只觉下体阴唇一阵吸合,一股温热的淫水涌了出来……此时,但见这极香艳的画面,一个身着一袭白纱罗裙美艳动人的少女仰面平躺在床上,少女体态婀娜,但此时少女的外衣中分,里面粉红色的胸衣从她雪白饱满的乳房上卷了过去,一直卷到她浑圆的香肩处,使得少女莹白如玉、丰满娇嫩的乳胸完全裸裎,一对乳峰高高耸峙,随着白衣少女的呼吸而颤颤巍巍地晃动着,峰顶两颗红的发紫的奶头娇嫩小巧,撩人心弦。

一个十一二岁的男孩子压在少女身上,脸伏在这绝色少女饱满白嫩的乳房上,含住少女右乳房的奶头,贪婪的吮吸着,另一只手握住少女的左乳房,使劲揉搓不停。

只见这白衣少女青丝散乱,玉面绯红,双眸微睁,娇喘吁吁,丰满的玉体不停的蠕动,似在抗拒男孩的的淫辱。

她的乳房已胀得圆滚滚的,坚实饱满,乳晕粉红,分明是个处女。

少女的右乳房给男孩的脸压的外胀,嫣红的奶头被含在咀里,将那粉红的乳晕露在外边,少女另一只乳房也鼓的饱饱的,奶头硬硬地竖挺着,樱红鲜艳、晶莹剔透,令人春思遐想;那男孩吸吮着少女的奶,将那娇嫩的奶头一会儿吸在咀里、一会儿又吐出来,使得奶头更加竖挺,发紫透亮,这个白衣少女被男孩子弄得死去活来,娇啼呼痛,娇喘吁吁,玉体不住扭摆蠕动……金蝉握住姐姐的乳房吸吮了一会儿,确吸不出来奶水,他记得吃姑姑和母亲妙一夫人的乳房时,都能吸出奶水,于是诧异地问:“姐姐,你的奶怎么没有奶水?”

问得灵云羞得粉颊红遍,又羞又恨,眼泪再也忍不住了,珠泪滚滚而下,心想:“小冤家,你竟敢强奸亲姐姐,还摸姐姐的乳房,还吃奶,这是乱伦啊!可让我怎么再见人!苍天呀、你为什么不救救我。”

悲愤地哭泣起来。

金蝉虽然没有吸出姐姐的奶水,可见了姐姐这白嫩嫩的乳房,嫣红娇嫩的奶头,怎么舍得不吃呢?他吸完灵云的右乳房,突出那娇嫩的奶头,扭头又将她的左乳头咬住,牙齿使劲大了一些。

灵云只觉得左乳头一阵剧痛,疼得她不禁啊啊地叫了起来,眼泪汪汪地哭泣着,娇声呻吟喘息,如同淫声呓语一般令人销魂,一双玉腿补住扭动,紧绞在一起。

金蝉见姐姐下体不停地扭动,于是腾出一只手,向姐姐的下体摸去,只觉姐姐腹部平坦如坻,温润异常。

他的手伸到姐姐下腹大腿根处,只觉触手冰凉粘湿,抽出手一看,手上沾满了粘腻腻的淫水,他说:“姐姐,你怎么尿尿了?”

灵云羞的差点晕了过去,只见弟弟的手已伸进自己的裙子里,向她的阴户摸去,她羞愤异常,喊:“别摸呀…… 放手啊……我是你姐姐……啊……不要 ……”

可除了呼喊呻吟,浑身无力,制止不住弟弟的动作。

霎时,金蝉的手指已伸入灵云的亵裤,此时,灵云的下体已被淫水湿透,就像水洗过一般,亵裤也给浸透,毛茸茸的阴毛粘腻腻地紧贴在阴埠上,整个下体冰凉。

灵云羞愤得粉面通红,低声哀求:“好蝉儿,不要这样嘛……别摸了……放手啊……小冤家……不要……姐姐的屄不能摸啊……哎哟……疼死了……啊呀……”

原来上边金蝉还吸着她的乳房,金蝉喘着粗气说:“姐姐……你的小屄真嫩,全是水……让我抠一下……一下就行……”

手指继续向姐姐那女人最神秘的禁地摸去。

“啊……喔……啊……”

灵云“樱”

得一声娇啼,双腿猛的向上已蜷,满头青丝激烈的左右摆动不停,朱唇微开,喃喃说着那销魂蚀骨的淫语,娇躯一阵痉挛。

说话间,金蝉的手已触摸到姐姐下体那神秘之处毛茸茸的阴毛,到达姐姐两腿间最隐秘、最柔软的部位……金蝉的手在姐姐阴阜上游弋抚摸,只觉得她的阴阜丰隆突起,就像一个发酵的小馒头鼓腾腾地,柔软而富有弹性,他轻轻地、柔柔地向姐姐的阴户摸去,在阴户上方触到一丛毛茸茸、细嫩的阴毛,他撩拨并分开阴毛,手指滑入姐姐两瓣阴唇间,在那娇嫩的唇隙间滑动着;女人下体最娇嫩、隐秘的禁地是最敏感的,金蝉的手指在灵云两瓣阴唇间摩娑,抽动,将灵云搞的喔喔直喊,娇声呓啼,此时灵云神秘的阴屄业已湿湿的,喷出一阵阵热气,阴道里早已分泌出大量的淫水。

当金蝉的手指触到姐姐的阴蒂时,只见姐姐敏感的全身痉挛,纤腰狂扭,使得阴蒂在他的手指下摩娑旋转,金蝉捏住姐姐的阴蒂,就像一颗小豆豆大小,轻轻捻搓着、拨弄着,阴蒂乃是女人最易兴奋、最为敏感的地方,灵云一个未经人事的少女如何承受的了,不住的娇啼,:“啊……喔……别捻了……蝉儿……不要啊……姐姐难受死了……快别弄了……小冤家……啊……姐姐不行了……哟……”

整个下体淫水泛滥,玉腿扭动不停。

灵云只觉的阴道内奇痒,忍不住不停地耸挺下体,使阴户往弟弟的手上凑,微微张开双腿,引导着金蝉的手向她的大腿根部摸,金蝉虽然年龄不大,可是已经和姑姑、母亲有过男女之事,知道姐姐此时的需要,主动的伸出两指,顺着她阴部流淌的淫水,猛的插进阴唇间的小嫩屄,接着微曲两指,在姐姐湿润的阴道里好一阵抠、挠、刮、挖,使得灵云不禁纵声浪叫,: “啊……啊……痒啊……痛……不要……喔……哟”



只觉阴道里的嫩肉被弟弟抠的又酥又痒,整个阴道内如同虫行蚁走,奇痒不堪。

金蝉抠了一会儿姐姐的小嫩屄,便并起双指,使劲地往姐姐阴道深部猛插,刺向她阴道深处的花心,使得姐姐浪叫呻吟,连声大喊:“喔……好蝉儿……轻点儿……啊……小冤家……放开姐姐……”

双腿不由得紧挟在一起,耸挺着下体,往弟弟的手指上凑……金蝉的一只手已完全插进姐姐的身体,只觉得姐姐的阴道将他的手臂紧紧地挟住,姐姐的阴道内温润异常,阴道深处不时涌出一股股的淫水,顺着姐姐的玉腿流了下来……金蝉的手指插进姐姐的阴道中来回抽动,指尖在灵云阴道深处的花心上轻柔地、快速的揉搓,这样一来,灵云的欲火更加高涨,:“蝉儿……别……不要啊……姐姐求你了……啊 ……”

她羞的无地自容,可下体传来撩人的揉弄与刺激,使得她浑身上下急剧的扭动,两腿乱蹬,青丝散乱,阴户猛向上挺,紧紧抵住弟弟的手指,紧接着,一股滚烫的淫液急速的浇在金蝉的手指上,再看灵云姐姐,颓然软瘫下来,无力的娇声呻吟着,香汗淋漓,玉体横陈,乳房裸露,一动不动,金蝉这才将手从姐姐下体阴道中抽出,整个手臂湿漉漉的,粘腻腻的淫水一滴滴地的滴了下来……金蝉吐出咬住的灵云的乳房,但见姐姐一对盈盈玉乳胀的圆滚滚的,结实坚挺,两颗樱桃般的奶头给吸吮的紫红透亮,支愣愣的竖挺着,裸裎在他眼前。

金蝉炙热、疯狂的目光交织在姐姐雪白饱满、裸裎的乳房上,双手粗暴的抚弄着姐姐坚挺的乳房,弄得灵云痛苦的呻吟哭泣起来……慢慢地他的目光从姐姐丰满的乳胸移到她的下体,经过刚才那阵狂乱,灵云下身白裙的下摆被掀起,露出两条修长白皙的玉腿,紧紧绞在一起,此时,灵云坦裸着乳胸,未曾醒来。

金蝉的目光顺转而姐姐修长的玉腿的往上移,最终落在姐姐下身的粉红亵裤上,金蝉的脸被欲火烧的通红,使他终于忘了一切名分伦理……金蝉趁灵云未曾苏醒,偷偷解开灵云束腰的裙带,将姐姐下身的雪白纱裙脱了下来,此时,灵云整个下体只穿着一件粉红亵裤,但已被她流出的淫水浸透,紧贴在身上,使得那丛微黑的阴毛及春光无限的神秘之处隐隐可见,亵裤的中间部分正好凹了下去,清晰可见两瓣肥厚的阴唇间那条红润的阴沟。

金蝉眼睛直勾勾地盯在灵云几乎坦裸的下体,姐姐下身那迷人的神秘之处使他无法自持,一咬牙,抓住姐姐下体仅余的这件亵裤,一把褪将下来,给褪到了膝下,立时,灵云下身赤裸的丰臀、雪股以及女人那迷人的阴户完全呈现在金蝉眼前。

金蝉十余岁时,曾见过姑姑及母亲妙一夫人的阴户,但没有姐姐的丰隆,此时,灵云已经被他脱的光溜溜地,身无寸缕,她凹凸起伏、丰满的玉体及女孩子身体一切最隐秘的部位、姐姐玉体的上上下下,乳房、阴户、阴道完全被他看到并尽情摆弄,使他忘乎所以。

金蝉趴在灵云的下体,双手撑在姐姐腰的两旁,头伏在姐姐阴户上方,尽情欣赏这姐姐修长玉腿根部的两瓣肥厚的阴唇,但见一丛微黑毛茸茸的的阴毛掩映这女人那迷人之处(去年金蝉偷看姐姐的裸体,那时姐姐的下身还光洁无毛,)此时,灵云的下身如同水洗过一般湿漉漉的,阴毛紧贴在身上,使得她那饱满的阴阜,两瓣粉红的阴唇,女孩子那最美妙的神秘之处让他一览无余。

灵云喘息着,双腿忽开忽合,两瓣大阴唇也随之一翕一张,如同婴儿小咀一样,不断的涌出一股股淫水,在两瓣阴唇间的上方,米粒大的阴蒂红彤彤的竖挺着,在淫水的润湿下,显得晶莹发亮……金蝉尽情欣赏着姐姐赤裸的下体隐秘之处,全身如同火烧一般,下身的阴茎硬的似铁一样,一厥一厥的,他站起身,脱下了裤子。

金蝉跪在灵云两条玉腿间,两手端着粗硬的肉棒,对准姐姐阴唇间细嫩的小红口,下体一挺,对着姐姐的阴道口刺了进去,龟头刚刚才能进去半个,只因灵云才十五岁,未曾破瓜,阴道又细又窄,而金蝉的阳物却不小,他年幼劲小,急切之间,进不了姐姐的身子,只好用粗长的肉棒顺着姐姐流满了淫水的嫩阴唇间上下抽动,发泄着无边的欲火。

这时,灵云从无边的快感当中清醒过来,想起刚才弟弟金蝉抓住她的乳房又吸又咬,竟然还抚摸她的下身,手指竟伸进姐姐的阴道--一个女人最神秘、最难以示人的地方,在里面肆意抠弄,竟将自己摆弄的欲死欲仙,真是羞死人了。

她挣扎着坐了起来,刚才她欲火焚心,下体流经,将她的穴道冲开,现在她终于可以动弹了。

正见金蝉赤裸着下体,挺着铁一般硬的阴茎一翘一翘的,不由羞得面红耳赤,不敢正视。

她忽觉下身冰凉,再一看,自己下身的白色罗裙已给弟弟脱掉,抛在一边,而下身仅余的那件粉红的亵裤也给褪到膝下,自己的下身完全裸露,就连自己女孩子家最羞于示人的阴户也袒露在在弟弟眼下,真是羞的无地自容,她正在羞愤,金蝉猛扑过来,将她扑倒在床上,挺着坚硬的阴茎向她的下体乱顶。

灵云羞愤异常,挣扎着抓住亵裤,想提上护住下体,刚提上一半,被金蝉粗暴地抓住裙裾,使劲往下一顿,竟给褪到了脚跟,灵云白生生的玉腿、毛茸茸的阴阜再次裸现在弟弟的眼下。

灵云没有办法,只好双腿紧闭,两手交叉捂住下体的神秘之处,左遮右掩,哭着说:“不要啊……金蝉……我是你姐姐……不能这样啊……放开手呀……不要啊……呜呜。”

金蝉抓住灵云的手,使劲从她的下身掀开,并分开按在两边,用腿将姐姐的腿挟住,挺起枪一般硬的阴茎,不停地下捣,说“姐姐……让我玩一会儿……我还想吃奶呢……”

灵云双手被抓住,挣扎不脱,急得哭泣不止,羞愤交加,将头扭向一边,任凭弟弟在身上冲刺……金蝉的阴茎在姐姐的裸露的下体来回抽动着,她那茸茸的阴毛、幽洞穴溪,被他一阵乱捣,业已淫水淋漓,下体湿漉漉一片,灵云喔喔不绝的娇喘呻吟,不由得松开了紧挟的双腿,两瓣充血、显得更加肥厚的阴唇也随之张开,露出红嫩嫩的阴道口,水嘟嘟地,撩人心弦。

金蝉的手指又插进姐姐的阴道,灵云疼得娇躯剧颤了一下,:“啊……啊……喔……疼啊……别动了……疼……”

咀里娇声呻吟着。

金蝉用手指将姐姐两瓣阴唇分开,露出那细小的阴道口,可是灵云由于未经人事,阴道口实在太细小了,只能容得下一根小指。

金蝉将姐姐两条修长结实的玉腿分开抬起,自己跪在姐姐的下体,他用两手扒开姐姐下身神秘的阴道,挺着又粗又硬的阴茎,紧紧抵住姐姐细嫩的阴道口,用龟头在姐姐的阴唇间来回蹭弄着。

灵云紧张得杏目圆睁,惶恐迷惑地等待着即将发生的事情,眼泪泉涌而出,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的亲弟弟竟然强行奸淫姐姐,把姐姐的衣裙脱光,肆意扒看姐姐的下身……金蝉在姐姐滑润的阴唇间蹭了几下,顺着姐姐她阴道流出的淫水,腰猛的往下一沉,一挺,只听“扑哧”

一声,他粗长的阴茎已进入灵云的阴道,挤的淫水四溅,灵云只觉得下体有一根又粗又硬的棍子捅了进来,整个阴道全被充满了,有一种难以言传的滋味迅速传遍了全身,不由得“啊…… 啊,”

的颤声呻吟着,粉面香汗淋漓,满头青丝左右摇摆,两条白生生的小腿来回蹬动着……金蝉低头正看见灵云赤裸的下身及毛茸茸的阴户,他贪婪地欣赏着自己的阳物插进姐姐身子的情景,只见姐姐那细嫩的阴道口被他粗壮的阴茎撑的圆圆的,足有婴儿手臂粗,两瓣鲜艳的阴唇也被撑的颜色发紫。

他不禁伸手摸了摸姐姐的阴唇,只见阴茎周围一丝缝隙也没有,灵云体内的淫水给挤了出来,四处飞溅。

再看灵云,双眸惺松似睡,面红过耳,满头青丝左右乱飞,一副妩媚撩人的样子,光洁如玉的身体不住颤栗。

金蝉看得更加欲火高涨,搂住姐姐的纤腰,下体想往下沉,只觉的龟头前面被一层薄膜挡住,一时不得进去,他不由得兴起,狠命一挺…… 但听一声娇啼,灵云的身体剧烈地一颤,双眉一皱,银牙紧咬,下体传来的剧痛使得她连连娇喘,泪水夺眶而出……金蝉的阴茎刺破姐姐的处女膜,插进了姐姐的阴道深处,下体阴茎已挺进大半……灵云下体撕裂般的剧痛使她几乎昏迷,疼得她痛苦的呻吟:“啊……啊…… 好疼呀……妈呀……疼死我了……啊……不要啊……”

她痛苦不堪,难过异常,心中绝望至极,只能婉转娇啼,泪流满面,娇喘吁吁。

咀里发出绝望的悲啼声……初次破身的剧痛使得灵云疼痛万分,而金蝉的阳物在姐姐温润融融的阴道里插着,使他兴奋极了,听见姐姐销魂蚀骨的娇啼,金蝉更加疯狂,只觉的龟头接触到姐姐阴腔壁的粘膜,姐姐阴道紧缩,里面温润融融,舒服极了,不由得也:“嗷……噢……好爽啊……姐姐……你的小穴好嫩”

大声地叫了起来。

紧接着,他屁股一沉,又将阴茎插进许多,灵云强忍着下体阴道撕裂般的剧痛说:“……哎呀……死人……哎……痛死了……浑蛋……快别动了……拔出来呀……姐姐受不了了……”

绝望地挣扎着,呻吟着……此时,金蝉毫不理会姐姐的痛楚,把阴茎稍往外抽出一些,然后,腰身猛然一挺,但闻:“扑哧……扑哧……孜孜……”

的淫水声及灵云痛苦的娇啼声同时传出,但见灵云疼的娇躯一阵痉挛,双手死死抓住弟弟的头发,一双美目绝望地睁开,眼泪泉涌而出,禁受不住下体的刺痛,“婴婴”

地哭了起来,整个玉体不住地扭动着,呻吟着。

金蝉干的兴起,双手抓住灵云的香肩,小腹猛一提气,然后狠命下送,放肆地抽插起来,次次到底,下下都击中姐姐的花心,小腹与姐姐的阴户撞击的“啪啪”

直响,“扑哧、扑哧”

的淫水声和灵云诱人的呻吟声不觉与耳,干的灵云淫液横流,淫语不绝:“啊……啊……哦……哎呀……哟……嗯……小冤家……姐姐的嫩屄……啊……都让你给日破了……姐姐给你干死了……嗯……啊……”

听着姐姐销魂蚀骨的淫声呓语,刺激的金蝉更加大抽特抽起来,嘴里喘着粗气,“噢……好爽啊……好姐姐……你的屄真嫩……我要日死你……哦……”

每插进姐姐阴道的深处,便用龟头死死抵住灵云的穴心狠狠地摩挲,这样一来,灵云被弄得淫声浪语不绝与耳,“哎呀……哟…… 啊……啊……痛……轻点呀……死人……啊……”

白生生的玉臂环腰把金蝉抱住,下体一阵乱扭,死命上挺,阴部紧紧抵住弟弟的阴茎,两条小腿不住的踢动着,嘴里喊着:“啊……哎哟……好爽……啊……嗯……”

玉臀围着金蝉的阴茎又筛又套,动作几近疯狂,金蝉快速狠命的抽送了几下,只觉姐姐的阴道一阵阵的收缩,阴道深处似一开一合的咬着龟头,紧接着姐姐“啊……啊……我要……啊……”

喊了起来,一股滚烫的液体由她下体阴道深处喷射出来,浇在他龟头上,再看灵云如玉山倾倒,娇躯酥软,无力的平躺在床上,四肢俱开,诸般妙相完全裸露在弟弟的眼前,灵云软瘫一团,无力的呻吟着……金蝉见灵云丢了,便伏在她玉体上,含住姐姐一颗嫣红的奶头贪婪地吮吸着,阴茎似铁一般,仍坚硬的插在姐姐阴道内,他用力使龟头抵住灵云阴道深处的穴心,缓缓摩擦着……本已流出淫液的灵云,娇喘吁吁,刚刚闭上一双美目,似迷似醉的回味着刚才姐弟二人淫乱的情景,金蝉这样磨她的穴心,使她无法忍受,有气无力的喊:“死人……嗯……别……别不要啦……小冤家……哦……会要姐姐的命……坏死了……”

灵云已流的太多,整个瘫在床上,只能娇声呻吟着。

任凭金蝉趴在自己身上为所欲为……金蝉怀里搂住姐姐,身下压着她雪白、丰满的胴体,使他淫兴勃勃,一时冲动,竟将姐姐强奸了。

他粗硬的玉茎插在姐姐的下体羞人之处,姐姐温润的阴道不停收缩着,夹的他阴茎好受极了……良久,灵云才微微睁开双眸,春水盈盈娇羞满面,软玉温玉的玉体又在弟弟身下蠕动起来……金蝉见姐姐迎合他的抽送,裸露的下体一挺一挺的,于是金蝉便深浅有序的抽送起来,灵云经过方才激烈的淫乱,变得淫荡妖媚,使金蝉难以自拔,他将姐姐两条玉腿分开抬高,扛在肩上,又将枕头垫在灵云腰下,使得姐姐的下体抬高许多,正好姐姐下身的一切隐秘妙处尽收眼底,这样一来,姐姐光洁裸露的下体,丰隆娇嫩的阴户显得更加突兀、明显,女人那美妙的神秘诱人销魂之处让金蝉看的更清楚,更加春光无限……灵云娇躯连摆,玉臀高抛上迎,骚荡忘情地喊了起来:“啊……啊……噢……嗯……日的……姐姐好爽……好弟弟……啊……好大……呀……哎呀”

金蝉被灵云的叫春声刺激的血液沸腾,心在狂跳,他狠命地来回抽送,又粗又硬的阴茎雨点般的在姐姐湿润酥滑的阴道中出出进进,灵云被金蝉火辣辣的抽送刺激的业已淫浪无形,猛力旋转玉臀,一边娇声呻吟着,白嫩的玉臀随着弟弟的动作上下抛迎。

金蝉一边干着娇艳如花、青春艳丽的姐姐,一边睁大眼睛,欣赏着姐姐凸耸在他眼下光洁、裸露的女人私处,但见他又粗又长的阴茎在姐姐突兀娇嫩的私处阴道里进进出出,急抽猛顶,阴茎每一抽出,从姐姐的私处便带出一股股红白相映的淫液,在两人的交合中越流越多,顺着灵云白生生的玉腿、圆美的玉臀流到了床上、地上。

灵云姐姐私处两片红嫩的阴唇被顶进去又翻出来,阴道里嫣红的嫩肉,也随着他的抽送翻进翻出,就像绽开的石榴籽一般迷人美妙,引的他几乎向去亲姐姐的私处。

金蝉见姐姐放荡形骸,欲火暴涨,两手托住灵云的玉臀,下体的阳物狠命的抽送,“啊……嗯……不要啦……别……别……用力……疼死了……小冤家……轻点……插死……姐姐了……啊……”

灵云淫声浪语,只觉弟弟的龟头雨点似的击打在她的穴心上,随着他阴茎的不断变粗变硬,进出灵云的阴户之间,一股红色的阴血涌了出来,顺着灵云被举高的玉腿流到了床上,被褥上,在她身下湿红了一片……灵云被弟弟干得死去活来,乳颤臀掀,嘴里频频浪叫:“啊…… 啊……不要嘛……轻点……好疼啊……姐姐不行了……哎呀……嗯……”

突然,灵云全身一阵抽搐,体内一股滚烫的淫液忘情地涌了出体外,金蝉只觉得一股滚热的液体喷射在自己的龟头上,不由得脊背一酸,他忙鼓起余勇,狠命地抽送几下,把灵云顶的娇躯乱颤,只觉龟头一麻,把持不住,一股阳精急射而出,喷射在姐姐的子宫深处,正击打在灵云的穴心上,射得灵云淫声不绝:“啊……啊……嗯……哎呀……喔……好……弟弟……姐姐……不行了……”

娇躯酥软无力,感觉向飞上天空一般,躯体剧颤了一下,像被一种美妙的感觉笼罩住全身,不由得完全瘫软在床上……金蝉等这一股精液射完,不禁得:“啊……啊……”

大叫,脱力的伏在姐姐赤裸的玉体上,在姐姐体内紧插着的阳物也慢慢的软了下来……